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抹暖意

    咖啡馆的休息室并不大,一张矮桌子,周围错落有致的摆着几只沙发。沙发十分宽大,看上去还比较舒服。

    季半夏脱掉大衣,找了靠窗的沙发坐下。沙发柔软温暖,让她酸痛的肌肉放松了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小月子没坐好,现在她身体大不如以前,尤其是腰,一到下雨变天就又酸又痛。

    随便点了杯咖啡和一个小蛋糕,季半夏就窝在沙发里发呆,看都懒得看傅斯年一眼。

    傅斯年也不以为意,点了一杯蓝山之后,很淡定地翻阅起桌边的杂志来。

    不一会儿,服务生就麻利地端来了他们要的咖啡和甜点,赔笑解释道:“现在店里客人多,我们人手比较紧张,二位一会儿如果还有什么需求,可能需要麻烦你们下楼去叫一下我们。”

    “好。你们不用再上来了。”傅斯年淡淡回了一句。

    服务生瞟季半夏一眼,心领神会地点点头笑道:“好的。二位慢用。”

    服务生很体贴的带上门离开了,季半夏盯着咖啡心里颇为不爽。服务生刚才那一眼是什么意思?搞的好像她和傅斯年要在这里干点什么似的!

    都怪对面的臭男人,说什么“你们不用再上来了”。能不让人误会吗?

    季半夏没好脸色,咖啡略沾沾唇就放下了,扭头看着窗外的景色。

    外面的雨越发大了,路上已经开始堵车,寒风卷着落叶扑到了她的窗玻璃上,倒让室内的温暖显得格外惬意。

    “看什么?”傅斯年穿着浅灰的羊绒薄衫,深蓝的衬衣领子露出一半,越发衬得他五官立体,面容俊朗。

    “看什么时候雨能停下,我能赶快离开这里,不用再跟你聊天。”季半夏别开眼睛,不想看他的脸。

    眼神不经意掠过他的胳膊,他挽起的衣袖下,麦色的手臂健康光洁,透着雄性特有的力量。季半夏又别开眼睛。

    这个男人是妖孽。表面冷静克制,厚颜起来天下无敌。

    “和我这么英俊的男人对坐品茗,难道不是人生乐事?”傅斯年很放松。能有一整天都和季半夏在一起,这真是令人心情愉快的闲暇时光。

    “品茗?”季半夏看看桌上的两杯咖啡:“傅斯年,你知不知道茗是什么东西?”

    傅斯年端起咖啡优雅地轻啜一口:“不要这么拘泥于字眼。你要动用智商,认真揣摩里面的意境。”

    !!!季半夏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她冷笑:“某些人还好意思让别人动用智商,说的好像自己智商多高似的。”

    傅斯年很惊讶地反问:“难道不高?”他问得一本正经,好像完全没听出来她是在讽刺。

    季半夏高冷地翻个白眼:“哪里高了?”

    “哪里不高了?”傅斯年好整以暇,笑眯眯地逗她。

    季半夏突然反应过来,把头朝旁边一扭:“无聊!幼稚!跟你说话拉低我的智商!”

    “说得好像你有智商似的。”傅斯年接过她的话头,还盗用了她的句式。

    季半夏翻脸了,她抬手指着傅斯年威胁他:“你别再跟我说话了。听见你说话就烦。”

    “哈哈……”傅斯年绷不住笑出了声:“现在我们知道到底是谁无聊,谁幼稚了!”

    “你再说!”季半夏抓起沙发上的靠垫就朝傅斯年扔过去。傅斯年手里还端着咖啡,躲避不及,半杯咖啡全泼到毛衫上了。

    他放下杯子,笑眯眯朝季半夏逼近:“好,智商的问题先放到一边,现在我们来讨论一下赔偿的问题。”

    傅斯年有洁癖,泼一身咖啡这种事,对他来说是无法容忍的。季半夏看着浅灰羊绒上的咖啡渍,本来心里还有点愧疚,听他这么一说,愧疚顿时烟消云散。

    她斜睨着他,脸上都是不屑:“我知道,你不就是想说欠债肉偿嘛。不过呢,傅先生似乎忘了,我们已经协议离婚了。”

    以前她和傅斯年感情好的时候,经常玩欠债肉偿的游戏。所以傅斯年一说赔偿,她就知道他什么意思了。

    她还真是服了男人的大脑构造,在他们眼里,离婚不离婚,跟上床不上床似乎没什么关系。

    “哦?我有说要肉偿吗?”傅斯年几乎是贴着她停住脚步,他眼神炽烈地上下扫视着她,季半夏恨不得拿个靠垫遮住自己的身体——他看她的眼神,好像她没穿衣服一样!

    “你想干嘛?”季半夏色厉内荏地一步步后退,然而退无可退,她已经贴到墙壁了。

    傅斯年邪恶一笑,勾下头,猛的将她一拉……

    “啊!”季半夏低声惊叫,她已经闭上眼睛了,然而想象中的强吻并没有落下来,傅斯年似乎在拉扯她的衣襟。

    禽兽啊!他不会想在这里……吧!季半夏愤怒又羞耻地睁开眼,眼前的一幕把她雷得外焦里嫩:傅斯年正拉着她的衣服去擦他的咖啡渍!

    真是哭笑不得!季半夏不知道该怎样描述自己复杂的心情!

    她奋力从傅斯年手里夺自己的衣服:“走开!”

    咖啡早就渗进毛衫里了,哪里擦得掉?傅斯年就是故意逗季半夏罢了,见她急眼,笑嘻嘻松开手。

    季半夏黑白条纹的宽松打底衫,下摆已经被傅斯年扯变形了。她看看皱巴巴的衣服,正准备狠狠挖苦傅斯年几句,结果一抬头,正好对上他满含笑意的双眸。那双眸子里,有孩童恶作剧后的得意和调皮。

    季半夏的脸再也板不住了,脸上的肌肉一点点放松,一点点变柔和,嘴角翘起来了,眼睛弯起来了,最后,她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太幼稚了!太搞笑了!太弱智了!她和傅斯年,怎么就能做出这么可笑的事呢!脑残儿童欢乐多。她被傅斯年的脑残传染了!

    季半夏笑得前仰后合,傅斯年看着她,笑容也从脸颊直达心底。和她在一起,人就会变得孩子气,就会控制不住的说傻话,做傻事。

    笑声飘出窗外,风声雨声,都被这笑声染上了一抹暖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