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傅总在办公室

    刘郴一直处于鸡血状态,等赵媛和季半夏把火锅做好了,他又开始发神经了:“半夏!咱俩到底是不是哥们?”

    “……”季半夏无语望天。

    赵媛摆着餐具,扑哧一笑:“你不是要追半夏当你女朋友吗?怎么又成哥们了?刘郴,你能不能靠谱一点?”

    刘郴用“你们凡人不懂”的表情看着赵媛:“我追半夏已经升华成一场战争了,一场我和傅斯年之间的战争,半夏是我并肩作战的好战友,好哥们!”

    赵媛似懂非懂地摇摇头:“好吧,谢谢解答。”

    季半夏懒得理刘郴发疯,她事不关己地拿起筷子开始吃火锅:“媛媛,牛肉丸不错啊,快趁热吃。”

    刘郴急了,夺走季半夏手里的筷子:“半夏,你要还当我是朋友,就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没钱,不约,从不用安利。”季半夏一口气说完,继续吃牛肉丸。

    刘郴哭笑不得:“谁跟你推销安利了?我是说,你看这样行不行,你跟傅斯年领完离婚证,咱俩马上领结婚证。你呢,出了离婚的怨气,我呢,也能羞辱一把傅斯年。怎么样?”

    “刘郴,你能不能成熟一点?”季半夏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结婚证是能随便领的?

    刘郴也料到季半夏不会同意,提出了第二个方案:”好,这个不同意我不勉强,但是从今天开始,我要每天给傅斯年发一条我们的恋爱进展,这个你不能干涉。“

    “什么意思?什么恋爱进展?”季半夏没听明白。

    刘郴面有得色:“就是每天发消息告诉傅斯年,咱俩每天都有什么甜蜜的互动,比如,我对你说了什么甜蜜的话,你又对我做了什么甜蜜的事。嘿嘿……“

    赵媛竖起大拇指:”高!杀人于无敌!让傅斯年每天看着前妻和别人甜甜蜜蜜,让他把肠子都悔青!”

    季半夏快给刘郴跪下了:“你爱怎么折腾我管不着,可是能不能不要打着我的旗号?”

    “不打你的旗号怎么折腾得了傅斯年?”刘郴说得理直气壮:“季半夏,我不管,这事你必须帮我。要不咱俩恩断义绝!”

    “……”季半夏求助地看着赵媛,希望赵媛能主持一下公道。

    可是,赵媛同学却坚定地把椅子朝刘郴旁边挪了挪:“半夏,这事你必须帮刘郴。”

    傅斯年那厮,就该被好好虐虐!

    季半夏拔腿就走:“我回去了,你俩慢慢吃吧。”

    到底还要不要人活了!一个两个的,都唯恐天下不乱是吧!

    晚上季半夏躺在床上,想想不放心,还是给傅斯年发了条消息:明天十点民政局,别忘了!

    傅斯年没回她,季半夏冷笑,明天如果傅斯年再爽约,她就直接到华臣,把他揪到民政局去!

    哼!看看到底谁狠!看看到底后悔的是谁!

    一个迫切要离婚,一个不要脸地拖着,在这场较量中,谁占了上风,已经很明显了!季半夏心情不错地睡着了。

    周一终于到来!季半夏看着窗外阴沉沉的天空个,竟然觉得神清气爽!一会儿就要见到傅斯年,她可以好好观赏一下他脸上的懊恼与不舍喽!

    打车到民政局,季半夏优哉游哉地喝着奶茶,排着队。

    十点,仍不见傅斯年的人影。

    季半夏按捺不住,掏出手机给傅斯年发消息:我已经在民政局了,你什么时候到?

    消息石沉大海,对方没有任何回复。

    季半夏也不再打电话过去问,直接叫了车,朝华臣一路疾驶。

    前台似乎得到了什么命令,对她的闯入毫不阻拦,季半夏当仁不让地上了总裁专用电梯,一路向上。

    “叮”,电梯门开,季半夏迎面撞见纪云。

    对她的到来,纪云似乎也毫不奇怪,脸上一丝神秘的笑容:“傅总在办公室,快进去吧。”

    搞什么?傅斯年似乎早有准备?季半夏心里嘀咕着,大步朝傅斯年的办公室走去。

    熟悉的木门沉稳端方,门上一个黑底金字的铭牌,写着一个熟悉的名字:傅斯年。

    气势汹汹准备寻衅滋事的季半夏,竟然莫名有些心慌了,她鬼使神差地扭头看了看,纪云和总裁办的人竟然都不见踪影,偌大一层办公楼,就剩下她和门里的这个男人。

    要不要敲门?是保持点风度,还是昂着头直接闯进去?敲门是不是太没气势了?直接闯进去是不是太没礼貌了?

    季半夏还在犹豫,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

    季半夏通了电似的立马收腹挺胸,条件反射地朝室内看去。

    办公桌前的男人,正盯着桌上的电脑屏幕,他看得很专注,似乎门不是他刚才从里面打开的,似乎他从来没动过那个开门按钮,压根不知道季半夏已经杀到了门口。

    季半夏心中暗暗好笑。装!傅斯年,你就使劲给我装!

    她抬腕看看手表,已经11点了,上午离婚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争取下午了。

    季半夏慢悠悠地走到办公桌前,男人终于抬眸看向她:“有事?”

    多么的云淡风轻!多么的若无其事!好像从来没发生过任何爽约事件!

    季半夏气个倒仰。她见过脸皮厚的,但是真的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

    跟他比,刘郴简直就是个十八岁的纯情少男!

    “约了十点民政局见,你瞎了?没看见我的消息?”季半夏本来没打算用这么冲的语气说话的,她本来准备高贵冷艳地冷嘲热讽的。但这个男人实在太气人了!

    “什么消息?没收到啊。”傅斯年十分淡定地看着她。脸上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丝一毫的难堪和尴尬。

    “你!”季半夏气极了眼,眼神在办公桌上扫了一遍,没看到他的手机。

    对了,傅斯年有把手机放抽屉的习惯。她噔噔噔几步跨到傅斯年身边,伸手就去拉他右侧的抽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