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一定要忍

    季半夏:“……”

    结婚纪念日?不会,这个她不会忘记的。

    那还有什么纪念日?

    “哎呀,这个豌豆好鲜嫩,你怎么做到的?在汤里煮这么久,还这么鲜嫩?”季半夏开始转移话题。

    真是汗哒哒呀,现在搞的好像傅斯年就是那痴情的怨女,她就是夺走了人家的贞洁拍拍屁股走人的负心汉。

    剧本拿错了啊喂!

    傅斯年根本不接她的话茬,一直用法官盯着犯人的目光冷冷地审视着她。

    季半夏被他看得浑身发毛,只好放低姿态,老老实实地认错:“对不起,我忘了……”

    听见她的道歉,傅斯年终于收敛了眼中的杀气,目中无人地开始喝汤。完全无视季半夏的讨饶。

    季半夏知道这并不代表傅斯年已经放过她了。在这种情况下,她必须继续道歉,继续认错,这样才能将炸毛的傅总安抚好。

    “那个,到底是什么纪念日?”说实话她也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日子,让傅总如此看重,而她根本忘了?

    这太不合理了。

    傅斯年淡淡看她一眼,用餐巾优雅地抹抹嘴角:“初夜纪念日。“

    “噗……”季半夏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到傅斯年脸上。

    初……初夜纪念日?这……这也算纪念日?

    “我们重逢后,第一次发生关系的日子。”傅斯年用很科学很严谨的态度阐述着他的观点:“这个纪念日难道不重要?”

    季半夏:“……”

    “不重要吗?”傅斯年继续发问。

    季半夏摸摸还没喂饱的肚子,点头如捣蒜:”重要、重要!非常重要!绝对是有意义的,跨时代的事件!”

    赶快结束掉这个无聊又让人难为情的话题吧,她要抓紧时间喂饱肚子啊。

    傅总不依不饶:“那你怎么忘了?”

    季半夏:“……”

    忍!她忍!她一定要忍!季半夏深呼吸,让自己看在这锅价值千万的南瓜煲的份上,忍受傅斯年突如其来的神经病。

    “算了。也不怪你,你智商不行,记忆力想必也好不到哪里去。”傅斯年憋住笑,脸上是德高望重之人常有的宽容表情:“吃饭吧。这道素炒核桃仁你多吃点,补补脑子。”

    直到此刻,季半夏才明白,这厮根本就是在逗她玩!

    什么哀怨,什么受伤,什么宽容,都是这厮故意装出来的!一步步的铺垫,所有的表演——都只为一件事:讽刺她的智商!打击她的自尊心!

    是可忍孰不可忍!

    季半夏不可忍!

    她要反攻!她要报复!她要让傅斯年狠狠地出丑!

    傅斯年面带微笑,欣赏着季半夏脸上愤怒的表情,迅速地做好了防御准备。

    小野猫要炸毛了呢,他最喜欢了!

    傅斯年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岂料,季半夏没炸毛,她不仅没炸毛,反而笑眯眯的:“怀孕了就是会变傻嘛,谢谢你这么体贴,核桃仁真好吃。么么哒!”

    她夹了一片雪白的鲜核桃仁放进嘴里,很陶醉地品味:“斯年你的厨艺好高明哦!”

    傅斯年狐疑地盯着她的脸,左看看,右看看……不对劲,臭丫头肯定有什么陷阱在等着他。

    无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对付季半夏,他有十八般武艺,无论是舌吻,还是床战,他都得心应手!

    不过一直到晚上睡觉,季半夏都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跟他详细谈了一下连翘的离婚官司,两人又黏糊了一下,季半夏就先睡着了。

    看来是他自己多想了,忘记了那么重要的纪念日,季半夏肯定也有些内疚吧。看来,她还真是爱他爱得要死呢!

    傅斯年得意的想着,也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有重要会议,傅斯年起床时,季半夏还没醒。他让钟点工过来做了早餐,自己也没时间吃,就拎着包匆匆去公司了。

    会议很重要,公司最近圈了块地,准备将一片棚户区改造成商圈。赔偿款也是很到位的,但就是有几户钉子户不肯拆迁,各种关系都用了,都没用,他们还联合媒体,四处抹黑华臣。

    会刚开了一会儿,就在傅斯年说话,部署下一步计划的时候,会议室里响起了狗叫声。

    “汪汪汪,汪汪汪……”

    狗叫声?所有人都惊呆了,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朝傅斯年这边看过来。

    傅斯年旁边坐着林森。林森见大家都看自己,一脸尴尬纠结的表情。

    第二声狗叫传来的时候,傅斯年已经反应过来,这是手机铃声!

    声音就在他旁边!一定是林森的手机铃声!

    简直太离谱了!这么重要的工作场合,明知道自己的铃声这么变态,竟然不知道静音!

    傅斯年很生气,用力敲敲桌子:“sean,把你手机铃声关了!”

    什么?林森扭头惊讶地看着上司。傅总这是……这是久居鲍鱼之肆而不闻其臭么?听不出这铃声是从他自己身上传来的吗?

    林森抗旨不尊,没有任何关掉手机铃声的动作。

    傅斯年终于意识到不对劲!这声音……好近……好近……

    于是,全会议室的人都看见,在清脆的狗叫声中,霸道强势的傅总,手忙脚乱地将手机从自己衣兜里拿出来,手忙脚乱地关掉铃声。虽然他假装镇定,但脸上一抹尴尬完全遮掩不住!

    百年不遇的傅总吃瘪图啊,所有人都想笑,可都不敢笑,一个个都憋成了大红脸。

    林森更是辛苦,不仅不不敢笑,脸上还要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很可能是那个前妻干的,林森十分准确地推断出幕后的元凶。

    傅总这种风格,绝对不可能把铃声设置成狗叫的!昨天刚同居啊,今天铃声风格就魔幻了。

    肯定是那个季半夏!

    林森很想马上发信息给苏樱,嘲讽一下霸道总裁已成可怜妻奴,但想到苏樱不许他帮忙秀恩爱,只好怏怏地压下了吐槽的冲动。

    傅斯年把手机铃声重新换回原来的默认设置。屏幕上跳出一条信息,打开一看,是一张照片。

    照片上,季半夏两根手指竖在头顶,吐着舌头,做出一个得意的鬼脸。

    傅斯年莞尔一笑又迅速掩饰住,恢复扑克脸,高冷道:“继续开会。”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