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时间会抹平一切

    赵媛翻到傅斯年的手机号码,准备拨电话了。

    “不要!媛媛!不要!”季半夏猛的拉住她的手:“不要给傅斯年打电话!这是我的孩子!和他没有关系!”

    “别傻了,生孩子养孩子多辛苦,凭什么都让你一个人扛着?傅斯年是孩子爸爸,他有抚养的义务!”赵媛的手已经按到了通话按钮上。

    季半夏急了,劈手打掉赵媛的手机,尖叫道:“他根本就不想要这个孩子!你给他打电话,就是在打我的脸!”

    赵媛被季半夏激烈的态度震慑到了,在她的印象里,季半夏从来都隐忍坚强,她是第一次看到她如此失控。

    “好了,我不打了,我错了。半夏,你冷静点,我们先坐下来好不好?坐下来,平静一下?”赵媛赶快安抚好友,搂着季半夏的肩膀,让她坐到沙发上。

    一坐下来,季半夏的眼泪就奔涌而出。

    多么狼狈,她刚才的样子一定很狼狈,她怀了一个不被期待的孩子,这个孩子,注定是个悲剧吗?

    赵媛默默的把纸巾递给季半夏。等她情绪稍微稳定了一点,才试探着问她:“你怎么知道傅斯年不想要这孩子?也许,你应该试着和他沟通一下。”

    赵媛怎么会忘记,当初季半夏怀上豆豆的时候,傅斯年欣喜若狂的样子。不仅傅家佣人每人都有一个大红包,她们这些亲朋好友,也收到了包装豪华至极的大礼盒。那时候季半夏只是刚怀孕而已……

    赵媛的问题,让季半夏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就在赵媛已经开始换话题的时候,季半夏突然打断她,低声道:“我吃过事后避孕药。傅斯年给的。”

    “什,什么?”赵媛一时没反应过来。

    季半夏凄然一笑:“第二天早上,傅斯年特意买了事后药,嘱咐我吃掉。这个孩子,是个意外。”

    “啊!”赵媛惊呆了:“那怎么办?吃了事后药还怀上了,这孩子会不会有问题?”

    “有可能。”季半夏擦干眼泪,又笑了一下。

    季半夏这个笑容,让赵媛的眼眶也红了。这个笑容太苦涩,太凄凉了。那种绝望,那种孤苦无依,让赵媛难受极了。

    “所以,你明白我为什么不让你告诉傅斯年了吧?”季半夏淡淡道。

    赵媛追问道:“那这孩子你还要吗?”

    季半夏还没回答,赵媛躺在地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先接电话。”赵媛走过去捡起手机。

    一看到屏幕上的名字,她下意识的扭头看向季半夏。刚才季半夏抢她手机的时候,她刚拨出电话,本以为没拨通,现在看来,是拨通了。因为电话是傅斯年打过来的。

    看到赵媛的表情,季半夏一下子猜到了是谁:“是他吗?”

    “嗯。”赵媛迟疑道:“半夏,我接吗?”

    “随你。”季半夏无可无不可:“只要别提到我就行了。”

    哀莫大于心死,她的心,已经死了。傅斯年如何,她已经不关心了。

    赵媛犹犹豫豫地接起电话:“喂,傅总。”

    “打电话给我,是有事吗?”傅斯年屏住呼吸问道。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额,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你们公司还招实习生吗?我有个学妹,想进华臣实习。”赵媛搪塞道。

    “是吗?”傅斯年的声音很清淡。

    他不信赵媛是为了这种事给他打电话。赵媛在华臣也认识不少人,招聘这种事,找一个主管来打听,比找这他这个总裁打听更靠谱。

    “当然。不然还能有什么事?你说是吧?”赵媛反问道。她知道傅斯年不相信她。

    她故意这样说,就是想刺激他一下。她不信傅斯年不想知道季半夏的消息。

    傅斯年果然被她噎了一下。他迟疑了三秒钟,淡淡道:“如果没别的事,我挂电话了。”

    “等一下!”赵媛冲动地喊住他。

    “怎么?”

    “傅斯年,你真是个人渣!”赵媛恶狠狠抛下一句,就挂了电话。

    冲动完毕,赵媛后悔了,她呐呐对季半夏道:“对不起,我没忍住。”

    “没关系。我无所谓的。”季半夏笑笑。

    赵媛在心里暗暗感慨,事后避孕药的事,对季半夏打击一定挺大的。之前跟傅斯年闹离婚的时候,她骂傅斯年人渣,季半夏还有些护短。现在,她已经无动于衷了。

    她对傅斯年,大概真的是死心了吧。赵媛感慨的想道。

    再好的感情,也经不起折腾啊。

    “半夏,孩子打掉吧。我帮你约个时间,我陪你去做手术。”赵媛想来想去,打掉孩子是最好的办法。

    季半夏看着她:“医生说,如果打掉,我就再也不能怀孕了。”

    “……”

    赵媛看着季半夏,深深地理解了她的绝望。

    华臣总裁办公室里,傅斯年拿着被挂断的手机,半晌没有任何动作。像一座凝固的雕塑。

    之前赵媛的那个电话,刚接通就挂断了。一定是想跟他说什么,又反悔了。

    她想对他说什么?是半夏的事吗?

    得知季半夏把他拉黑,他终于彻底解脱了。拉黑这种事,从来不是季半夏的风格。她个性虽然干脆利落,但不会赶尽杀绝。

    拉黑他,也不再缠着他办离婚了。她彻底把他从她的世界删除了。他做不到的事,她做到了。

    他再也不用担心她发现他的无能,再也不用吃醋拈酸,为刘郴心烦意乱。对她而言,他已经是个陌生人了。

    她会有新的人生。认识一个健全的男人,生几个健康的孩子,而将来,还会有可爱的小宝宝叫她奶奶,叫她姥姥,用甜蜜的小嘴亲吻她。

    想一想,他也为她感到幸福。

    痛是肯定的,不过再痛,挺一挺总能过去的。人生从来充满缺憾,他宁可她认为他薄情,也不想让她看到他的无能和残缺。他宁愿她恨他,也不愿她来同情他,可怜他。

    那么就这样吧。时间会抹平一切。傅斯年将手机放进抽屉,开始工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