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想我了吗

    整个周末在甜甜蜜蜜,打打闹闹中飞快度过。

    周一,傅斯年要去外地出差。一大早,季半夏就帮他收拾好行李箱,衣服叠得整整齐齐,再加上他用惯的几样随身物品和公文包,都打理好了放进箱子里。

    傅斯年洗完澡,穿得人模狗样地从更衣室出来了,见到外面的行李箱,看看季半夏:“你收拾的?”

    季半夏正等着他表扬呢,赶紧一挺腰:“是呀是呀,我收拾的!”

    傅斯年看她一副求表扬的样子,笑着把她拉进怀里,低头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好吧,还是表扬你一下吧!”

    季半夏很不满意:“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本来不想表扬我?”

    傅斯年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了,你现在怀着身孕。”

    季半夏心里甜甜的,噘嘴亲了一下他的唇:“好啦,知道啦!以后我就游手好闲,花着你的钱每天无所事事。”

    “这样就对了。”傅斯年也亲亲她的唇:“我走的这几天,钟点工会定时过来做卫生和做饭。你要是闷了,可以找连翘或者赵媛玩。”

    季半夏故意腻歪:“那我要是想你了呢?”

    傅斯年笑得甜蜜:“就几天就熬不住啦,黏人的小东西……”

    季半夏心里暗暗偷笑,那就让他以为她是个黏人的小东西吧:“是啊,人家就是熬不住嘛!会想你的……”

    本来是故意给傅斯年发糖吃,结果说着说着,她开始假戏真做了,都开始眼泪汪汪了。

    看着季半夏眼泪在眼眶打转,傅斯年又是得意又是心疼,简直甜蜜得快要溺毙了:“好了好了,我答应你,事情一办完马上回来好不好?乖了,不要哭啦……”

    季半夏撅嘴:“谁知道你事情什么时候办完?我不管,我要你明天晚上就回来!”

    痛痛快快地不讲理,痛痛快快地刁蛮任性,这种感觉还真不错呢!

    傅斯年看着小女人孩子气的模样,心疼得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了:“明天晚上啊,这不太现实啊。我尽量争取吧。”

    外地的谈判,能达成结果至少也要两三天,明天晚上实在太赶了!

    季半夏当然也知道,不过她不管啦,她现在只是想撒撒娇而已嘛,她知道傅斯年不会当真的。

    小女人伸出一根小拇指:“拉勾勾!”

    傅斯年也伸出小拇指:“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季半夏笑嘻嘻接着道:“变了你就是小花狗!”

    傅斯年把她一拉,扯进自己怀里,吻了上去:“小坏蛋……”

    两人腻歪了好一阵,傅斯年才恋恋不舍地准备离开,季半夏都准备送他出门了,傅斯年忽然又朝卧室走去。

    “怎么了?忘记什么东西了吗?”季半夏跟在后面问。

    傅斯年走进更衣间,把他昨晚穿过还没来得及洗的睡衣塞进季半夏怀里,促狭地一笑:“晚上如果想我想得睡不着,就抱着这件睡衣吧,上面有我的味道。就像我陪着你一样。”

    季半夏很乖巧地点头:“嗯。”

    她从头上扯下一根头发,细细地缠在他衬衣的扣子上:“那我也陪着你。”

    两人相视一笑,都伸出手臂将对方紧紧抱入怀中。

    闻着傅斯年身上淡淡的薄荷气息,季半夏忽然真的很想流泪,这段日子太幸福,太美好了,幸福美好得都有些不真实了。她心里都隐隐开始害怕了。

    她和傅斯年,真的能打开心结,最后彻底融入彼此的生命吗?

    算了,不想了,此刻幸福就好。她爱傅斯年,傅斯年也爱着她,这样就很好。

    傅斯年刚走,季半夏就接到了赵媛的电话。

    “半夏,我有好消息告诉你!”赵媛的声音,充满了甜蜜。

    季半夏高兴起来:“你怀孕了?”

    “没有!”赵媛有点不好意思了:“再猜!”

    这次季半夏终于猜对了:“翼飞跟你求婚了?”

    赵媛有些羞涩又很幸福:“嗯!他昨天晚上向我求婚了,我答应了!”

    “太棒了!”季半夏开心得差点没跳起来:“媛媛,恭喜你啊!太棒了!”

    “谢谢!”赵媛笑道:“你有空没?能不能从傅总的情网中暂时抽点时间出来,咱们一起吃顿饭?”

    “傅总出差去了!刚走,我正想找你吃饭呢!”季半夏开心道:“媛媛,咱们俩真是心有灵犀呀!”

    “那就这么定了!中午一起吃饭去。”赵媛又道:“我跟翼飞已经定好日子了,要不,吃完饭咱们去看看婚纱,你陪我挑一下?”

    “好啊,没问题!”季半夏真心替好友开心。这么多年,媛媛终于修成正果,她真的很兴奋,很激动!

    和赵媛吃了饭,又逛了逛婚纱,看了些设计师品牌,虽然最后没看中,但一下午过得还是很充实的。

    晚上回到家,看着空荡荡的大房子,季半夏的情绪开始有些低落了。

    她都不明白自己了,以前一个人不都过的很好吗,刚跟傅斯年和好几天,就这么习惯他的存在了?

    没精打采地洗漱完,季半夏抱着傅斯年睡衣躺在床上发呆。

    这么小一团衣物,抱在怀里也空空落落的,哪里有傅斯年温暖强壮的身躯抱着踏实?

    呜呜呜,她忽然发现,自己是真的很想念傅斯年!

    想给他打个电话,又担心打扰了他的工作,傅斯年一出差都是满血状态,每天都工作到很晚。算了,还是等他打过来吧!

    季半夏等啊等啊,最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正做梦呢,床头的电话忽然响起来了。她一个激灵,赶紧抓起了听筒。

    “小丫头……”傅斯年的声音有些疲惫,但无比地温柔。

    季半夏听着他低沉磁性的声音,心一下子温暖起来,娇嗔道:“干嘛呀?这么晚打电话给我,是想我了吗?”

    “嗯。想你了。”傅斯年很爽快的承认了:“想得都快得心病了。”

    “切,花样巧语!”季半夏表示不信,心里却甜蜜得很:“那你快回来啊。人家已经洗得香喷喷地在床上了哦!”

    傅斯年根本受不了这样的话,声音一下子黯哑起来:“小妖精,你给我等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