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碰到了一起

    季半夏真的不知道傅斯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赶到华臣,合同都签完了,邹少华才告诉她,这份合同还要让总裁最后签字。

    华臣的流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琐碎了?傅斯年竟然开始过问这些小事了?季半夏无奈,只好把合同递给邹少华:“好的,那我等你找总裁签字。”

    “傅总说让你拿过去签字确认。”邹少华上上下下打量着季半夏,盛景这件事上,傅总的表现很反常,最后把关这明显是个借口,他的真实目的,应该是想见一见这个季半夏。

    可他看来看去,也没看出这个女人有什么特别之处。已经过了鲜嫩多汁的年龄,脸色还有些苍白憔悴,长相,身材都只是中上而已。他不明白,傅总为什么铁了心要见这个女人。

    “要我亲自拿过去签字?”季半夏彻底呆住了。

    “是的。傅总是这么说的。”邹少华点点头。

    季半夏的眼神,突然就多了一点嘲讽:“好。我去。”

    傅斯年这是故意的!她很确定!那好,她倒要看看,傅斯年是想故意刁难她,还是另有所图!

    季半夏拿着协议,快步朝电梯走去。专用电梯直达总裁办公室,这条路线,她再清楚不过。

    看着季半夏离去的身影,邹少华又赶紧打电话给傅斯年报告:“傅总,盛景的季小姐过来找您签字了。”

    总裁办公室里,傅斯年精神为之一振:“人已经过来了?”

    “是的。已经进电梯了。”

    傅斯年挂了电话,倏地站起身。办公室里没有镜子,他快步走到橱柜旁边,借着奖杯光亮的电镀层打量自己。

    早上出门的时候已经精心打理过。胡子刮得很干净,头发很有型,脸色也还好,再笑一笑,八颗牙齿,洁白健康。

    标准大帅哥。

    他并不觉得自己这是假公济私,员工福利这么重要的事情,老板当然要亲自把关。以前这种事他都不管,那是工作失误,以后他必须管起来。对供货商的资质,他要严查。

    “笃笃……”门被敲响了。

    傅斯年赶紧走到办公桌前坐好。半夏喜欢他穿蓝色,今天这件浅蓝的衬衫,她应该会喜欢吧?

    傅斯年按了一下开门键,门无声的弹开。季半夏拿着协议,快步走了进来。

    门外闪过一道好奇的目光,是纪云的。

    傅斯年急忙关门。

    季半夏盯着他的眼睛,一步步逼近到办公桌前。她在他面前站定,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傅斯年,你这样有意思吗?不要告诉我,连福利采购这种小事你都亲自审批!“季半夏连珠炮一般:”所以你叫我过来找你签字是什么意思?刁难我,看我笑话?还是想重温旧梦,左拥右抱?——是不是要我提醒你,周五我们要去民政局办离婚?”

    傅斯年愣住了。这不是他设定的版本啊。

    在他的想象中,应该是和和气气的签字,然后他设法说服季半夏去他新收购的那家影视公司工作。

    以半夏的资历和能力,在盛景这种小公司做市场简直太屈才了。

    他没想和季半夏吵架的。他爱她都爱不过来,疼她都疼不过来。

    除了不能当她的丈夫,除了不能给她一个孩子,其他所有的事,他都愿意为她做。她想要什么,都可以!

    可是他没想到季半夏眼里容不下一颗沙子,可他没想到她对他会反感到这个程度!

    傅斯年沉默半晌,叹口气:“半夏,不能做夫妻,我们也不能做朋友吗?”

    他看着她,她挽起长发,穿着珍珠白的羊毛套裙,露出迷人的小腿。她脖子纤长,秀发乌黑,一双眸子含着怒气却格外生动。

    脸色略有憔悴,可她还是那么美。让他动心不已。

    对,他要的就是做朋友,让他可以光明正大地照顾她,他拥有的一切,都愿意和她分享。

    “做朋友?”季半夏疲倦地摇摇头,将协议放到他面前:“我何德何能,能和大名鼎鼎的华臣总裁做朋友?傅总,麻烦您签字吧。”

    傅斯年抿抿嘴,他几乎脱口而出”半夏,根本没有别的女人,从来没有别的女人!“

    可他还是忍住了。现在再说这些,有什么意义?他费尽心思想隐瞒的,不就是他不能生育这个事实吗?

    说是为季半夏好,说是希望她有个完整的家庭,其实最终的最终,只是不想让她看到一个无能的他,一个狼狈的他。只是不想毁掉他在她心目中的光环而已!

    傅斯年苦笑一下。拿起笔来,刷刷刷地签好字。

    他确实没资格再对她要求什么。当初选择放手的时候,他并不知道会这么疼痛这么难以割舍。他并不知道自己会夜夜难以入眠。

    不过他不后悔,他宁可季半夏恨他,也不愿意她同情他,怜悯他,看不起他。

    季半夏看着他签字,也看到了他尾指上的那枚戒圈——那是她的。

    傅斯年戴在自己手指上,是什么意思?

    心突然酸涩不已,连眼里都蒙上一层雾气。不是不要豆豆了吗,不是有了新欢吗?为什么还要戴着她的戒指,为什么还要装出深情款款的样子?

    她不懂!

    傅斯年签好字,却没有把协议递给季半夏。他看着协议上并列的两排名字。

    季半夏。傅斯年。

    她的字迹并不像一般女孩的娟秀小巧,季半夏的字,每一笔都有笔锋,一身的傲骨,宁折勿弯。

    倔强得让人头疼。可他偏偏很喜欢。

    傅斯年盯着协议发呆,季半夏等了一会儿,等不下去了,直接伸手过去拿协议。

    再等下去,她的眼泪就要控制不住了。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心里对傅斯年有怨恨,可这样的场景,却让她心酸不已。

    季半夏伸手的时候,傅斯年正好抬手准备把协议递给她。

    两人的手指,倏地碰到了一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