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意外

    季半夏将傅斯年彻底拉黑,所有的联络方式都将他设置了黑名单。

    世界终于清静了。季半夏看着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手机,心里竟然有一种轻松感。

    她不知道傅斯年有没有联系过她,反正整整一个多月,她都没有任何关于他的消息。赵媛和刘郴问过几次她和傅斯年的事,她都一句话打发了:“谁再跟我提傅斯年,我就跟谁翻脸。”

    现在也没有人再提傅斯年了。她的耳朵里,再也听不到这个名字。

    腿伤好了之后,她去盛景上班,王开源自动给她调了岗,以后再也不用和华臣打交道了。应该是刘郴帮她说的吧,她衷心感谢刘郴。

    刘郴和她的关系没有进一步,也没退一步。刘郴不知道她和傅斯年的关系怎么就势同水火了,但是现在这种局面,是他乐意见到的。

    冬天终于过去了,二月底的风开始带了暖意,柳树也泛出了一层朦胧的新绿。春天来了。

    可眼下,季半夏的心情却很糟糕。

    因为,她发现自己的生理期已经推迟了十多天。做过引产手术后,她的生理期就一直不稳定,有时候会早,有时候会晚,但之前的最长记录是晚七天,晚十多天,这还是从来没有的事。

    也许只是晚了吧,不可能是怀孕了,事后避孕药,她吃了呀。季半夏安慰着自己,但还是怀着焦虑的心情去药店买了试纸。

    测试结果出来了,季半夏看着试纸上鲜明的两道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不可能!一定是试纸出了问题!

    可世界是如此残酷,她用完一包试纸,结果都没有变!试纸上一直显示着两道杠!

    季半夏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她想起以前看到的新闻:女白领服用事后避孕药导致宫外孕,公司里大出血差点殒命。

    两腿一软,季半夏崩溃地瘫坐在地板上。她和傅斯年已经恩断义绝,这个时候生个孩子,到底算什么啊!

    不会的,一定是试纸的问题。她必须去医院做一下检查。

    季半夏急匆匆换好衣服,奔到了最专业的妇产医院。

    三个小时候,季半夏看到了B超报告单,她确实怀孕了!不过不是宫外孕,胎儿着床良好。

    季半夏的手指颤抖得几乎拿不稳报告单。她的孩子,她的宝宝来了!只可惜,来得太不是时候了!

    脑子里一团混乱,季半夏嗫嚅着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女医生瞟她一眼:“胎儿情况正常,回去备产吧。”

    “医生,这个孩子,我吃过事后避孕药的。如果生下来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季半夏慌乱地问道。

    “事后避孕药?”医生吃了一惊,看她的眼神多了几分同情:“你的子宫条件不好,以前做过引产,这个孩子如果再流掉,你以后都不能怀孕了。但是事后避孕药,这个确实有造成胎儿畸形的风险,你回去和老公商量一下吧,看看到底怎么处理。”

    季半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医院的,天是灰的,春风吹在身上都是刺骨的寒冷。

    生下畸形儿,还是以后都无法做妈妈?这个两难的选择,现在摆到了她的面前。

    天知道,她多想要一个孩子!如果没有那两片事后避孕药,她一定会要下这个孩子。哪怕做单身妈妈,被别人指指点点,哪怕再辛苦再艰难,她也会甘之如饴。

    她苦命的孩子!季半夏在医院卫生间失声痛哭。这个世界,真是太残酷了。

    她不知道该跟谁说,她也没有老公可以商量。这个孩子的生死,全系于她一念之间。

    然而日子还是要过下去,季半夏回到家,开始搜索,她查看了大量的医学报告,也到母婴论坛翻阅了很久,可是越看越迷茫。

    专业的医学报告自然都有避孕药导致胎儿畸形的案例,但母婴论坛上,也有民间的妈妈现身说法,证明了服了事后避孕药不一定100%生下畸形儿。有好几个吃过避孕药怀孕,生下了健康婴儿的例子。

    这些民间的例子,正是季半夏想要看到的。她费劲心思联系上这些网友,跟她们交流。网友们发来的宝宝照片,让季半夏的心都融化了。

    那些小宝宝都多健康多漂亮!嫩嫩的小脸蛋带着天真的笑容,让季半夏哭得稀里哗啦。

    她想要一个孩子!她想做母亲!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如果她真的生下了畸形儿,她能给他最好的照顾,最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爱吗?等这个孩子长大了,他该怎样在社会上立足?没有父亲,身体残缺,他该怎样生存?他会不会恨她,怨她为什么要把他带到这个世界?

    她不知道。她害怕。害怕到心底里。

    赵媛和江翼飞发展顺利,已经开始约会了。

    季半夏正在房间发呆,赵媛哼着歌回来了,敲开了季半夏的门。

    “喏,给你带的。你最近不是爱吃甜的吗?”赵媛将一个精致的蛋糕盒子递给她。

    季半夏伸手接过来,低头道了谢。她眼睛红肿,怕被赵媛看出来。

    现在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口味大变,变得这么爱吃甜食了。是她的宝宝爱吃……

    心里酸涩又有一种幸福的充实感,季半夏情不自禁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小腹。

    “半夏你怎么了?生病了吗?肚子疼?”赵媛发现了她的低落,有些担心了。

    季半夏犹豫了几秒钟,抬起头来:”媛媛,我怀孕了。“

    ”什么!“赵媛的惊呼差点刺破季半夏的耳膜。赵媛震惊地看着她:”孩子是谁的?“

    难道季半夏和刘郴擦枪走火?还是季半夏和傅斯年旧情复燃?

    季半夏感到很难为情,很耻辱:”是傅斯年的。“

    ”傅斯年!“虽然答案在意料之中,赵媛还是忍不住惊讶:”你不是都把他拉黑了吗?两人不是都不联系了吗?“

    ”在那之前。“

    ”……“赵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两个人,她也是醉了,离婚离了一百次都离不了,却又不和好,现在还整出个孩子来了。

    季半夏看到赵媛的反应,有些难堪:”只是个意外。“

    ”管他意外不意外,反正现在你怀孕了,傅斯年是孩子爹,他必须承担责任!“

    赵媛说着,就开始翻手机的通讯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