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很明显是听见了

    赵媛越想越怕,当机立断拿出手机,准备报警。

    担心劫匪铤而走险,赵媛故意扬声道:“半夏,你再不出来,我要报警寻人了!你听着,我现在就打110了!”

    必须在气势上震慑住劫匪!赵媛拨了110,把手机开了扬声器,于是,一个稳重的女声出来了:“您现在拨打的是110报警系统……”

    赵媛一边凝神听着门内的动静,一边想着一会儿电话 接通了该怎么跟接线员描述,防盗门里响起了季半夏惊慌失措的声音:“媛媛!快挂了!我在家!没什么事!你快把电话挂了!求你了!”

    110还没接通,赵媛心急如焚:“半夏,你别怕,警察一会儿就来了!”

    “半夏和我在一起,很安全!”门后,又传来一个熟悉的男声,霸气从容的语气,让人无法抗拒。

    赵媛的手一颤,赶紧把电话挂了。

    谁能告诉她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是傅斯年的声音!傅斯年怎么到半夏家里来了?两个人躲在防盗门后面到底在干什么?

    赵媛还没想明白,门打开了。季半夏和傅斯年站在门口看着她。

    “媛媛,我……”

    季半夏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清,领口有些歪斜,头发散乱,脸上还有红晕。

    傅大总裁穿了件乱七八糟的T-shirt,虽然一脸的淡定,眼角眉梢却都写着不爽,不悦,不高兴!

    赵媛狐疑地看看傅斯年,又看看季半夏。

    季半夏难为情的表情,还有她脸颊的那抹红晕,实在太不正常了!

    难道……难道竟然……?

    电视剧里上演的男女主在门内亲热,天雷即将勾动地火,而不知趣的闺蜜/家人/父母在门外急切的敲门——这种烂剧情,竟然真的被她碰上了?

    赵媛还没来得及说话,傅大总裁开口了:“有事吗?没事先回去吧。”

    什么?赵媛又是一惊。这语气,分明就是没拿他自己当外人呀!

    “你说什么呀!”季半夏嗔怪地瞪傅斯年一眼,心虚地拉赵媛进来:“进来坐,想喝什么?果汁还是咖啡?”

    赵媛盯着季半夏,越来越想笑:“半夏,你今天对我特别客气哦!”

    平时她来半夏家,都是自己去找吃的喝的,季半夏何曾这么客气地招待过她?

    事出反常必有妖!季半夏和傅斯年!一定有事!

    赵媛的一句调侃,让季半夏的脸刷的通红,她咬住嘴唇,期期艾艾地响解释什么,又被赵媛一声尖叫打破了:“半夏!这衬衫哪里来的!这是男人的衣服!”

    沙发上,扔着一件半干不湿的衬衣,那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面料款式,一看就是傅斯年的!

    这下再也瞒不过去了,季半夏求助般地看向傅斯年。

    这种事情,叫她怎么开口,她总不能说“媛媛,我刚才和傅斯年滚床单了。”

    如果单独和赵媛说,倒也没问题,可现在傅斯年就在旁边啊!这实在太尴尬了!

    接收到季半夏求救的眼神,傅斯年看着一脸“终于捉奸在床”的兴奋的赵媛,笑道:“既然是吃饭,不如一起?干脆再把翼飞叫上?”

    这招四两拨千斤确实聪明,不用解释什么,成功地转移了话题。赵媛又不傻,当然不会追着问。

    赵媛笑眯眯道:“好啊,那我今晚可要好好宰傅总一顿!”

    季半夏听着傅斯年和赵媛其乐融融地聊天,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又有淡淡的失落蔓延开来。

    刚才,她向傅斯年求助,其实就是希望他能说一句“我和半夏已经和好了。”吧?

    多么水到渠成的一句话,做了那么亲密的事情,难道还不算和好?傅斯年那么聪明,如果他有心,一定会在这个时候确认他和自己的关系。

    可是,他没有……

    只是一场欢愉罢了?突如其来的激情,他想要,而她也愿意给。所以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狂欢一场。

    想让她做他的情人,而不是妻子,这才是傅斯年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吧。

    他是爱她的,但他的秘密,他的心结,却不愿意和她分享。

    说到底,他还是不够信任她。

    “发什么呆呢?走啦!”赵媛轻快地拉起半夏的手,随即又夸张地松开:“哎呀,我错了,牵你的手是傅总的专利,是我僭越了!”

    赵媛一边说,一边冲季半夏和傅斯年挤挤眼。

    赵媛一定以为她和傅斯年冰释前嫌,现在又回到了热恋状态吧?季半夏垂下眼睛,心中淡淡一阵苦涩。

    正好傅斯年微笑着过来拉她的手,季半夏快走两步跟上赵媛,没有搭理傅斯年那只手。

    看着季半夏和赵媛并肩而行的背影,傅斯年收回那只伸在半空中的手,宠溺地摇摇头。

    这丫头,不知道又闹什么别扭了。

    一定是刚才被赵媛撞破她和自己在屋子里亲热,羞恼了吧。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像小女孩一样容易害羞。

    傅斯年忽然又想起他刚回国的那天,在机场,季半夏冲过来抱住他的情景。心里一片柔情几乎要融化了。

    有时候他觉得他很懂季半夏,有时候他又看不懂。

    她很羞涩,有时候却又很勇敢,她本质上是个保守的人,可有时候却又逗得他如痴如醉,几欲发狂。

    和她一个人谈恋爱,胜过和100个女人谈恋爱。

    下了楼,见傅斯年和季半夏走到了前面,赵媛拨通了江翼飞的电话:“翼飞,出来吃饭。在江边楼,傅总,半夏也一起。”

    江翼飞很震惊:“斯年和半夏和好了?”

    赵媛笑嘻嘻道:“那是自然。刚才……嘿嘿……”

    她刻意省略了很多信息,可江翼飞却一下子听懂了:“刚才怎么了?不会是这个这个,那个那个了吧?”

    赵媛笑出了声:“不知道。反正和好了是一定的。一会儿你来了,我们再撮合撮合,让他俩今晚就住一起算了!明天押着他们去民政局复婚!”

    最后几句话,赵媛捂着嘴巴,声音很小,她不知道前面正在说话的季半夏听见没有。

    但她很确定,傅总稍稍侧了一下头。很明显是听见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