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绑架

    第二天,季半夏用心收拾好自己就去上班了。无论上司的嘴脸多么难看,工作还是要认真努力,毕竟,这才是她安身立命之本。

    下了出租车,她正要上过街天桥,两个穿黑衣服的男人拦在了她面前:“请问是季半夏季小姐吗?”

    季半夏心里一突,这两个黑衣男人态度很恭敬,但那种不怒自威的气质,怎么看都有点像保镖或者警卫之类的人,这种人,找她干嘛?

    “你们是?”她后退几步,警惕的看着他们。

    为首的男人笑道:“别紧张,我们是刘首长派来的,首长听说您在跟小郴谈恋爱,想请您去家里坐坐。”

    刘首长?小郴?季半夏这才明白过来,这大概是刘郴爷爷的警卫员。

    还真是霸道啊,昨天拒绝了见面的要求,今天就来公司门口堵人来了!

    季半夏心中微微不悦,但话说得还是很客气:“不好意思,你们弄错了,我跟刘郴并不是恋人关系。麻烦你们回去跟首长说一声,这些都是误会。”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领头的那个道:“我们首长人很和气,您又怀了他的孙子,他见到您只有高兴的份。您不用害怕,只是过去坐坐,绝对不会有任何危险的。”

    季半夏婉言又拒绝了一遍,可那两个男人还是不依不饶的堵在她前面,一副她不答应就别想离开的架势。

    季半夏没想到这两个人这么难缠,眼看上班已经迟到了,她索性心一横:“好,我跟你们走。”

    干脆把话说个明白,省得以后还来纠缠。

    季半夏想打电话给女上司请假,可是女上司的电话打不通,她只好发了个短信。

    刘郴的家离她公司不算太远,季半夏只请了半天的假。可是,她没想到,车子开着开着,竟然拐进了一个军区大院。

    “要见我的,都有谁?”她下意识的问道,要是刘郴在场就好了。

    “就是家里的长辈。”警卫员轻描淡写回答道。

    刘郴不在,看来这事是刘家长辈背着刘郴干的。打电话不方便,季半夏赶紧给刘郴发了条消息:我现在在去你爷爷家的路上,你快过来。

    消息刚发完,警卫员已经将她带进了一座不大的院落。

    清幽的两层楼,周围种满了松柏和鲜花,四周静悄悄的,一看就是老干部住的地方。

    大门洞开,季半夏跟着警卫员往前走。隐隐约约能看到客厅里坐着四个人。看来,刘郴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到齐了。

    季半夏深吸一口气,微笑着走了进去。

    “来了来了!”沙发上坐着的中年贵妇激动地站起身来,朝季半夏走过来:“你就是小季吧?快进来坐。”

    这大概就是刘郴的妈妈邹琼玉了,季半夏微笑着打招呼:“阿姨好。”

    这位邹阿姨看着慈眉善目的,让她的心情更放松了一些,这样慈眉善目的人,一定很好说话。

    季半夏跟邹琼玉打过招呼,又跟其他几个长辈一一问了好,这才端端正正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生的模样真好,一看就是个有福气的。难怪我们小郴喜欢。还藏着掖着不肯带回来。怎么,怕我们吃了他的小媳妇呀?”刘郴的奶奶戴着老花镜坐在轮椅上,笑眯眯地看着季半夏。

    这姑娘眼神清澈,气质干净,看着就讨人喜欢。真好,她的宝贝孙子真有眼光,挑了这么好个姑娘回来。

    “奶奶,您误会了,其实……”季半夏被老奶奶一句“小媳妇”臊得满脸通红,赶紧解释。

    结果刘郴的爷爷打断了她的话:“你跟小郴认识多久了?孩子两个多月了是吧?在哪家医院做的产假?”

    “刘爷爷,您误会了,我……”她话还没说完,又被刘郴爷爷打断了:“什么刘爷爷张爷爷的,你这话我可不爱听,太见外了!你是小郴挑中的,现在又怀了我们刘家的孙子,虽然还没过门,但叫我一声爷爷也不为过吧?”

    老爷子十分强势,一看就是上位者当惯了。季半夏叹了口气,唉,再强势也好歹听她把话说完呀!

    季半夏叹气,刘郴妈妈看在眼里,赶快道:“爸,小姑娘第一次上门,紧张难免的嘛,您别这么大声,吓到人家了。来来来,先别急着说话,小季坐车过来的,肯定渴了,先喝口茶水润润嗓子,有什么话咱们慢慢说。”

    邹琼玉亲自给季半夏沏了杯茶端了过来:“来,小季,尝尝这春茶。老爷子的战友从福建寄过来的,醇着呢。”

    季半夏双手接茶,放到了旁边的小茶几上:“阿姨,不好意思啊,医生让我最好不要喝刺激性饮料。”

    “啊!对对对!你怀孕了!是我糊涂了!”邹琼兰不但不生气,反而喜不自胜,眼睛盯着季半夏的肚子不停地看:“这一点都不显怀,跟我当初怀小郴时一样。那时候都四五个月了,人家还不知道我怀孕了!这孩子呀,孕相就像他爹!”

    季半夏哭笑不得,实在不知道从哪儿说起了。

    厅里其他人却都很高兴,特别是刘老首长,笑得那叫一个爽朗豪迈。

    “我这几个孙子,就小郴最不像我,可我最疼的,偏偏就是他。”老首长开始感慨了:“快三十的大小伙子,一直不讨媳妇,我和他奶奶急的呀,就怕这孩子有什么毛病。没想到这小子行,不声不响的,重孙子都给我整出来了!”

    老人家戎马一生,说话直率得近乎粗鲁,季半夏脸红了白,白了红,想好的解释都不知道从何说起。

    一家人已经认定了季半夏肚子里就是刘家的孩子,已经开始给孩子取名字了。季半夏中途好几次想插话都插不进去,憋闷不已。

    算了,等刘郴来了再说吧。她现在解释也没用,刘家人搞不好还以为她是害羞。

    刘琼玉还安慰她呢:“未婚先孕也不是什么丑事,现在的年轻人不都这样吗?小郴犯不着藏着掖着,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嘛!”

    丑媳妇……季半夏郁闷了,她就那么丑吗?她终于知道刘郴毒舌的性子是遗传谁了!

    正如坐针毡之际,门口一个声音冲入耳际:“好啊,瞒着我开家庭大会呀!”

    刘郴回来了!季半夏心中一喜,赶紧起身朝门口迎了过去,太好了!这下终于可以解释清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