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肚子疼

    “亲热一下只会让我更郁闷!”季半夏冷冷甩他一句,打掉他的手。

    傅斯年不屈不挠地贴过来:“亲热完我告诉你一件事,这件事,绝对是你想了很久都没想明白的。”

    想了很久都没想明白的?季半夏一下子屏住了呼吸,是豆豆的事吗?

    豆豆的事,她想了很久都没想明白。今天,傅斯年终于要告诉她,那个有关他的秘密了吗?

    季半夏转过身,面对着傅斯年:“成交!”

    傅斯年低声笑道:“我还以为你会更刚烈一些,更有节操一些呢。”

    季半夏被他说得有点脸红,嘴硬道:“反正伸头缩头都是一刀,还不如为自己捞点好处。”

    傅斯年的笑容更有内容了:“哦,捞点好处啊……”

    他一边说,手一边伸进季半夏的睡衣:“我会给你很多很多好处,让你很舒服很舒服的……”

    两人亲热完,很长一阵子都没说话。

    “好了,现在我告诉你谜底吧。”傅斯年心满意足地搂着季半夏,开口说道。

    没声音……没听见季半夏雀跃的回答。

    傅斯年扭头朝旁边一看,小女人已经满脸红晕地睡着了,呼吸深沉而悠长,睡的很沉了。

    “傻丫头……”傅斯年微笑着凑过去,在她唇上轻轻吻了一下,也愉快地入睡了。

    清晨,傅斯年被疼醒了。

    他的脸被季半夏用力地捏着,她的脸上满是迫不及待:“快醒醒,别装睡了!昨晚不是要告诉我一个秘密吗?快说!”

    傅斯年疼得咝咝地直吸冷气:“快放手,你是要和全世界的女人为敌吗?”

    “呃?”季半夏听得糊里糊涂,不由得松开了手:“什么和全世界女人为敌?”

    “这么帅的脸被你毁了,世界人民会放过你吗?”傅斯年摸摸被季半夏扯得生疼的脸,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季半夏啊季半夏,如果不是我喜欢你,我一定让你看看什么叫总裁大人的雷霆之怒!下手这么重,你真是无法无天了!”

    “嘻嘻……来,我帮你揉揉……”季半夏被“如果不是我喜欢你”这句话哄得芳心大悦,伸手在傅斯年脸上搓来搓去。

    “晚了。现在再怎么卖力表现,我也不会领你的情。”傅大总裁冷脸说完,把被子一掀:“伺候我穿衣服。”

    季半夏看看总裁光溜溜的身体,故意逗他:“傅斯年,你发福了。腰上有赘肉了。”

    果然,听见她的话,傅大总裁赶紧低头看自己的腰,精壮结实,根本就没有一丝赘肉!

    傅总检查完自己的身体,安心道:“没关系,我长三个游泳圈你也会爱我爱的要死,全世界女人也会前赴后继。”

    “切,自大狂!”季半夏拿过晨衣随便往他身上一套。

    傅总眼皮一抬:“这就是你将功赎罪的态度?这么嚣张,是不是想尝尝我无情的鞭打?”

    傅斯年又在开黄腔,季半夏简直拿他没办法,只好放轻手上的动作:“傅斯年,我真的觉得你该去看看精神科。我觉得你的人格分裂挺严重的。”

    “哦?此话怎讲?”傅总对这个话题表现出很大的兴趣。

    “你说你在外面吧,人模狗样的,高冷霸道范端得足足的,别人看了都竖起大拇指:哟,精英!可是私下里呢,你简直就是个流氓+无赖+中二病弱智少年!”季半夏诚恳地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傅总冷笑:“弱智少年?来,季半夏,把耳朵伸过来,我跟你说件事。”

    “什么事?”季半夏天真的把耳朵伸过去。

    “你去垃圾桶找找昨晚那两个纸团,然后打开看看上面的字。”

    “什么意思?”季半夏睁大眼睛看着他。

    傅总自己系上晨衣腰间的带子,下床扬长而去:“你先看看,然后来浴室找我,告诉我你的心里感受。”

    季半夏的头顶飞过一群乌鸦,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弄明白。

    她飞速走到垃圾桶旁边,捡起那两个纸团,小心地将它们打开。

    两个纸团上,分别写着两个字。这两个字一模一样,都是“不去”!

    都是“不去”?两张纸团上都写着“不去”?!

    季半夏仿佛被雷劈中了,外焦里嫩!外圆内方!难怪她三次抽到的都是不去!两张纸团都写着“不去”,她再好的运气也抽不到那个“去”呀!

    该死的臭男人!难怪要说她眼角有眼粑粑呢!趁她擦眼睛,偷偷在“去”的前面加了个“不”!还嘲笑她人品不行!

    还让她向他学习!学习什么?学习他的无耻下流吗!

    季半夏怒气冲冲地捏着纸团,去浴室找傅斯年算账。

    傅斯年刚洗完脸,英俊清爽地,笑容可掬地看着她:“季酱,过来汇报心里感受了?”

    “汇报你个头!”季半夏把纸团朝他脸上扔:“傅斯年,你卑鄙无耻!”

    “而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傅斯年跟她演上了,一副心情好到爆的样子。

    季半夏简直气抽了,脸红一阵白一阵的,肚子都开始发紧了。

    傅斯年本来是跟她闹着玩的,见她脸色越来越白,手还揪着小腹上的衣服,顿时慌了:“怎么了?怎么了半夏,哪里不舒服?”

    季半夏瞪着他,咬牙切齿,一字一顿道:“肚、子、疼!”

    肚子疼,难道是被他气得动了胎气?傅斯年慌了手脚:“是我不好,我给你道歉,快,我送你去医院。”

    季半夏暗暗后悔,真不该跟傅斯年置气,要是阿梨真有个三长两短,她要恨死自己,恨死傅斯年的!

    医院途中,傅斯年低三下四,低声下气,那种无底线跪舔的尺度,让救护车上的医生看得目瞪口呆,暗暗感叹:真是生平从未见过如此英俊,又如此厚颜之人!

    长这么帅,脸皮还这么厚,这么会讨女人喜欢,真是不给他们这些平凡男人一条活路啊!

    人生太艰难了!

    在医生复杂的眼神和心情中,傅斯年和季半夏一路风驰电掣到了医院。

    绿色通道,直接进了产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