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为了世界和平

    本以为她“怀了刘郴的孩子”这个谣言只是在小范围内传播,季半夏没想到,整个盛景的人都知道了。

    离完婚的第二天,她去公司上班,王开源就笑眯眯地过来恭喜她,还催问什么时候办喜酒。消息传得太快,到了下午,所有同事都传开了,离婚妇女季半夏和老板的朋友搞上了,还怀上了孩子。

    “难怪天天请假,人家有资本嘛!”

    “那是,人家有本事,咱们不得不服哇!”

    小公司人少,季半夏又是新来的,听着别人的冷言冷语也只有苦笑的份。她不无恶意的想,如果她们知道她的前夫是华臣的总裁,不知道会不会改一下口风,说她和“老板的朋友”之间是真爱。

    女上司对她的态度也很微妙,半是不屑半是忌惮。季半夏表示理解,没人会喜欢“老板朋友的女人”当自己的下属,女上司自然也不能免俗。

    只是,女上司分配给她的工作未免太多了一点。知道她孕妇的身份后,工作量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不少,部门另一个女孩又离职了,季半夏一个人要完成二个人的工作。

    赵媛听说之后非常气愤:“反正已经名声在外了,你干嘛不让刘郴找王开源告状?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有这样对待孕妇的吗?你本来身体就不好,万一孩子出什么事,她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季半夏疲惫的摇摇头:“刘郴去告状只会让事情更糟糕,她才是我的直属上司,即使有王开源干预,她想拿捏我还不是小菜一碟?算了,只能先忍着,把工作做好,用能力说话。”

    赵媛心疼的帮她揉肩:“叫你干脆跟刘郴结婚你又不听,不然那至于这么辛苦。唉,真是作孽……”

    季半夏勉强笑了笑:“我不怕苦,我就是觉得对不起阿梨。胎教什么的,我完全没时间弄。”

    “还胎教呢,你工作这么辛苦,能保住她的小命就不错了!”赵媛直接道:“半夏,我劝你辞职养胎,你工作强度这么大,很容易流产的。”

    季半夏沉默了一下。辞职养胎的事,她不是没想过,但是辞职后就没有收入来源了,她那点积蓄,撑不了多久。孩子生下来,要花钱的地方更多了。

    能上班还是先坚持上班吧。实在不行再说。

    见季半夏沉默,赵媛知道她担心什么:“不用担心没钱养孩子,你当我们这些朋友是死的?我,刘郴,还有连翘,我们三个人一起帮你,还不够你养活阿梨?”

    季半夏笑道:“那这人情也太大了,我猴年马月才能还完?”

    赵媛切了一声:“好,就算我和刘郴的人情你不想欠,连翘可是你亲妹妹,傅家那么有钱,她随便卖个首饰就够你和阿梨过几年了。我真不懂你为什么还要操心钱的事。”

    提到连翘,季半夏心里更难受了。连翘性子软,被傅家吃得死死的。她的首饰,贵重一点的都是登记在册的,少了什么宋婉丽都一清二楚,哪里有赵媛想的那么简单。

    不过这种事她没法说,只好道:“好,要是某人欺人太甚,我就干脆辞职算了。”

    赵媛说的没错,孩子最重要。这个孩子太金贵了,她不能有任何闪失。

    幸好已经有过怀孕的经验,她对自己的身体还是比较了解的,目前虽然比较累,但她每天测胎心,阿梨都还挺正常的。

    季半夏跟赵媛聊了一会儿,觉得有点累了,正准备去洗漱睡觉,刘郴的电话打进来了。

    “半夏,我家里人想见见你。”他说的吞吞吐吐的,有点难为情的样子。

    季半夏愣住了:“这个,怎么突然想要见我了?”她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事情不知道怎么传到我爸妈耳朵里了,我爸妈一听,我有女朋友了,还怀孕了,高兴坏了,一直催着想见面。”

    “……”季半夏彻底晕了。这是哪儿跟哪儿啊!

    “那你解释解释呀!”她有点生气了:“我们俩到底是什么关系,你还不清楚吗?”

    刘郴呐呐道:“我没法解释,我爸妈跟我爷爷奶奶说了,爷爷奶奶也高兴坏了,我奶奶身体不好,我怕一喜一忧的,她老人家受不了。”

    季半夏不说话了,她真是心累,她现在只想好好上班好好保住阿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她根本不想掺和。

    什么男人,什么爱情,都统统死一边去。

    “半夏,你就过去吃顿饭,陪我演一场戏好不好?最多两个小时。哄我爷爷奶奶开心开心。”刘郴试探的问道。

    其实,消息就是他放出去的。季半夏不愿意嫁,他就一步步生米煮成熟饭,他是真的想娶季半夏,哪怕娶了季半夏就意味着要替傅斯年养孩子。

    现在是季半夏最无助的时候,错过了这个机会,以后就更加没机会了。

    “我也很想让你爷爷奶奶开心,但是,你也知道的,一个谎言要用十个谎言来圆。万一哪天他们知道了真相,不是更加伤心失望吗?”季半夏拒绝道:“你还是跟长辈们说实话吧。撒谎撒不了一辈子。”

    “好吧。我不勉强你。”刘郴失望至极,不过也是意料之中。季半夏从来不是会妥协的人。他爱的,也正是她这份倔强和执着。

    赵媛全程听完了电话,朝季半夏伸伸大拇指:“半夏,我真是服死你了。一般人都碍于面子啦,心软啦,都会答应的。能像你这样心如铁石的,真的不多见。”

    季半夏白她一眼:“你到底是在夸我还是在贬我,我怎么就听不出来呢?”

    赵媛笑道:“当然是夸你啦。夸你有原则,能坚持自我,只做自己觉得正确的事情,内心特别有力量。”

    季半夏不依不饶:“就是说我自私呗。”

    “不是不是!真的不是!”赵媛很费劲的组织着词汇:“不是自私,而是内心强大。很自信也很认真。外界的东西干扰不了你的本心。”

    季半夏捏捏她的脸:“看你夸得这么费劲,我都替你捏把汗,生怕你编不出来了。好了,快回去洗洗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嗯,奋斗的一天又要开始了!我们一起加油!”赵媛冲季半夏挥挥拳头,作精神昂扬状。

    “ok!为了世界和平,为了人类幸福,加油!”

    两人互击一掌,相视一笑,各自回屋子洗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