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傅斯年在观察她

    小三一手捧着肚子,一手扶着后腰,一副我见犹怜的娇弱模样。见到众人严阵以待的样子,她不仅没怯场,一双桃花眼反而滴溜溜地转个不停。

    果然是个难缠的。季半夏紧紧握着连翘的手,冷冷盯着小三。等着看她接下来的表演。

    小三果然没辜负她的期望,在看清楚了客厅里都有哪些人之后,她双腿一软,准确地跪到傅冀南的轮椅前:“叔叔,给我一条活路吧,我肚子里的,是傅家的血脉,是你们傅家的后代呀!”

    傅冀南尴尬地看了一眼傅冀春,佯怒道:“起来起来!我受不起你的大礼!傅维川做的孽,你找他算账去!”

    宋婉丽忧心忡忡地盯着小三的大肚子,听傅冀南这么说,赶紧朝佣人使个眼色:“去,把人扶起来!”

    听见宋婉丽的话,小三脸上闪过一丝得意,她顺势就着佣人的手在沙发上坐下来,掩着脸哭哭啼啼:“叔叔,阿姨,这孩子的的确确是维川的,我已经做过检查了,是个儿子。”

    宋婉丽和傅冀南异口同声道:“真的?”

    连翘的手抖了一下,季半夏狠狠捏捏她的掌心。

    小三更得意了:“千真万确。”她装模作样地擦擦眼泪:“不是我自轻自贱,我也知道维川有家室了,可是感情这种事情,是控制不住的。维川太优秀了,我情不自禁地就被他吸引住了。我爱他,哪怕没有名分,我也心甘情愿为他生孩子……”

    傅维川不耐烦地打断了小三的话:“我也没说让你把孩子打掉,孩子你生下来就是了。不过名分,你就别想了!”

    傅维川说完,还特意瞟了连翘一眼。

    季半夏在心里冷笑。傅维川这个人,确实不是坏人,他可能也从来没想过要跟连翘离婚,只可惜,他想要的“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生活,没哪个正常女人能接受。

    傅冀南点点头:“孩子你生下来,我们傅家来养。你还年轻,拖着个孩子也不会有什么好发展,我们傅家给你一笔钱,足够你后半生衣食无忧。”

    “不不不!”小三撕心裂肺的叫起来,又作势要起身下跪,吓得保姆一把搀住她。

    “叔叔阿姨,你们也是为人父,为人母的,叫我放弃孩子,还不如叫我去死!”小三情绪激动:“我说过我不求名分。维川有太太了,没关系,我愿意做小!”

    她斩钉截铁说出这句话后,客厅一片死寂。

    连翘气得浑身发抖,倏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伸手指着小三就要说话,季半夏赶紧拉住她,低声俯在她耳边道:“连翘,忍!”

    连翘刚才一站起来,傅家的人一阵紧张,以为客厅要上演一场正室小三的撕X大战,结果季半夏把连翘给拦住了。

    傅冀南赞许地朝半夏点点头。季半夏淡淡一笑,一回眸,发现傅斯年正站在博古架后面看着她。他的眼神闪烁不定,幽暗不明。

    季半夏心里微微惊悸,不知道傅斯年看到了多少,听到了多少。他的眼神,似乎洞穿了她的心思。

    寂静中,傅维川虚张声势地开口了:“林菲菲,你就别做梦了!傅家没你的位置!”

    小三被傅维川的态度彻底伤到了,她流泪道:“孩子在我肚子里,你们不让我进门,这个孩子你们也保不住!”

    傅维川嗤之以鼻:“我又不止这一个孩子。想给我生孩子的女人多的是!”

    林菲菲死死盯着傅维川:“可是你的公司要上市了。”

    她只说这么一句,可言外之意大家都很清楚。公司上市的关键时期,如果爆出丑闻,那就太要命了。

    傅冀南咳嗽一声:“这事我们回头再说。今天有贵客在,就不要讨论这个问题了。”

    宋婉丽最了解丈夫,听见傅冀南这么说,心里就明白了,傅冀南这是同意了。

    傅家是个奇葩的家族,黄雅倩跟着傅冀中那么多年,也一直没名没分,直到临死才被傅冀中承认。

    现在二房也要来这么一出了。

    说来林菲菲也算出身清白,也有正经职业,再说肚子里还有个孩子,暂时把她哄好了,等公司上市成功,再想办法设个套,叫她吃个哑巴亏,心甘情愿地把孩子留下,这事也不是不可行。

    现在唯一的麻烦,是连翘的态度。

    只要连翘能接受,一切都好说。就怕她闹。而且她那个姐姐精明能干,现在又虎视眈眈地在旁边盯着。今天这事,恐怕不能善终。

    林菲菲见大家的目光都跟着宋婉丽看向连翘身边坐着的女人,也好奇的朝她看去。

    这个女人二十七八岁的年纪,穿着白色宽松T-shirt,黑色背带裙,脚上是一双双平底鞋,头发随意扎在脑后,没怎么化妆,五官看上去也就是清秀顺眼而已。

    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盯着她看,似乎都在等她发表意见。

    灵光一闪,林菲菲忽然明白了这个女人是谁——一定是季连翘那个姐姐!

    她听傅维川提过,季连翘有个姐姐,叫季半夏,人很聪明很有手段,季连翘对这个姐姐几乎是言听计从。

    林菲菲还没想好要不要过去装可怜求这个季半夏,季半夏已经微笑着开口了:“伯父伯母,我和连翘能不能单独跟林小姐聊聊?”

    宋婉丽犹豫了一下,季半夏明显是想跟林菲菲谈判。季半夏这个人做事有分寸,她倒不怕,就怕连翘情绪激动起来,伤了林菲菲肚子里的孩子。

    宋婉丽还没想好,傅冀南已经开口了:“好,那你们聊聊,连翘,你别激动,有话好好说,你是我们傅家的媳妇,有什么事,我们自然会为你撑腰。”

    对这个媳妇,他还真没什么不满。她贤惠温顺,不仅把两个孙子照顾的很好,对长辈也很孝顺。

    林菲菲嘴角极轻微的一撇,随即又挂上笑容转向傅冀南:“好的,叔叔。我正好也有话想跟连翘姐姐说。”

    连翘看着林菲菲,突然漫声道:“林菲菲,你已经25了吧?我比你小。这声姐姐你收回吧。”

    她不咸不淡地说完这句话,说完拉着季半夏就走,根本不给林菲菲回应的机会。

    季半夏牵着连翘的手,背着众人朝她竖竖大拇指。泥人也有三分土性,连翘回击得漂亮!

    她为妹妹骄傲。

    受到姐姐的夸奖,连翘转过头,和季半夏相视一笑。姐妹二人的手牵得更紧了。

    博古架旁边有一丝审视的目光,季半夏不用看也知道,是傅斯年在观察她。

    她和连翘刚才的举动,傅斯年应该是尽收眼底了。

    看到又怎么样,她和连翘的围猎快要开始了。傅斯年这种旁观者,不值得她操心。

    季半夏扬眉一笑,神态从容地朝起居室走去。

    __________

    下午还有一更,补昨天的。么么哒!爱你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