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有钱人会玩

    季半夏没想到,自己善意的举动竟然引来了苏樱的愤恨和不满。

    季半夏点头致意之后便和赵媛、刘郴往里面走,根本没注意到苏樱恼羞成怒的表情。

    “苏樱,你怎么了?眼神好可怕的样子!”韩佳音看着好友的表情,吓得后退了两步。

    “有那么可怕吗?”苏樱有点轻蔑地看了好友一眼,随即恨恨道:“你没看到那个女人刚才的笑容吗?多么得意,多么高高在上!”

    “不至于吧?我看着还好……”韩佳音有点摸不着头脑。

    “什么还好!她分明就是在嘲笑我!嘲笑我费尽心机也得到傅斯年的半点好感!哪怕她和傅斯年吵架了,也轮不到我去插上一脚!”

    “哎,你说你干嘛非跟傅斯年较劲呢?他是有钱又长得帅,可他都三十岁多了啊!这种大叔有什么好的,一个个奸猾狡诈,还不如找个同龄人谈恋爱,吃吃喝喝说说笑笑多开心!”韩佳音非常不理解。

    “同龄人有什么意思?一个个白痴似的。再说了,要论有钱,C市还有谁比傅斯年更有钱?要论帅,谁能帅得过他去?”苏樱还盯着季半夏的背影,咬牙切齿。

    韩佳音指指走在季半夏身边的刘郴:“我看那个就不错嘛,论颜值不比傅斯年逊色多少!反正我更喜欢这一款!”

    苏樱认出来了,这就是那个在餐馆握季半夏手的男人。追的挺紧的嘛,还跟来打羽毛球了。

    球打了一会儿,季半夏累了,下场擦擦汗,顺便补充点水份。

    苏樱看着刘郴贴上去,帮季半夏捶肩捏背,赶紧拿过手机咔擦咔擦拍了几张。

    她的角度选得刁,让季半夏和刘郴的动作看上去格外亲密。

    “喂喂,快别拍了,那个女人的朋友在看你!”韩佳音发现赵媛在朝这边看,吓得赶紧提醒苏樱。

    苏樱若无其事地收起手机。反正亲密照已经拍到了,再加上上次在餐馆拍的郎情妾意的照片,这就是季半夏跟别的男人鬼混的铁证,她要发给傅斯年,让傅斯年看看自己头上绿帽子的颜色有多鲜艳。

    在办公室心不在焉地工作,被各种脑补画面虐得要死要活的傅大总裁,伤口又被人撒了把盐。

    球还没打完,苏樱提前离场,顺手就把几张照片拼好,发给了傅斯年。

    傅斯年破天荒地给苏樱打了个电话。

    接到傅斯年电话的时候,苏樱心里充满成就感。她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这个男人的软肋。自尊心,是他不可碰触的底线。

    “傅总,好意外哦,您竟然亲自给我打电话。”苏樱放柔了声音,娇滴滴道。

    她只字不提照片的事。假装不知道傅斯年给她打电话是为了问照片的事。

    傅斯年盯着新鲜出炉的照片:”你在哪儿打球?”

    “额?”苏樱愣了愣,报了健身馆的名字。

    “好。”傅斯年说完这句话,就把电话挂了。

    苏樱风中凌乱,这是哪儿跟哪儿?傅斯年怎么不问问照片的事?

    “苏樱苏樱,傅斯年说什么了?”韩佳音也很兴奋地八卦。

    苏樱有些失落:“没说什么,就是问我在哪儿打球。”

    “难道是要过来捉奸?”韩佳音脑洞大开:“我们别走了,留在这里看好戏吧!”

    “看你个头啦,我现在这幅鬼样子,才不想让傅斯年看见呢!“苏樱跟见了鬼似的,拉着韩佳音赶快往更衣室走,准备洗完澡赶紧离开这里。

    为了过来打球,她今天纯素颜没化妆,又穿着一身运动装,没有高跟鞋,没有美瞳,没有精致的妆容,她可没勇气见傅斯年。

    傅斯年没有过来捉奸,他压根就没在健身馆露面。不过,季半夏和赵媛、刘郴的羽毛球还没打完,突然有工作人员过来通知他们,健身馆要全面停止营业。

    ”怎么了?“赵媛是这里的常客,关心道:“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要停止营业了?我们一个小时的球还没打完呢。”

    工作人员也是一头雾水:“不清楚啊,刚才老板亲自打电话过来让我们清场,马上停止营业。所有的损失按三倍赔偿给顾客。”

    刘郴皱皱眉头:”难道你们老板的仇家也来健身房玩,结果被你们老板发现了?所以不惜停止营业赶走客人,也要让那个仇家马上消失?“

    赵媛等人都觉得刘郴也太能扯了,都一副“你的想象力可真丰富”的表情。没想到工作人员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好像还真是这样。不然解释不了为什么宁可赔本赔口碑都要赶客人走。”

    刘郴很是不爽:“你们老板还真是够狠。我在C市呆这么多年,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我看你们离倒闭也不远了。”

    刘郴从来没来过这种比较低端的健身会馆,今天好容易黏上季半夏,借着跟她学打球的借口,陪她打打球,逗逗笑,结果竟然被老板给赶了出来!

    真是人要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刘郴仰天长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

    工作人员清场完毕,主管笑眯眯地过来了,递给他一个大红包:“来,辛苦了。拿着吧。”

    工作人员呆了:“这,这是……?”

    主管笑得神秘:“红包呀,没见过?”

    “为什么发红包?”工作人员很纳闷。赶走了客人,惹得众人牢骚满腹,竟然还有红包拿?

    ”今儿真离奇,不知哪位土豪,直接给公司账户打了二十万,让马上清场,把所有人都赶出去。”

    “是不是什么有身份的人想过来玩,不想被别人看到?“工作人员猜测道。

    “开什么玩笑呢!”主管给他一记不屑的眼神,指指场地边缘有点翘起来的地板:“就咱们这些破家当,有身份的人会来玩?”

    “那到底怎么回事?”

    “不知道。老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打款的人是谁都查不出来。”

    “这……是不是要成千古之谜了?“工作人员眨巴眨巴眼睛,觉得完全理解不了。

    ”没办法,有钱人会玩,咱们收钱办事就行了,想那么多干嘛。“主管拍拍工作人员的肩膀,哼着小曲离开了。

    ——————-

    傅大总裁萌萌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