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学不来的

    会议继续,项目部的负责人继续汇报:

    “傅总,其他几户人家都已经谈好条件了,就剩最后一家,确实有点棘手。我们的条件已经很优厚了,对方还是不肯松口。说是祖业,不愿意拆。”

    傅斯年皱眉,朝负责人扬扬手里的资料图片:“就是这户人家?”

    照片上,是一栋破败的四合院,木门都朽烂得看不出原本的质地,砖墙上长满青苔枯草,看上去十分寒酸。

    “对,就是这户。户主是个老太太,和17岁的孙女相依为命。”负责人表情十分挫败。他真的是尽力了,可是没有用,老太太死活不松口。

    “你们继续沟通吧。赔偿方面可以再宽松一点。“傅斯年看着破败的四合院,总觉得有某种熟悉感。老太太带个孙女,靠出租几间空余房子维持生计,确实不容易。

    他就当做慈善吧。

    忙了一天 ,傅总心急如焚地下了班。

    想起家里的小野猫,他脸上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敢把他的手机铃声设置成狗叫声,还专挑他开会的时候打电话过来,存心让他出丑?

    臭丫头简直太欠缺管教了!昨晚看她太累,没舍得折腾她,今天……哼哼!

    白鹭洲的公寓里,季半夏正在做饭,连翘穿着宽松的衣裙,光着脚丫走来走去地给她打下手。

    “死丫头,又不穿鞋子!”季半夏虎起脸训妹妹:“厨房是地砖,光脚踩着不凉啊?快去把鞋子穿上!”

    连翘正在剥虾壳,听见姐姐训她,笑眯眯的还嘴:“好好好,我现在就去穿鞋,你就横吧,我看你还能横到什么时候,一会儿傅哥哥就要回来了,我可等着看好戏呢!”

    “切,谁怕他!”季半夏也跟着笑。

    连翘一回来,她就把这个恶作剧告诉了连翘,想到傅斯年办公室突然响起了狗叫声,两个小女人嘻嘻哈哈地笑了半天。

    连翘去穿拖鞋的时候,季半夏美滋滋地继续做饭。

    斯年口味清淡,今天做的都是粤式的,他肯定爱吃。等他吃饱喝足了,再采访一下他听到狗叫声时的心理感受……

    正想得入神,后腰被人紧紧抱住了。

    季半夏吓了一跳,刚要回头,嘴唇就被傅斯年堵住了:“臭丫头,敢让我出丑……”

    他的吻又热又急,完全不给她喘息的机会,步步紧逼,把她从料理台旁一直亲到了门口。

    “嗳,嗳……”从最初的眩晕清醒过来,季半夏赶紧推他。连翘换鞋该回来了呀!

    傅斯年根本 不管她反抗不反抗,小小的反抗反而是一种情趣嘛。他继续热吻,用力捏她:“你这个坏蛋,今天我出丑了,你开心了吧?对不对?”

    季半夏想笑,又担心被连翘看到,混乱中,衬衣纽扣都被傅斯年扯掉了一颗。

    这下真的不好了!季半夏气沉丹田,正要大喝一声,让傅斯年给她滚开,门口传来连翘的尖叫声。

    缠绵的男女都扭头朝门边看去,只见连翘双手正紧紧捂住双眼:“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连翘连滚带爬地走了。季半夏和傅斯年面面相觑,傅斯年的头被季半夏狠狠敲了一下:“急色鬼!”

    傅斯年很郁闷,本来站在道德制高点的人是他啊,这么一来,他的优势地位又丧失了!

    等会该用什么借口找季半夏要糖吃呢?

    想来想去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傅斯年只好很淡定地用眼神扫扫季半夏的胸口:“扣子掉了。浅紫色的。”

    本以为季半夏会娇羞捂脸,尖叫神马的,结果人家也很淡定:“描述不准确,这是明紫。色盲!”

    小女人昂首挺胸地去换衣服了,傅总在背后摇头叹息:“唉,变了!全变了!女神死了,女汉子正在茁壮成长!”

    连翘躲在房间不敢出来,生怕打扰了姐姐姐夫恩爱。

    季半夏换完衣服,走过去敲她的门:“别偷懒了,出来帮我做个甜点。”

    连翘的甜点,那是一流的美味。

    季半夏想到这里,心里又有点黯然,其实连翘真的很有艺术天分,如果不是当初经济状况那么窘迫,连翘能上个好的大学,学学艺术什么的,说不定现在已经成了著名艺术家,哪里至于躲在自己的羽翼下,为了一双儿女忍受傅家的欺辱。

    昨晚太累了,连翘的离婚官司说了一半就睡着了,今天无论如何要跟傅斯年讨论清楚,到底傅斯年有什么打算,什么时候能办妥,最好能给她一个准确的时间表。

    妹妹已经快撑不下去了。她知道。

    其实她不想让连翘看到自己和傅斯年恩爱甜蜜,这对连翘,绝对是莫大的刺激。

    虽然她知道连翘衷心希望她幸福。但目睹别人的幸福,自己的不幸只会变得更明显。

    房间里,连翘卸下脸上的郁容,换上笑脸迎出来:“姐,亲热完了?”

    季半夏仔细看看妹妹的眼睛,没有泪痕,没有红肿,她心里松了口气,正要说话,连翘笑道:“姐,你盯着我的眼睛看什么?”

    季半夏一笑:“看你有没有长针眼。”

    连翘也笑了:“你跟傅哥哥能不能有点节制?真是防不胜防,人家回来穿个拖鞋,一转眼你们就亲上了。唉!”

    季半夏用力戳妹妹的额头:“臭丫头,越来越贫嘴了!”

    连翘皱皱鼻子:“还不是跟你学的!”

    季半夏好气又好笑:“我那么多优点你怎么不学?专学这些没用的!”

    傅斯年的声音闲闲地从旁边传来:“哦,你还有‘那么多’优点?都有哪些呀,说出来,让我也学习学习。”

    季半夏扭头一看,傅斯年已经换了居家的衣服,笑吟吟地站在前面看着她们。

    季半夏傲然抬起下巴:“你不用学了,学不来的。”

    不等傅斯年问为什么,季半夏又道:“以你的智商,只够学学怎么赚钱怎么当奸商。像怎样不动声色地置人于死地,杀人于无形,这种高级技术,你是学不来的。智商问题,懂吗?”

    傅斯年忍住笑,认真点点头:“是啊,让人家的会议室里响起狗叫声,这种高级技术,在下确实学不来——没那么缺德啊。”

    连翘哈哈大笑。

    季半夏朝傅斯年翻个白眼,想了想,自己也笑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