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鬼迷心窍

    指尖似有电流,二人都震了一下,情不自禁地看向对方。季半夏的手指温热细滑,是睡梦中重温过很多次的触感,傅斯年想也不想,反手将这只手紧紧握住。

    手掌被傅斯年紧紧握住,炽热的掌心烫得季半夏浑身一颤。她咬住唇,用力抽开手,狠狠瞪着傅斯年:“傅斯年!你干嘛?”

    傅斯年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刚才真是鬼迷心窍了。

    他避开季半夏指责的目光,低头看着合同,淡淡道:“半夏,合同错了。你刚才拿的,是华臣那份。”

    心中还有悸动,他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够不够正常。

    季半夏低头一看,果然,她刚才慌慌张张的,错拿了应该给华臣的合同。

    傅斯年刚才只是想拦住她?不,他分明是想握她的手。可看他一脸淡定的样子,季半夏又开始怀疑刚才只是她的错觉。

    算了,不要再想了。傅斯年想干什么,她管不着。她只能管好自己的心。

    季半夏拿了盛景的合同,大步朝办公室外走去。

    “半夏,继续做朋友,你考虑一下。”傅斯年的声音在背后叫住她。

    季半夏转过身看着傅斯年:“我为什么要继续和你做朋友?”她扬扬手中的合同:“因为这个?不好意思,我还真不用为了业绩讨好你!大不了华臣的单子不做了,大不了我辞职不干了,大不了我离开这个城市!跟你做朋友?我犯不着给自己添堵!“

    傅斯年听着季半夏一连串的反问句和排比句,心里充满挫败感的同时又隐隐得意,这丫头口才真是不错啊。难怪和她斗嘴,他从来就没赢过!

    ”半夏,你交新的男朋友,你嫁人生子,我都不会拦着你。我只希望能继续做朋友。“傅斯年苦口婆心。他忽然觉得他还是不应该见季半夏。

    不见她,他会更理性,他的心不会这么轻易被左右。

    现在这样的局面,其实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保持缄默,目视她离开,以后再寻找机会。可他控制不住,他的骄傲一丝一毫都找不到了。他知道自己面目可憎,像个死缠烂打的无赖汉。但是,控制不住……

    季半夏被傅斯年的话惊呆了,她睁大眼:“傅总,您确定自己现在是清醒的吗?作为前夫,我交新男友,我结婚生子,你有什么资格拦着?说的好像给了我多大恩赐似的!”

    傅斯年脑子一定是坏掉了。从美国回来之后他整个人就不对劲了,明显变了,彻底变了。

    现在智商也不见了,彻底成了直男癌患者了。

    “……”

    傅总被驳斥得哑口无言。

    是啊,已经离婚了。他应该认识到,她已经不再是他的女人了。她想认识谁,想跟谁结婚,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傅斯年忽然觉得心口很痛。他以为季半夏永远是他的。她那么爱他,当初他消失,她等了他四年,从来不曾动摇过。他习惯了她爱他这个事实。以为这是宇宙真理,永远不会改变。

    他一厢情愿地以为,哪怕她结婚生子,哪怕她儿孙绕膝,在她心里,也会给他留一个位置。

    可现在,她亲口说,他没资格!

    看着傅斯年哑口无言的样子,季半夏的心情突然变好了。终于让她扳回一局!这种感觉,真爽!

    “傅总,搞清楚自己的地位哟!再见!”她扬扬小手,笑眯眯地朝傅斯年道别。开开心心地离开了华臣。

    季半夏顺利签完合同,王开源十分开心,承诺了一笔不菲的奖金。

    快下班的时候,赵媛接到了季半夏的电话:“媛媛,我过来找你,请你吃大餐!”

    “哇!怎么这么好!今天遇到什么好事了?”赵媛高兴地问道。

    “王总准备给我发奖金!数目大大超出我的预期!”

    “恭喜恭喜!”赵媛祝贺道:“不过,我晚上已经约了相亲对象一起吃晚饭了。要不咱们明天吃?”

    “唉,好吧。那你好好约会吧。“季半夏颇感扫兴,但还是表示理解。

    赵媛过意不去了:“要不咱们一块去吧?我这个月还有个相亲名额,我让相亲网站一并给我约了,咱俩组团相亲,如何?”

    “什么什么?”季半夏听得一头雾水。

    赵媛给了一个简单粗暴的解释:“就是相亲网站帮我们约两个男人,咱俩一人一个,一起相亲。”

    “还能这样?”季半夏真是大开眼界。

    “当然能。我可是银牌会员。会费及时交,口碑极其好!”赵媛的语气颇为自傲。

    季半夏笑了起来:“好啊!跟着你见见世面,看看传说中的银牌会员的待遇!”

    傅斯年不是帮她规划好了交新男友,嫁人生子的发展道路吗?她怎么能辜负他一片好心?

    今天 ,她不仅要去相亲,相完亲还要发照片给傅斯年!

    不刺激前夫的前妻不是好前妻!

    已经到下班时间,华臣的总裁办公室却还灯火通明,傅斯年正盯着电脑屏幕,很专注地看一份数据表格。

    手机忽然响了,是技术总监王致远打来的。

    当年,王致远和傅斯年并称“华臣双壁”,都是华臣单身女员工的梦中情人。如今傅斯年结婚又离婚,王致远却仍单身。

    “有事?”傅斯年揉揉眉心。数据表太庞大,看久了眼睛疼。

    王致远鬼鬼祟祟:“傅总……你……婚姻还好吧?”

    傅斯年警惕起来:“怎么突然问这个?你听到什么传言了?”

    他和季半夏离婚,目前只有小部分人知道。王致远问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王致远的语气期期艾艾:“那个,我不是注册了一个相亲交友网站吗?今天,那个网站给我安排的相亲对象,名字叫季半夏!”

    “……”傅斯年无语了。

    王致远暗暗推算着傅总的心理阴影面积,又加了一把火:“我把手机号报给你,你看看是不是同一个人。”

    听着王致远念手机号,傅斯年的脸阴得快滴水了。

    “傅总 ,是同一个人吗?”王致远好死不死地,还在追问。

    傅斯年盯着电脑屏幕,沉声道:“把地址发给我。”

    这才几天?季半夏就开始寻找新男人了!他很想看看,在约好的餐厅看到他时,她会是什么表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