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他听着却很开心

    周末转瞬即逝,今天是周一。傅斯年给她离婚协议的日子。

    季半夏一大早就心神不宁。想到那一纸协议,她如释重负却又怅然若失。

    傅斯年应该会把离婚协议寄到赵媛家的。她特意请了一天假,就是为了等这个快递。

    结果,从早上等到下午4点,还是没看到快递的影子。季半夏沉不住气了,手指打开通讯录又关上,迟疑着要不要给傅斯年打电话催一下。

    她是不想给傅斯年打电话的,但他这样拖着到底是什么意思!

    季半夏越想越生气,傅斯年以前做事的风格不是这样的——他答应过别人的事情,从来都一定会做到的。现在和苏樱在一起了,画风真是大变!

    季半夏困兽般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最后还是按捺不住,拨通了傅斯年的手机。

    傅斯年几乎是秒接,可接起电话之后却不说话。

    季半夏也懒得猜他的心思,直接道:“不是说好今天给我寄协议书吗?我没收到你的快递。”

    傅斯年也有点意外:“你没收到?我收到签收的短信了。”

    “签收的短信?”季半夏也晕了:“我没收到任何快递。你寄到哪里了?”

    “你公司。”傅斯年回得简短,季半夏却惊得跳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在哪儿上班?”

    “……”傅斯年沉默着,没回答。

    他能告诉季半夏他一直在默默地关注她吗?他能告诉季半夏他看到她加班到十点脚步飘浮很心疼吗?他能告诉她,周五的晚上,他终于受不了思念的煎熬,将车开到她们公司楼下,等了两个小时,就是为了看她一眼吗?

    他不能说,什么都不能说。

    “对哦,傅总手眼通天,人脉广阔,有什么风吹草动,您自然第一个知道。”季半夏酸溜溜的讽刺了一句。

    世界真小,她以为换一个新行业,找一个小公司就能逃开傅斯年,哪里知道,这世上,所有的老板都是朋友。

    电话另一端,傅斯年默默地笑了一下。

    虽然是讽刺的话,他听着却很开心。看来她已经慢慢恢复了元气,重新开始张牙舞爪了。他真喜欢这样的季半夏,伶牙俐齿,思路敏捷。

    脸上有笑意,傅斯年的声音听上去就很温柔:”在那边怎么样?顺利吗?“

    傅斯年的语气,让季半夏愣住了。他,这是在关心她吗?他的声音,为什么这么温柔?好像他们还是恩爱夫妻,好像他还深爱着她,还当她是最亲的人?

    这不科学。

    季半夏短促地笑了一声:”傅斯年,你是不是看错台词了?把我和苏樱的角色弄混了?“

    从说出离婚到现在,她第一次提到苏樱的名字。

    其实,她的心底还是渴望他能给一个解释的。哪怕无法回头,她也不得不承认,她,还爱着他。

    傅斯年听到了季半夏的笑声,听到了她尖刻的嘲讽。

    他张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他又忘形了,他又开始情不自禁地表达关心了。他多么愚蠢,为什么要给自己这种奢望,为什么要去搅动已经平静的水面呢?

    ”对不起。“他缓缓说出这三个字。断绝自己所有的妄想。

    他没有看到,季半夏骤变的脸色。

    她仓促地挂掉电话,嫌弃手机烫手般,远远地将它扔到沙发上。这句对不起意味着什么,她和他,都心知肚明。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她恨透了这三个字,她发誓,今生今世,她再也不给傅斯年说这三个字的机会!

    季半夏怒气冲冲地下楼,怒气冲冲地打车来到公司。果然,前台收了她的快递。

    拆开快递,离婚协议已经签好了。傅斯年的笔迹,是熟悉的遒劲有力。一笔一划都力透纸背。放佛下笔的时候压着千钧的重担。

    终于拿到了她想要的东西,季半夏想笑,却躲到洗手间哭了。

    也好,从此两不相欠,相逢一笑,谁都不再是谁的谁。

    本来请了事假的,结果季半夏今天又加班到十点多。公司新做的一个活动效果不理想,新开发的产品线订单一直很少,照这样下去,这个季度还要继续亏损。

    虽然现在公司还处在砸钱做推广的阶段,但区区几千万风投根本经不起这样烧啊,如果再做不出成绩,公司只能关门大吉了。

    老板亲自召开会议,让所有人跟产品的人一起坐下来开会,商量对策。

    “小季,你有什么新想法吗?你新入职的,思路还没固化,应该比我们更开阔些。”王开源充满期待的看着季半夏。

    面对老板期待的眼神,看着新同事们或质疑,或不屑的表情,季半夏想了想,落落大方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王总,我们的目的是增加新用户,推销我们的生鲜礼品包。但现在大家的目光都聚焦在分散的用户身上,主要靠广告和一些线下的推广来赢取客户注意。这样投入大,见效慢。我看,不如先做公司客户,锁定几家有购买力的大公司,将礼品包作为公司福利,以优惠价格打包售出。在礼品包里,再加上扫码返券或者扫码赠吃等等活动,这样……”

    季半夏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王开源兴奋地打断了:“好!这个点子好!”

    王开源一下子明白了季半夏的意思。这样的推广确实见效更快,市场部也更容易操作。

    大公司的员工相对而言薪水更高,购买力也更强,盛景的产品本身是有竞争力的,用户体验过之后,成为回头客的几率很高。季半夏的这个方法,的确是个投入少,见效快的好办法。

    王开源很兴奋,马上叫市场部主管拉了一个本市大企业的名单。

    他指指投影仪上的名单,开始分配任务:“中芯,金泰,这两个马思露去拓展,华臣,兴业,这两家公司季半夏去拓展……”

    季半夏已经听不清王开源后面的话了,她只听到了一个让人无语的事实:华臣要让她去拓展……

    王开源还真是会利用人脉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