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男人之战

    羽毛球打不成了,赵媛颇为扫兴:“我回去了,你们俩约会去吧,我就不当电灯泡了。”

    “那我跟你一起回去吧。”季半夏赶紧道。刘郴今天实在太肉麻了,她真的吃不消了,只想躲他躲得远远的。

    “别啊!你们俩都回家了,那我怎么办?”刘郴说着,突然眼睛一亮:“干脆我去你家做客吧?怎么样?”

    他两眼灼灼地看着季半夏,一副万分期待的样子。

    “不怎么样,我家乱得很,还没收拾呢,不适合见客。”季半夏无情地拒绝了他。

    “媛媛你看,她好无情!我好可怜喔!”刘郴开始跟赵媛卖萌。

    赵媛摆出大姐大的架势:“没事,她不欢迎你,我欢迎你。走,去我家,我给你煮火锅吃。”

    她还挺喜欢刘郴的,出手大方,性格讨喜,说话八面玲珑。当朋友蛮不错的。

    “媛媛,还是你好!”刘郴知道季半夏家就住赵媛家对面。去赵媛家吃火锅,跟去季半夏家没什么两样。

    季半夏无奈地看着赵媛和刘郴,深深地觉得自己交友不慎。

    三人上了刘郴的车子,很快就到了赵媛家所在的小区。将两个女人送到门口,刘郴很自觉地去超市采购了一大堆吃的,两手拎得满满当当地敲开了赵媛家的门。

    赵媛看看袋子里的东西,笑着打趣刘郴道:“郴总真是有心了,来我家蹭饭,买的都是半夏爱吃的。”

    刘郴脸不红心不跳,笑嘻嘻道:“等我搞定了季半夏,你可以天天来我家蹭饭,我保证都是你爱吃的!”

    “行啊!哈哈,好期待那一天快点到来!”赵媛看着季半夏笑:“半夏,你就从了刘郴吧。多好的小伙子呀,人又帅,又体贴。”

    “好好好,下辈子一定嫁给他。”季半夏一边把食材从购物袋拿出来,一边随口敷衍赵媛。

    刘郴很不满地向赵媛诉苦:“唉,媛媛,我上辈子不知道是做了什么孽,这辈子竟然栽到她手里了。她的话,一句也不能信。”

    “怎么了?她还跟你开了什么空头支票了?”赵媛随口问道。

    刘郴一副人艰不拆的表情:“唉,别提了。她昨天还说要跟我亲嘴呢。结果到现在为止,一点要践行的迹象都没有。”

    “什么?!”赵媛惊得把手里的牛肉都掉地上了:“亲嘴?”

    季半夏这种保守得快成老古董的女人,还敢开这种支票?

    季半夏被赵媛看得又气又窘,辩解道:“那是他昨天喝醉了!我没办法,只好随便乱说的!”

    “等等!他喝醉了,然后你就答应他要亲嘴?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赵媛两眼发光,仿佛猫儿看到了鱼。

    “他……”季半夏语塞。

    赵媛又将逼问的目光转向了刘郴,刘郴没想到会引火烧身,正要找个借口转移话题,手机忽然响了。

    他低头一看屏幕,赶紧竖起食指:“嘘!重要电话!傅斯年的!”

    情敌的电话呀,这可太稀罕了!刘郴赶紧接了起来。

    “刘郴,你在追季半夏?”

    傅斯年开门见山,直指主题。语气里透着股不友好。

    刘郴在季半夏那里受到的挫折一下子得到了补偿。语气都欢欣起来:“是啊。怎么了,莫非你对此有话要说?”

    “你不适合她。离她远一点。”傅斯年的语气冷冰冰的,强硬得很。

    “哟?我适不适合她,是你说了算?”刘郴瞬间火冒三丈。他还没去找傅斯年的碴呢,他倒好,自己送上门来了。

    当初和半夏结婚的时候,傅斯年答应过他,会好好照顾季半夏,会让她幸福的。结果现在呢?他求而不得的女人,就这样被傅斯年说扔就扔,说离婚就离婚?

    “我说了当然算。刘郴,我警告你!离她远一点!”傅斯年的语气也开始失控,丧失了一贯的淡漠冷静。

    “F U!傅斯年,你他妈给我滚远点!你一个前夫,还好意思天天刷存在感!”刘郴怒骂了一句,愤愤挂了电话。

    赵媛和季半夏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季半夏十分意外,刘郴向来笑眯眯的十分好说话,傅斯年到底说了什么,让他这么气急败坏?

    刘郴冷笑:“你前夫打电话,说我不适合你,让我离你远一点。”

    “……”季半夏彻底无语了。

    赵媛也听傻了,呆呆地看着季半夏:“傅斯年,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现在做的事,怎么听上去那么不正常呢?”

    “……”季半夏无话可说。

    “简直神奇,当初你跟他还没结婚的时候,他就知道刘郴喜欢你。那时候他要是着急红眼,倒也说的过去,现在都闹离婚了,他又跑出来醋海翻波,这是不是太……?”

    赵媛都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了。

    刘郴气得牙痒痒,他扳过季半夏的肩头,郑重道:“半夏,从现在开始,我要认真地追你,狠狠地追你!我要让傅斯年那厮看看,他到底能不能控制我,到底能不能翻云覆雨!”

    “刘郴,你就消停点吧!”季半夏头疼欲裂。

    这叫什么事啊。争风吃醋?这两个男人一个三十好几,一个也快三十了,怎么还在玩这种中学生的游戏啊!

    “绝不消停!这是为荣誉而战!”刘郴握拳:“半夏,这是我和傅斯年的男人之战,你接不接受我没关系,但你不能阻止我追你!”

    “你自求多福吧……”季半夏无话可说。

    傅斯年的手段她知道。刚才刘郴用那么粗鲁的话骂他,说实话,她真的有点担心傅斯年会对刘郴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来。

    刘郴在上层圈子混得开,说到底凭的是他红二代的身份,他本人不过是个小小的总监,拿的是闲钱,吃的是闲饭。傅斯年真想对付他,刘郴铁定占不了上风啊!

    季半夏忧心忡忡,心烦意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