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傅总,有事吗

    那颤抖的指尖似乎含着千钧的重量,拉扯着傅斯年的脚步,让他无法转身,无法离开。

    一把火从心底扑腾起来,越烧越大,越烧越旺,傅斯年被这把火烧得迷了双眼,失了心智。

    脑子瞬间变成空白,他蓦然向前冲去,冲进饭馆的大门,冲入米黄色纸糊的隔间,冲向了竹帘下的季半夏。

    急促凌乱的脚步声让季半夏猛地抬起头来。看清推拉门门口傅斯年身影,她吃了一惊。

    傅斯年那样子,完全就是失魂落魄。

    傅斯年没有说话,就那么盯着她。季半夏别开脸,双眼注视着面前的茶杯,轻声一笑:“傅总,有事吗?”

    离婚协议已经签了,她和他,不应该再有什么来往了吧?

    傅斯年喘口气,径直走到她对面坐下。

    站在门口的那几分钟,他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和季半夏仇人般的老死不相往来,不是他想要的!他只是希望她能得到一个完整的家庭,并不希望她恨他!

    之前他刻意回避她,只是害怕她无法彻底割舍这段婚姻,无法彻底离开他。

    现在她终于放下了。也许他们可以继续做朋友。

    “半夏,我们谈谈。”傅斯年看着她的眼睛,可是,季半夏和他对视了一秒就转开了视线。她微微一笑:”哦,是啊,我们还没去办离婚手续。”

    在法律上,她和傅斯年现在还是夫妻。

    季半夏的话像一柄锥子,刺得傅斯年的眸子收缩了一下。是他痴心妄想了。他怎么突然就忘记了,他的半夏是个爱憎分明,嫉恶如仇的人呢?谁伤害了她,谁就要付出代价。

    在她的字典里,没有妥协和中庸。

    傅斯年说不出话来。做朋友的想法,此时看起来,完全就是个冷笑话。

    季半夏瞟他一眼。傅斯年一脸的如丧考批是什么意思?她的话难道还能打击到他不成?他捅了她一刀,现在还好意思来装受害人?

    不是一直躲着她吗?现在怎么疯子一样就跑进来了?莫非是苏樱给他戴绿帽子了,现在终于良心发现,想起她的好了?

    可她季半夏,还真不稀罕他那点想念!从他放弃豆豆的那一刻,她和他,就已经恩断义绝了!

    心涨涨的,热热的,痛苦从心底蔓延到舌尖。季半夏将背挺得更直,将表情端得更冷漠。

    “傅总,我还在等朋友。如果没什么事,你可以走了。”季半夏快刀斩乱麻,开始赶人。

    傅斯年在心底无声地苦笑了一下。这辈子,他还是第一次被人当面下逐客令。

    骨子里的傲慢再次发作,傅斯年竭力找回面子:“周五有空的话,一起去民政局。”

    他还是不想说出“领离婚证”这几个字。不过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什么转圜的余地了。

    不等季半夏回答,他站起身,大步匆匆朝外走去。

    盯着他的背影,季半夏报复似地大声道:“ok,周五民政局见!”

    傅斯年走了,留下一室空寂。

    季半夏垂眸看着杯中的茶水,青碧的水波,映出她一双含泪的眸子。

    她狠狠地用纸巾拭去泪痕。哭什么哭!有什么好哭的,一段失败的婚姻,一个过去的男人而已!

    是的,再见到他,她心里还是会有涟漪,听见他的声音,她还是会难过。可是她不会做一个哭哭啼啼的弃妇!

    他不要豆豆了,不要她了是吧?好,她会让他看到,没有他,她一样会过得很好!不,会过得更好!

    她的尊严,不会被任何人打垮!

    大街上的傅斯年,脚步急促纷乱,撞到了好几个路人。

    一向很有风度的他,甚至连对不起都忘了说。心里的痛像沸腾的水,顺着四肢百骸流动,每一秒都那么难捱。

    原来彻底失去她是这么难受。

    被人抛弃和主动放弃别人,那滋味,真是天差地别。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傅斯年嘲讽自己。这下好了,彻底断了,遂了他的心愿了。

    纪云拎着包走进房间的时候,季半夏正在发呆。看见纪云,她赶紧收拾心情笑道:”这么准时?你们平时不都挺忙的吗?今天真早。”

    纪云十分庆幸的样子:“今天确实很神奇,傅总竟然消失了。本来下午还有个会议要他出席的,结果大家在会议室等了半天都没看见他的影子,打他手机也关机了。”

    “哦?”季半夏敷衍地应了一声。她现在真的不想听到任何关于傅斯年的消息。那个名字,一听心就会痛。

    纪云还在兴致勃勃地八卦:“老板离奇失踪,在华臣历史上,这可是开天辟地……第二次啊!”

    “第二次?”季半夏还是按捺不住好奇。

    纪云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有点尴尬地看着她:“第一次……还是你跟傅总刚好上那会儿……后来,一个同事私下说,在酒店门口看到你和傅总了……”

    季半夏的脸腾地红了。臊得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是的。那时候,她和傅斯年情热似火,上着班,傅斯年跟她调笑了几句,忽然就来了兴致,生拉硬拽把她骗去了酒店……那时候,也是整个会议室的人都在等他,都联系不上他……

    纪云赶紧转移话题:“今天咱们吃什么?这家的刺身不错,咱们点个刺身拼盘?”

    “嗯,好啊。都行。”季半夏竭力掩饰住烧红的脸。

    可这顿饭吃得很曲折。不停有人打电话找纪云。

    季半夏一边吃,一边听着纪云不停地解释:“是的,我也联系不上傅总。他可能有急事外出了。”

    “嗯,傅总的手机可能是没电了。我这边已经给他语音留言了。”

    “好,签字期限可以再延长一天。这个必须要傅总亲自过目。”

    好容易打发掉各路人马,纪云赶紧埋头吃东西。季半夏同情道:“云姐,你现在都成灭火器了。”

    纪云愁眉苦脸:“没办法,谁叫我摊上这么个任性的上司呢!也不知跑哪儿快活去了,扔下个烂摊子,让我连顿饭都吃不安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