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又不是不懂

    季半夏站在原地,等傅斯年把大衣拿过来。

    远远走过来一人一狗,季半夏赶紧往旁边的花圃边让了让。这个女邻居她有印象,经常晚上遛狗,人挺凶的,养的一条大狗又高又壮,还经常不栓狗链。她有一次坐电梯碰到,那狗差点扑到她身上去了,把她吓了个半死。

    果然,大狗又没栓狗链。季半夏想再躲远点,但是看到傅斯年已经拿到大衣往这边走了,不想在他面前露怯,只好硬着头皮不动。

    大狗一阵风似地跑过来,女邻居在后面一叠声地喊:“小宝,你慢点,我都快跟不上了。”

    狗停住脚步朝后面看看,突然朝季半夏走过来。

    “啊!”季半夏吓得尖叫起来。再也顾不得露怯不露怯,赶紧朝傅斯年那边逃跑。

    可是万万没想到,她的尖叫刺激到了大狗,大狗汪汪叫了两声,朝她冲过来了!

    季半夏魂飞魄散,腿软得跑都跑不动了,站在原地不停的惊叫。

    “别怕别怕,我们家大宝不咬人!”女邻居的话还没说完,大狗已经张开嘴,猛地咬住了季半夏的小腿!

    “啊!”钻心的疼痛透过仔裤传了过来,季半夏又惊又怕,眼泪都出来了。

    就在大狗咬上她小腿的同时,一道黑影扑了过来,重重一脚,一下子把狗踹开三丈远!

    “半夏!你怎么样了?咬到没?”傅斯年的声音都变了调,他蹲下了身子,焦急地查看季半夏的小腿。

    “好痛……”季半夏看着大狗被那女邻居跑过来勒住,心里还是怕的要死。那狗挨了一脚,还在挣扎,想冲过来继续作恶。

    傅斯年的手探进她的裤管,摸到了温热粘稠的献血。他猛的站直身子:“我们先去医院打针。”

    狗被主人控制住,还发出呜呜的声音,不知道是委屈还是不服。女邻居狠狠剜了傅斯年一眼:“大宝别哭了,谁叫你淘气去惹人家的?踢你一脚你也得忍着不是?”

    季半夏听了差点没气个半死,她是被狗咬了啊!这女人竟然说什么惹人家!还阴阳怪气的!

    女人的话刚落音,傅斯年开口问季半夏道:“她住这栋楼的?”

    “嗯。”季半夏点点头。

    “几楼几号?”

    “额?我也不知道……”

    傅斯年还没说什么呢,女人炸了,牵着狗就冲过来:“怎么着?还要找人上门找茬不成?我家大宝咬了你老婆一口,你也踹了它一脚,你一个大男人,还要跟狗计较?”

    季半夏惊得目瞪口呆,这是哪里来的泼妇!自己养大狗不栓狗链,她还有理了?

    女人嗓门大,气焰更是嚣张,一脸横肉都在颤动。

    傅斯年看都没看女人一眼。他扶着季半夏往车上走:“我当然不会上门找茬。你和你的狗还没这个资格。”

    女人被傅斯年轻蔑的态度彻底激怒了:“那你打听我住哪儿做啥?你他妈以为自己是谁啊?不就是咬了你老婆一口吗?我还说是她先乱叫,吓到了我的大宝呢!告诉你,老娘就住1507,有本事找人来砍我!市长都要给我儿子几分面子,老娘还怕了你了?”

    季半夏恍然大悟,难怪这女人这么嚣张,敢违反规定在市区养大型犬,还敢不栓狗链到处溜达,人家有背景有靠山啊!

    “怕不怕,明天就知道了。”傅斯年的语气仍然淡淡的没什么怒气,但季半夏知道,这个女人要倒霉了。

    傅斯年一旦较真了,说他心狠手辣也不为过。

    女人还在后面骂骂咧咧,傅斯年急着去医院,也懒得再理她,扶着季半夏就往前走。

    一条腿走得太慢,傅斯年弯腰打横把季半夏抱了起来。

    “不用,我自己会走!”季半夏推他。

    傅斯年的霸道强势此刻暴露无遗,他冷着脸:“再乱动我就把你扔过去喂狗!”

    傅斯年很少用这么凶的态度跟她说话,季半夏愣了愣,嘴唇一瘪,差点没当场哭出来。

    本来就被那只狗吓的半死,腿上又痛的要命,傅斯年竟然还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

    她求他送她去医院了吗?她求他抱她了吗?真是不可理喻!真是神经病!

    见季半夏气得鼻子一哽一哽的,傅斯年叹了口气,无奈地放柔了声音:“这种时候了,你还逞什么强?狂犬病疫苗,打得越及时越好。这个道理,你又不是不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