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人贱有天收

    下午三点半,赵媛回来了,带了一大堆好吃的。

    看到季半夏瘸着腿来开门,赵媛赶紧蹲下查看她的腿:“快给我看看,伤成什么样了?”

    季半夏皮肤白皙,那几个紫红色结痂的牙洞显得格外触目惊心,赵媛气得大骂起来:“真是太过分了!那么大的狗,竟然都不用狗链子,我看她的狗儿子早晚会被人打死!”

    “那不一定哦,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季半夏不想再提这件事了,提到这件事她就会想到一个人:“快跟我说说你跟江翼飞的事。”

    赵媛的脸上泛出了两朵红云:“其实,也没什么嘛,就是我假装睡着了,靠在他的肩膀上,他很绅士的没有乱动,让我靠了大半个小时。”

    季半夏羞羞她的脸:“你这个狠心的女人,竟然靠大半个小时,人家又不敢动,肯定浑身都僵硬了。”

    赵媛不好意思的解释:“没有啦!刚开始是装睡,结果后来真的睡着了!”

    季半夏瞪大了眼睛:“你竟然能睡得着?难道不应该心如小鹿乱跳,两颊绯红,浑身颤抖吗?赵媛同学,你确定你真的喜欢他?”

    赵媛白她一眼:“又不是滚床单,哪儿有那么激烈的反应?”

    季半夏扑哧一笑:“说得好像你滚过床单似的!”

    本来是一句玩笑话,却让赵媛惆怅起来:“是啊,我也真够失败的,都奔三了,还保留着处子之身。”

    季半夏不解:“这有什么好失败的?这说明你洁身自好,不乱来。如今这年头,女孩子想**还不容易吗?能抵挡住诱惑坚持自我才不容易呢!”

    赵媛捏捏她的脸:“也只有你这么想了。你不知道,我们公司有些人,背后说我说得可难听了。什么老女人,老处女,我都听到过好几次了!”

    季半夏很是气愤:“那些猥琐男,你理他们干嘛?他们生活在粪坑里,就以为别人也跟他们一样肮脏。”

    赵媛摇摇头:“男同事反而还好,背后说小话的,大部分都是女下属。”

    季半夏完全无法理解:“我的天,怎么还有这样的女人?她们不会老吗?年轻几岁就得意成这样?等她们过了25岁是不是要去集体自杀?”

    赵媛哈哈大笑:“不会的。过了25岁,她们会喊35岁的女人‘老女人’。”

    季半夏耸耸肩:“那就祝她们永远不会老咯,永远活不到25岁。”

    赵媛惊呆了:“半夏!你嘴好毒!我爱你!”

    “媛媛,是不是你对下属太苛刻了,按说你们公司也是名企,同事素质不该这么差的。是不是你工作要求太严格了,引起了别人的反感?”

    赵媛不以为然:“当然,工作当然要严格要求,不然我一个出身平凡的人,凭什么能爬到副总监的职位?不靠100%的努力工作,怎么能在竞争中存活下来?我对她们严格要求,也是为她们好。将来她们就知道了。”

    “可是不是每个人都这么想啊,不是每个人都把工作当做生命,都是工作狂。那些小姑娘,很可能只是想在职场混几年,结婚生子后就做全职太太。你不能拿自己的标准去要求别人嘛。人家完成了分内的工作就行了。”季半夏看到赵媛,就想到一个词,刚则易折。

    赵媛感觉对话越来越严肃,赶紧转移话题:“好了好了,咱们就别争吵这个了。反正她们说什么我都当是放屁。来,我弄点零食,咱们一边吃,一边讨论一下怎么投诉那个狗妈。”

    还没等赵媛和季半夏商量出对策,楼下传来一阵阵的狗叫声和一个女人歇斯底里的哭声:“我这狗养了两年多了,怎么变成流浪狗了?你们警察都他妈瞎了眼了?说抓走就抓走!……都给老娘等着,老娘马上让我儿子给市长打电话!把你们统统开除!让你们全家老少喝西北风去!”

    咦?这不是那个狗主人的声音吗?季半夏和赵媛对视一眼,很有默契地走到窗边。

    楼下正在上演一出大戏,那条肇事的大狗嘴巴上被罩了鸭嘴罩,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正在将它往车上拉。那个胖女人还穿着居家的睡衣,一脸的怒容,正指着警察破口大骂。

    “好!好!好!”赵媛一连说了三个好字,鼓掌道:“人贱有天收,这下好了,以后再也不用躲着那大狗了!”

    季半夏默默看着窗外的闹剧,听见赵媛又道:“不知道是谁举报的,真是大快人心。你说这女人,狗证都没办,还整天明目张胆的带着狗到处溜达!现在被人抓了现行吧!真是活该!”

    楼下的女人还在鬼哭狼嚎,吵着要给市长打电话。一个警察不耐烦的将她一推:“你省省吧!没有狗证就是流浪狗!抓你们家的狗,就是市长直接发的话!”

    “不可能!你们少给老娘扯虎皮拉大旗!老娘不会放过你们的!”女人还在骂骂咧咧,推推搡搡,小警察烦了,直接将她往旁边一撞,一群人扯着大狗就上了车。

    “怎么回事?这女人好像跟市长有关系,怎么市长又点名要抓她们家的狗呢?”赵媛听得稀里糊涂的。

    季半夏轻描淡写道:“可能是她吹牛吧!”

    “那市长怎么知道她家有没上牌的恶狗?还马上派了警察来替天行道?”

    季半夏摇摇头:“那就不知道了。”

    她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她已经不想再提那个人的名字了。

    赵媛煮了火锅,两个人摆好桌子,热乎乎地吃了起来。吃到一半,赵媛叹气:“唉,好想我们家翼飞啊。呜呜呜,好想给他打电话。”

    “别打,给我忍着。”季半夏吞下嘴里的豆腐,赶紧阻止她:“女追男隔层纱那根本是鬼扯,太轻易到手的东西都不会珍惜的。你一定要稳住。”

    “好吧。我忍!”赵媛长长的叹了口气:“我的处子之身,什么时候才能献出去啊!”

    话刚落音,赵媛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她一看屏幕,脸上顿时有了喜色:“半夏!江翼飞给我发微信了!”

    “说什么?”季半夏也激动了。

    “问我有没有安全到家。”

    “看来某人的处子之身很快就该献出去了!”季半夏笑眯眯的调侃道。赵媛扑过来打她,两个女孩子笑闹成一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