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突然有一种冲动

    做了心电图,又做了B超和其他检查,傅斯年一直陪着季半夏,非常耐心,也非常细心。

    季半夏看着他认真地听护士叮嘱注意事项,侧脸的线条那么英俊那么深邃,心里有暖意,也有不安。

    当初怀豆豆时,他也是这么认真地听医生讲注意事项,甚至还拿小本子记了下来。那时,她也以为她会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妈妈,以为她会有最完美的家庭。

    现在呢?她不知道……

    如果再来一次,如果阿梨也发育不良,傅斯年还会那么决然地选择放弃吗?

    不,他不会的。因为他还不知道阿梨是他的孩子……

    正出神间,她忽然看见主治医生拿着B超和其他报告一起进来了。

    医生皱着眉心,一边走一边盯着手里的报告,专注得差点撞到门框。

    季半夏的心又提了起来。医生过分投入地看检查报告,这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医生,怎么样?”傅斯年先迎了上去。

    医生看看傅斯年,斟酌了一下词汇:“B超结果倒没什么大问题,虽然胎儿有点偏小。但是甲胎蛋白和绒毛膜两项的数值都低于正常值,等16周的时候再过来排查一下吧。”

    季半夏急了:“这两项数值偏低是什么意思?是胎儿畸形吗?”

    医生顿了顿:“也不能这么说,有很多因素会影响这两项检查的数值,胎儿到底有没有问题,要等做了进一步的检查才知道。”

    季半夏还是很担心:“现在不能检查吗?”

    “现在胎儿还太小,得不出太确切的结果。”医生见季半夏一脸焦急,安慰道:“不要担心,孕检出现这种情况并不罕见,大部分都没有问题。”

    医生走了,季半夏却还是揪着一颗心。她都开始怀疑,她是不是没有办法正常当妈妈了。第一个孩子流产,第二个孩子引产,第三个孩子,孕检又有问题。

    是上天给她的诅咒吗?可是她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

    季半夏心情落到了谷底,不管傅斯年怎么安慰她,她的心都像压了一块大石头,根本没办法放松。

    “医生都说了,这种情况很常见,你不要担心了。阿梨一定没事的。”傅斯年将她拥入怀中,亲她的额头。

    “我怎么能不担心?”季半夏的眼泪都开始打转了:“我……斯年,你知道我有多想做妈妈……”

    她从小就喜欢孩子,看到别人家的孩子都走不动路了,一想到能将一个粉粉嫩嫩香香软软的小婴儿抱在怀里,能亲吻它的小脸,被它信赖和依恋,她的心都要化了。

    为什么,别人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事,对她而言就这么艰难?

    一个女人,想做一个母亲,这么自然而然,顺理成章的事,为什么她做起来就这么难?

    傅斯年心中恻然。他知道,他当然知道,所以他当初才那么狠心地选择了离婚。他想成全她。

    “我知道,宝贝,我知道。放心吧,你一定能做妈妈的,我们的小阿梨,一定是世界上最漂亮最可爱的小女孩!”傅斯年不停地安慰她。

    可季半夏还是开心不起来。

    此刻她如此软弱,她看着傅斯年的脸,突然有一种冲动,要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告诉他,阿梨是他的孩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