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我教你

    天亮了,阳光从窗帘后照进来时,季半夏一个激灵,猛的醒了过来。

    天!为什么胸口还压着傅斯年的胳膊!他不是说会早早回自己的房间吗!为什么天都大亮了,都能听见明泽的笑声了,傅斯年还躺在她的床上!

    “喂!醒醒!快起来啦!”季半夏用力推傅斯年的胳膊。

    男人长长的睫毛在晨曦中毛茸茸的,有一股少年般的青葱无邪。季半夏抬起身子看着傅斯年的脸,有些被迷住了。

    剑眉星目,说的就是傅斯年,连闭着眼睛躺着都那么好看。

    傅斯年被她晃得睁开眼睛,看着她,慢慢地微笑起来。

    “笑什么?快回你自己房间去!”季半夏顾不得继续欣赏了,赶紧催他。

    傅斯年闭上眼,慵懒的伸长胳膊,将季半夏更紧地圈入怀中:“反正已经晚了,现在回去,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佣人们又不傻。”

    “可是……”季半夏苦恼地皱着眉头,又抓抓头发,一筹莫展。

    “来,亲一个。”傅斯年赖皮狗似的凑上来,嘴唇微微撅起,闭着眼,等着季半夏主动献吻。

    他身上有好闻的味道,清冽的薄荷气息,配合着雪白的纱帘,清晨的空气,让房间变成了一幅画。

    季半夏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经不住诱惑,蜻蜓点水般在他唇上啄了一下:“别闹了,快起床。”

    她都没发现,她的声音多么温柔多么宠溺,甜蜜得让傅斯年的心都化成了一潭桃花水。

    傅斯年睁开眼,把季半夏拉平躺在床上,他从后面搂着她的腰,和她脸对脸侧躺着。

    他微笑,而她也止不住地微笑。

    两个傻笑的人都从对方眼中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傅斯年用鼻子蹭蹭她的鼻子:“傻丫头……”

    季半夏也用鼻子蹭蹭他的鼻子:“蠢小子……”

    傅斯年用牙齿轻轻咬咬她的唇瓣:“季半夏,你这个傻丫头。”

    季半夏知道,按照正常的套路,她应该也继续腻歪下去。

    但这实在太肉麻太弱智太愚蠢了,她做不出来。

    于是她用力拧了一下傅斯年的脸:“傅斯年你太无聊了!快起床!”

    傅斯年很不满,用力拧了一下她的小pp:“太煞风景了!季半夏,你到底会不会谈情说爱?”

    季半夏忍住笑:“不会!”

    傅斯年眯着眼睛盯着她:“那我教你。”

    季半夏被勾起了兴趣:“怎么教?”

    “当然是身体力行的教你。”傅斯年的声音压低了,充满了诱导性:“把你的眼睛闭上。”

    季半夏的心跳开始加速,又有些好奇他到底会做什么,于是轻轻把眼睛闭上,然而偷偷留了一丝小缝隙。

    “不许作弊。”傅斯年用手捂住她的眼睛,沿着她的鼻梁一直亲到她的耳根,朝她耳朵里轻轻吹了口气。

    ”哈哈,痒……“季半夏娇声讨饶,傅斯年却一点要放过她的意思都没有。

    他的手沿着她的脖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到她的腋下!

    他竟然开始咯吱她!

    季半夏狂笑,她是最怕痒的啊!傅斯年竟然来这招!实在太 过分了!

    ”救命啊!快来人啊!“季半夏笑得快喘不过气了,在床上不停地扭动。

    不知道是不是叫的声音太大,门口突然传来佣人的声音:“季小姐?没事吧?“

    季半夏吓了一跳,赶紧咬住嘴唇,太丢脸了,在别人家里太放浪形骸了!

    傅斯年的手却不肯放过她,他把她的胳膊架开,小拇指勾起来,季半夏喘口气,他轻轻挠一下,季半夏再喘口气,他再挠一下。

    季半夏担心佣人在外面还没走,痒得要死也不敢出声,脸憋得通红,浑身颤抖。

    傅斯年对这个效果感到很满意,低声得意道:“现在学会了吧?”

    季半夏狠狠瞪他。

    傅斯年慢悠悠道:“哦,还没学会,那我继续教好了。”

    “别,别,我学会了!学会了!”季半夏哪儿还敢再让他教,赶紧认怂。

    傅斯年邪恶一笑,用牙齿轻轻咬咬她的唇瓣:“季半夏,你这个傻丫头。”

    动作,语气都无比精准,仿佛倒带一般重现刚才那一幕。

    季半夏憋着一股气,故意笑得无比讨好无比狗腿,又凑过去用牙齿轻轻咬咬傅斯年的嘴唇:“傅斯年,你这个蠢驴。”

    语气和傅斯年一样甜蜜,用的词却恶毒得很。

    傅总不满地皱起眉头,手指又作势要咯吱她:“这题做错了,重新做!”

    季半夏苦着脸,她这是招谁惹谁了,刚和好就要这样低三下四地伺候人。简直太丧心病狂了!

    “能不能跳过这一题?”她可怜巴巴地求饶:“太肉麻太弱智了,只适合你,不适合我。”

    傅斯年不搭理她了,按着她专心致志地挠痒痒。

    季半夏在心里默念”不痒不痒“,并拼命转移注意力,听说天桥下有流浪汉被人盗割了肾脏……听说非洲小朋友有一半都营养不良……听说世界金融危机又要爆发了……

    可是没有用!精神胜利法都没有用!

    痒!歇斯底里的痒!万蚁啮骨的痒!刘胡兰在这种酷刑下也只能服软!

    “我错了,我错了!傅总,霸主,你不弱智,这道题一点也不肉麻,我重新做好不好?一定认真完成作业!”季半夏眼泪汪汪地看着傅斯年。

    傅斯年露齿一笑:“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还没傻到不可救药。”

    他又凑过来,又用牙齿轻轻咬咬她的唇瓣:“季半夏,你这个傻丫头。”

    动作,语气还是那么精准,完完全全的重现。

    季半夏双泪长流:“傅斯年,你这个磨人精!”

    磨人精这个词傅总还是比较喜欢的,他笑得很开心:“那亲我。”

    季半夏逆来顺受,从谏如流,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亲嘴。”傅大总裁继续提要求。

    季半夏耐着性子,凑过去在他唇上啄了一下。

    “舌头。”傅大总裁很享受的闭着眼睛,嘴唇半长,舌尖若隐若现。

    季半夏一个头两个大,犹豫了片刻,还是凑了过去。

    一触到她的丁香小舌,傅大总裁就一改刚才的被动,仿若猛虎下山,长驱直入,尽情品尝她的芬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