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秘密花园

    所有的蜡烛都藏在百合花的花芯之中,洁白的花瓣被柔和的烛光照成了半透明,一座座百合花烛台,形成了一个梦幻般的秘密花园。

    芬芳的气息在空气中氤氲,让她如此沉醉,像情窦初开的小女孩般受到了蛊惑。

    傅斯年很满意她脸上惊喜的表情,从背后轻轻抱住她的腰,俯身在她耳边低语呢喃:“喜欢吗?”

    季半夏点点头:“喜欢。”

    她扭头将脸贴在他脸上,亲昵地摩挲:“很喜欢。”

    太有创意了,太用心了。她真的很喜欢。

    傅斯年心里也鲜花盛开,他像个得意的孩子开始要糖吃:“那还不赶快给我一个吻。”

    季半夏很听话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很美,谢谢。”

    谢谢你这么用心地对我。谢谢你冷酷精明之下的温柔细腻。

    傅斯年并不满意,他嘟起嘴唇:”女士,你走错地方了,是这里!”

    季半夏莞尔。傅斯年这样子,实在很中二。她捏住傅斯年的鼻子不让他呼吸:“卖萌可耻哦!”

    傅斯年赶紧说话,好用嘴巴呼吸:“你也觉得我很萌?”

    他故作惊讶,一副怀才不遇,终遇知音的表情。

    季半夏哈哈大笑:“萌!特别萌!比还小狗萌,比小猫还萌,小猪小羊小鸡小牛,全世界所有的萌物,加起来都没有你萌!”

    傅斯年不满意,用力地捏她的PP:“动物怎么能和我相提并论!我的萌法比它们高级!”

    季半夏继续逗他:“拿小动物跟你相比,那是抬举你。小狗多可爱呀,你呢,你会摇尾巴吗?”

    “我当然会。”傅斯年邪恶地微笑,不怀好意地用身体顶了季半夏一下:“一会儿摇给你看。”

    “不要脸!”季半夏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懒得跟他讨论这些儿童不宜的话题,转身往餐桌走。

    傅斯年还在后面洋洋得意,一语双关:“现在知道我的长处了吧!”

    季半夏简直无语。高冷腹黑,霸道强势的华臣总裁去哪里了!眼前这个厚颜无耻、自鸣得意的臭男人到底是谁!

    哈巴狗都比他矜持。

    傅斯年以逗弄季半夏为乐,坐到餐桌旁边了还在继续这个话题:“半夏,一会儿我们玩角色扮演的游戏怎么样?”

    “不要。”季半夏想也不想地拒绝了他。

    什么医生与病人,老师与学生,清纯宅女和帅气快递员的游戏,她早就玩得够够的了。傅斯年乐在其中,她却已经招架不能了。

    傅斯年这种体力超人,她自愧不如。

    傅斯年还在缠她:“新游戏,保证你有兴趣。你当猎犬,我当猎人,我们一起做任务。”

    “呸,你想的美!你当猎犬还差不多!”季半夏又中计了。

    “ok!就这么定了,我当猎犬,你当猎人。”傅斯年以退为进的诡计得逞了,笑得像个老狐狸。

    季半夏:“……”

    如果有什么挖坑比赛,傅斯年肯定能夺得冠军。

    季半夏郁闷地埋头狂吃,傅斯年等了一会儿,见她始终只吃自己面前的那盘番茄炒蛋,有点失望:“不尝尝这个南瓜煲?”

    在桌子正中间,很隆重地放着一个黑乎乎的玩意儿,季半夏惊讶了:“这是南瓜?我还以为是个大煤球呢!”

    傅斯年有点尴尬地摸摸鼻子:“不要只看外貌,太肤浅了。”

    他打开南瓜煲的盖子,邀功道:“里面的汤还是很成功的!我尝过了,绝对鲜香味美!”

    季半夏探头看看,咦,出乎意外,汤果然还不错。汤汁浓郁,色泽鲜艳,盖子一打开就有一股清甜的香气。

    她舀了一勺尝了尝,惊叹不已:“天,傅斯年!竟然还不错啊!好好喝!”

    傅大总裁傲然一笑:“某些以貌取瓜的人,现在被我的厨艺震撼了吧!”

    “不错不错,好喝好喝!继续努力!”季半夏随手摸摸他的头顶,长者般慈祥地鼓励他。

    “那多喝点。”傅斯年没计较季半夏居高临下的态度,很殷勤地帮她盛汤。

    季半夏喝了半碗汤,蹙眉道:“这味道总觉得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喝过似的……”

    傅斯年的手停在半空中:“你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季半夏抬眼看着他。怎么傅斯年的语气,好像她错过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忘记了什么不该忘记的事情?

    傅斯年彻底被打败了:“不记得就算了。快吃饭吧。”

    看来她果然是忘记了什么不该忘记的事情了!季半夏深感歉疚,怀孕后她的记忆力确实差了不少。

    “一孕傻三年嘛,记忆力不好又不是人家的错……”季半夏开始撒娇,用手拉着傅斯年的胳膊摇啊摇。

    如果有尾巴,她的尾巴肯定也摇起来了。

    “去年的纪念日,我们一起在一家越南酒店吃饭庆祝,当时那道南瓜煲,你赞不绝口,说是你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菜。”傅斯年提醒她。

    “哦!对了对了,想起来了!”季半夏终于想起来了,看到傅斯年一脸的不爽,她决定开始拍马屁:”斯年,你好聪明,只吃过一次,就能做出一模一样的味道!叫小女子好生佩服!什么叫高智商!这就叫高智商!学什么像什么!”

    虽然高智商这个马屁让傅斯年很受用,但他还是没有隐瞒事实:“行了,别拍马屁了,我没那么聪明。”

    “那怎么能做出一模一样的味道呢?快承认吧,你就是聪明!”季半夏继续拍。

    傅斯年很矜持:“因为我特意跟主厨拜师学艺,专门学了这道菜。”

    季半夏呆住:“吹牛吧,人家酒店的名菜,你想学主厨就会教?"

    傅斯年毫不在意:“当然不会。所以我收购了那家酒店。”

    “收购酒店,就为了学人家的名菜?”季半夏内心的感觉,很复杂。

    傅斯年悲痛地点头:“是啊。费了这么多周折学了这道菜,某人竟然完全不记得了!”

    “哦,斯年!”季半夏扑过去,像八爪鱼一样缠在他身上:“刚才短暂失忆,现在什么都想起来了!”

    她献上香吻,安抚大总裁受伤的心灵。

    心上人主动送吻,傅总心情一下子变好,委屈一扫而光,十分享受这温馨的时光。

    接完吻,二人甜甜蜜蜜地继续吃饭。季半夏随口道:“去年的什么纪念日啊?我们还特意去庆祝?”

    傅斯年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极缓慢地放下手中的筷子,盯着她:“你说是什么纪念日?你连这个都忘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