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他人皆地狱

    刘郴刚把照片发过去,外卖就送到了。大大小小的餐盒七八个菜,全是季半夏爱吃的。

    “太浪费了,这么多怎么吃得完?”季半夏埋怨道。

    “我要宠着你,宠到别人对你再好你都没感觉。”刘郴笑着给她布菜:“半夏,你知道我喜欢你什么吗?”

    季半夏喝一口汤:“当然是喜欢我品行端正,温柔善良咯。”

    刘郴敲一下她的头:“其实不是诶,你骄横跋扈,蛮不讲理的时候,我更喜欢你。”

    “你变态。”季半夏干脆利落地对刘郴下了评语,接着喝汤。

    耳朵不由自主的竖起来,注意着刘郴和自己的手机。

    可是没有,没有任何提示音,没有电话,也没有微信。对那张照片,傅斯年没有任何反应。

    “半夏,你知道从前你是什么样子吗?”刘郴还在继续这个话题。

    季半夏奇怪了:“今晚是解剖季半夏之夜吗?”

    刘郴被她逗笑了“哈哈,别说的这么恐怖嘛。我只是想跟你聊聊天而已嘛。”

    “好。说吧。”季半夏点点头,总不能不让人说话吧。

    “以前的你,像是一根绷得紧紧的弦。你走路的时候,背总是挺得直直的,你浑身都是防御的,警惕的。看着你的样子,我都觉得很辛苦。”

    “是吗?”季半夏垂下眼睛。她能不绷得紧紧的吗?她要养家,要照顾连翘、洛洛。睡里梦里,她都是焦虑的。

    “后来你慢慢柔和了,放松了。你刁蛮了任性了,敢表达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了。”刘郴看着她的眼睛:“现在的你,才是最真实的。”

    季半夏笑笑:“那是因为我们认识久了,已经熟的不能再熟了。”

    “不是的。”刘郴摇摇头:“是傅斯年宠着你,把你宠成这样的。他给了你自信,给了你尊严。这个世界,说到底还是现实的,功利的,傅斯年有钱,有地位,他的女人,所有人都会高看一眼。半夏,我没傅斯年那么有钱,也没有他那么大的能量。但是我可以保证,我给你的爱与尊重,只会比他更多。我绝不会对你始乱终弃,绝不会三心二意,绝不会像耍弄小动物一样耍弄你!”

    刘郴平复了一下心情:“半夏,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很了解。现在,我只想问一句:给你时间,你可以接受我吗?”

    季半夏这才明白,刘郴跟她说这么多,就是为了引出最后这句表白。可是,刚才那些话多刺耳啊!

    始乱终弃,三心二意,耍弄……这些词,听上去让她如此难受。

    是不是只有男人才最了解男人?所以,刘郴对傅斯年的了解,比她要深?

    傅斯年的态度中,那些她想不明白的动摇和转变,其实刘郴看得最清楚吗?

    季半夏没有说话,刘郴以为她是在犹豫,赶紧道:“我不逼你现在变态,你认真的想一想再回答我,好吗?”

    季半夏心乱如麻,机械回道:“好。”

    后面的饭菜已经食之无味,虽然刘郴尽力说笑,但气氛始终有些冷。刘郴在心里暗暗叹气,如果能把傅斯年从季半夏心里抹掉,他愿意拿十年寿命去换!

    那个傲慢冷漠的男人,整天一副装B样,真是越看越讨厌。

    吃完饭,刘郴提出要送季半夏回家,被季半夏拒绝了:“不用了,现在雨已经停了,我坐地铁回去也很方便的。”

    刘郴拗不过她,只好拿了一件自己的厚外套过来:“穿上吧。现在只有这个了。我姐姐没拿厚衣服过来。你先穿我的吧。”

    “嗯。那谢谢啦。回头我再还给你。”季半夏也不矫情,接过外套穿上,背上了包包。

    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地铁口边,季半夏看着刘郴的车离开,忽然改变了主意,她决定走两站再坐地铁。

    雨后的人行道上行人并不多,季半夏慢慢走着,努力想要理清脑子里乱成一团的念头。

    今天在咖啡馆,她是给过傅斯年机会的。如果他求复合,她想她会答应的。毕竟,当他们相视大笑的时候,那种浑然天成的默契和发自肺腑的开心,是她和别人在一起时从来没有体验到的。

    可是傅斯年并没有回应她。他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不明白她的意思?他只是不愿意而已。

    不想和好,又纠缠她,拼命在她身边刷存在感——刘郴果然说的很对,这种态度,就是耍弄小动物的态度。

    心比外面的寒风还要冷,季半夏裹着刘郴的厚外套,直接打了个车回去。

    下了车,季半夏正准备朝大楼的门厅走,眼角的余光扫见楼下站着一个男人,似乎在等人的样子。

    季半夏眯起眼,在看清楚那个男人是谁之后,她不禁冷笑了一下。

    听见她的脚步声,男人转过身来。

    清冷的路灯光照着他的脸,他一双眼完全隐藏在眉毛的阴影里,季半夏看不清他的表情。

    她察觉到傅斯年在看她身上的外套。属于刘郴的,男人的外套。

    季半夏假装没看到他,低头往前走。

    “刘郴怎么没送你回家?”

    她没想到,傅斯年第一句话竟是问这个。

    “和你有关系吗?”季半夏冷冷道。加快脚步往前走。

    傅斯年避开她充满挑衅性的问题,转移了话题:“你的大衣在我车上,我给你拿过来。”

    傅斯年永远都这样。从来不会跟她硬碰硬,他这种老狐狸擅长回避锋芒耐心等待,在她不小心的时候,给她致命一击。

    哦,大衣。她忘在咖啡馆的大衣。所以傅斯年是来给她送大衣的吗?

    那为什么不直接给她打电话,而是守在她家楼下,活像在等着抓奸?

    说到底,不过是想看看她到底几点回来,想看看她到底会不会在刘郴家过夜罢了!

    可笑,真是太可笑了!认识这么多年,他压根就不了解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季半夏自嘲地摇摇头,也很正常,他不了解她,她不也不了解他吗?她还以为能和他白头偕老呢!还以为将来能和他一起含饴弄孙呢!

    果然他人皆地狱啊。人和人之间,根本不可能彻底了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