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斯文扫地

    傅斯年这么一说,郑思彤不高兴了,她瞪着眼看着傅斯年:“傅斯年,你态度也差太多了吧!对我态度这么恶劣,对季半夏态度那么好!”

    喝得半醉的人是最难搞的,傅斯年一个头两个大,又不好说什么,只好去拉郑思彤,想赶快把她弄走。

    郑思彤拼命扭着身体,不想让傅斯年拉她。

    旁边就是游泳池,季半夏又扶着她的胳膊,被郑思彤拉得一个趔趄,郑思彤偏偏又转过身来,季半夏再也把握不住平衡,身子一歪,就朝游泳池倒去。

    “半夏!”所有人都发出一声惊呼,傅斯年想推开郑思彤去拉季半夏,结果郑思彤脚下也没站稳,被傅斯年一把推进了游泳池。

    几乎是同时,季半夏和郑思彤双双掉进游泳池。

    “半夏!”傅斯年和刘郴同时跳进游泳池里。

    季半夏会游泳,但这么突然掉进水池,她也懵了。连呛了两口水,泪眼朦胧中,她看到了一只手臂,修长有力的手臂,肌肉呈条状,那么熟悉,那么让人毫无来由的就充满安全感。

    “斯年……”她无意识地呢喃一声,伸臂紧紧攀住那只手臂。

    刘郴站得远一些,等他游过去的时候,郑思彤还在水里扑腾,傅斯年已经将季半夏搂在怀中了。

    刘郴咬咬牙,伸手去拉郑思彤。

    “快快!”赵媛已经拿着大浴巾等在池边了,见傅斯年把季半夏 抱出游泳池,准备等季半夏下地后就赶紧给她裹上。

    没想到,傅斯年直接拿过浴巾,包着季半夏就朝休息室走。

    “哎……”赵媛不知道该说什么,回头看看郑思彤,也被刘郴扶出了游泳池。

    江翼飞也递了一条干浴巾过去,郑思彤抖抖索索的裹上浴巾,突然哭了起来。

    “好了,没事了。别哭了。”刘郴耐着性子安慰她。眼神却往休息室那边瞟过去。

    休息室的门半开着,但他根本看不见傅斯年和季半夏在里面做什么。刚才傅斯年是把季半夏抱过去的……

    “傅斯年竟然推我!是他把我推进游泳池的!他怎么能这样对我!我是客人!”郑思彤委屈得不得了,傅斯年不喜欢她也就罢了,还为了他喜欢的女人,推她掉进游泳池!原来平时的绅士风度都是装出来的!

    赵媛和江翼飞只好安慰她:“斯年不是故意的,他是想去拉半夏,结果不小心推到了你。”

    赵媛突然觉得这个郑思彤还是挺可爱的。她一个外来人口,对着一帮和傅斯年认识多年的人抱怨傅斯年是个混蛋,实在是有点好笑。看来,在她精明的外表下,颇有几分不谙世事的天真。

    就在大家劝慰郑思彤的时候,休息室里,傅斯年正在打电话让服务生送两件干浴袍过来。

    季半夏可怜巴巴地擦着湿透的头发,虽然裹着浴巾,但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傅斯年转身朝外走:“快把湿衣服脱下来,我去给你找一条干浴巾。你这样会感冒的。”

    会所也有客房,但是在低层,季半夏如果穿着湿衣服走到客房,肯定会感冒的。

    季半夏也害怕感冒,孕妇最怕的就是生病。傅斯年一走,她赶紧反锁了门,把湿衣服全部脱了下来。

    浴巾也湿哒哒的,季半夏裹着 浴巾还是冷,正盼着服务生能早点送浴袍过来,门扣扣响了两下。

    季半夏赶快打开门。门外站的是傅斯年,手里拿着一条干浴巾,还拿着一件浴袍。

    浴巾不大,季半夏的香肩锁骨和大半条腿全露在外面。

    傅斯年的眼神从她的身体上一扫而过,在她一双修长白皙的腿上停留了两秒,把浴袍递给她:“快穿上,一会儿下去洗个热水澡。”

    季半夏也没回答,接过浴袍就锁上门。

    换浴袍的时候,她有些恨恨的,傅斯年这个老流氓,别以为她不知道他刚才在看什么。

    还装得一本正经的样子,。

    她现在也很后悔,管傅斯年和郑思彤怎么拉拉扯扯,她操什么心,干嘛过去凑热闹。这下好了,万一感冒 发烧,阿梨可要跟着她受罪了。

    穿上干爽的浴袍,整个人才 舒服很多。季半夏推开门,决定赶快下去洗热水澡。

    一走出去,就听见郑思彤和傅斯年在吵架。

    “你就是故意的!你推我了!你敢说你没推我?”郑思彤还在愤愤不平。她也换了干浴袍,只是头发还在滴水。

    “说过了我不是故意的。快下去洗个热水澡,一会儿我打电话让司机把你的衣服送过来。”傅斯年无奈道。

    郑思彤不依不饶:“我知道你喜欢季半夏,你爱她爱的要死!可是你也不能这样对我呀!我是你们家的客人!”

    仿佛感应到什么,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站在棕榈树后面的季半夏。

    季半夏自然也听到了郑思彤的话,她迟疑地停住了脚步。

    傅斯年爱她爱的要死?

    真的吗?

    他不是已经腻了吗?

    郑思彤看到季半夏走出来,更起劲了,她指着季半夏对傅斯年吼道:“你敢说你不爱她?今天在酒吧,你亲口承认过!你还说……”

    郑思彤的话没有说完,嘴巴已经被傅斯年捂住了。

    傅斯年狼狈透顶,他这辈子都没干过这种事。捂住女人的嘴巴让她不要说话,简直是斯文扫地。

    傅斯年拖着郑思彤往楼下走:“思彤你醉了,我带你下去醒醒酒。”

    刘郴目瞪口呆,看看郑思彤和傅斯年,又看看季半夏。

    江翼飞笑了起来:“年度大戏啊!真是精彩不容错过!”

    赵媛最八卦,她扬声追问郑思彤:“思彤,傅斯年还说什么了?”

    这个问题,也是季半夏想问的。傅斯年还说什么了?

    他真的亲口承认他还爱她?他还说什么了,让他吓得捂住郑思彤的嘴巴,用这么不体面的方式阻止她?

    傅斯年,究竟说了什么?

    听见赵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追问,傅斯年扭头给了她一记凛冽的眼神,可这凛冽,却因为狼狈不堪的步伐而显得慌张尴尬。

    赵媛根本不怕,反而笑得更加嚣张了。

    傅斯年你等着吧,你的底牌已经曝光了,现在占据了有利形势的是半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