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傅斯年也要去

    听见连翘的话,季半夏摇摇头,正色道:“连翘,任何时候,都不要指望别人来搭救你,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最后很可能会失望。你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你要学着更坚强,更独立一些才行啊!”

    连翘撅撅嘴,撒娇地摇摇季半夏的肩膀:“姐,我知道啦!反正以后我们相依为命就是了!”

    季半夏看着妹妹一张娇美明丽的脸,在心里长长叹了口气。

    姐妹二人还没商量好下一步行动该怎么做,宋婉丽的电话已经追过来了。

    连翘一看屏幕上的名字,吓得不敢接,把手机递给季半夏:“姐,是我婆婆的电话,你接吧。我不想跟她说话。”

    季半夏接通电话,就听见宋婉丽焦急的声音:“连翘!你把明泽带到哪里去了!怎么都没跟家里交代一声?你们现在在哪里?我让司机过来接!”

    季半夏心里冷冷一笑。只问明泽,不问洛洛,宋婉丽大概还没发现洛洛也不在了吧。当然,更不会注意到连翘的衣物都消失了。

    重男轻女,宋婉丽做得很彻底。

    “宋阿姨,我是半夏。连翘带洛洛和明泽来我这里住几天。您别担心。”在没想好怎么做之前,还不能和傅家撕破脸。

    宋婉丽急了:“住几天?那怎么行?明泽还小,你那儿条件也不好,万一生病了怎么办?”

    季半夏突然想笑,连翘这位婆婆也挺有意思的,说话也太直接了吧?她这里条件确实不如傅家,但一般人都不会这样**裸的说出来吧?

    性子直,不够圆滑——她这种个性,倒是对连翘打离婚官司有利。心眼多的婆婆,更不好搞定。

    季半夏瞬间就有了主意。她笑道:“是啊,明泽在我这里,肯定不如在你们家照顾得好,那我跟连翘说说,吃过晚饭,我就送她们回来吧。”

    “哪还劳动你送?你也有身子了,好好休养才是真的。我叫司机过来接就行了。”宋婉丽见半夏很配合,满口答应,心里也高兴,赶紧说几句客套话。

    “嗯,好的。”季半夏很顺从的答应了。

    宋婉丽这时候有点过意不去了:“明后天周末,你不用上班,干脆来我家玩两天吧。我们也很久没看到你了,亲戚都生疏了。”

    季半夏想了想,笑道:“好。您都开口邀请了,我不来就太不识相了。”

    “好好!还是你这孩子会说话!”宋婉丽被半夏哄得高高兴兴的。

    挂了电话,季半夏一扭头,见连翘一副惊讶的样子,便笑道:“怎么了?”

    连翘不解道:“姐,我都要跟傅维川离婚了,你怎么还跟他妈打得火热?你还答应让司机接我回去?你还愿意去做客?”

    季半夏拉了连翘坐下来:“你没听见吗?宋婉丽第一句话就是问明泽,傅家把明泽看得像眼珠子一样,你想要明泽的抚养权,不是那么简单的事。现在傅家还不知道你决定离婚了,我们先不要打草惊蛇,先稳住局面,等拿到傅维川出轨的证据再说。”

    连翘还是不解:“这还要什么证据吗?全C市的人都知道傅维川在外面花天酒地,女人轮流换。”

    “全天下都知道也没用,打官司要靠证据,那个小三挺着大肚子来找你,你知道她姓什么叫什么,家住哪里吗?她手机里那些暧昧照片,你有存底吗?没有!你什么都不知道!这些都不弄清楚,就这样打官司,别说两个孩子的抚养权,连洛洛的抚养权你都保不住!”

    连翘很不开心:“那我乖乖回傅家,他们就会把孩子抚养权给我?”

    “不是。回傅家只是为了稳住他们,让他们不要起疑心,然后趁这段时间,我们必须拿到傅维川出轨的铁证。这样你才有一丝胜算。”季半夏恨铁不成钢了。

    “怎么拿?”

    “先跟踪小三和傅维川拍照,然后想办法跟小三见面,引她说出和傅维川交往的细节,弄一个录音。”季半夏犹豫了一下:“如果你狠得下心,可以想办法刺激傅维川对你动手,弄个家暴的证明。或者再狠一点,想办法制造傅维川虐待孩子的假象。”

    连翘听的目瞪口呆:“姐,你,你怎么懂这些?”

    季半夏被连翘问得一愣。是啊,她怎么懂这些?一环套一环的算计,布个圈套等人跳,她怎么懂这些的?

    脑海中闪过傅斯年的影子。是的,是傅斯年教会了她步步为营,后发制人,是傅斯年教会了她不动声色的等待,在关键时刻给出致命一击。

    季半夏摇摇头,甩开那个影子:“活的时间长了,自然就懂了。”

    连翘拉着姐姐的手:“姐,你陪我好不好?这段时间,你陪着我好吗?我回去之后就跟宋婉丽说你已经辞职了,让你陪我住一段时间。”

    季半夏点点头:“到时候再看吧,见机行事。”

    二人商量完毕,闲聊些家常,又逗孩子们玩了玩。快到饭点了,季半夏喊赵媛过来一起吃晚饭。见到连翘和两个孩子,赵媛也挺高兴的,抱这个又亲那个的,都快忙不过来了。

    季半夏笑道:“可惜吃过晚饭两个宝贝就要回去了。不然还能让你多亲一会儿。”

    赵媛随口道:“怎么这么急?干嘛不多住两天,明天咱们带两个娃娃一起去踏青。在草地上铺个野餐垫,让明泽爬来爬去,多好玩!”

    季半夏想想赵媛也不是外人,就把连翘要离婚的事说了。

    赵媛叹息道:“我就不明白了,连翘这样的大美人放在家里,傅维川怎么还出去拈花惹草?难道男人都花心薄情,专一的好男人根本就不存在?”

    季半夏笑笑:“存在呀,在小说和电影里。”

    三个女人都沉默了片刻。季半夏又对赵媛道:“这件事你先保密,现在我们手里还什么证据都没有。等材料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再起诉离婚。”

    赵媛点点头:“有需要帮忙的,尽管对我说。”

    赵媛和连翘准备晚餐去了,季半夏刚陪洛洛玩了一会儿,手机上进来一个陌生的电话。

    她接起电话,黄雅倩的声音响了起来:“半夏,是我。”

    “哦,黄阿姨。”季半夏挺吃惊的。和傅斯年闹翻后,她把傅家人的电话全拉黑了。她没想到,黄雅倩还特意换了个手机号给她打电话——她和黄雅倩,以前关系也没多好吧?

    黄雅倩急急道:“婉丽说你明天去二房做客,正好大姑奶奶也回来了,她还没见过明泽,我刚跟她说了,干脆明天我们也一起去二房热闹热闹。”

    黄雅倩说的这个大姑奶奶季半夏知道,是傅冀中的堂妹,名叫傅冀春,嫁到香港去了,平时很少回大陆。

    可是,黄雅倩和傅冀春要去傅维川家里做客,这跟她有什么关系?黄雅倩犯得着通知她吗?

    难道——是傅斯年也要去?

    季半夏心里揣测,却没有问,黄雅倩一通东拉西扯,一会儿问她过的好不好,一会儿问她是不是真的怀孕了,孩子爸爸是不是洛洛的干爹,总之问了一堆琐碎的事情,但就是没提到傅斯年明天到底去不去。

    季半夏想了想,也无所谓了。他去或不去,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反正她已经放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