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孽种

    第二天早上,吃饱喝足睡得香甜的傅总,精神格外抖擞。

    跟小女人吻别后,神采奕奕地去上班了。

    只是,到了公司之后,他的心情就没那么美丽了。华臣近期最重要的地产项目,商圈改造的拆迁工作还没完成,还是卡在那个四合院上了。

    项目部的负责人正惴惴不安地站在他的办公桌前:“傅总,实在是没办法,我们的价码已经开得很高了。对方还是不松口。”

    傅斯年看着手里的资料,眉头皱了皱,没有说话。

    一见傅斯年皱眉,负责人后背的冷汗就冒出来了。他入职华臣时间并不长,但他已经看出来了,傅斯年从来喜怒不形于色,能让他皱眉,说明他已经不悦到极点了。

    “要不,我们用点非常规手法?”负责人试探地问道。

    傅斯年挑挑眉:“非常规手法?”

    负责人压低声音,鬼鬼祟祟道:“比如让户主出个意外什么的……”

    这招虽然阴损,但并不是没人用过,对付这样软硬不吃的钉子户,也只能这样了……

    “啪!”负责人的话还没说话,一叠纸已经扔了过来,正好砸在他的头上!他惊得捂住头,呆呆看着空中纷纷扬扬的资料。傅总竟然用文件砸他!

    傅斯年目光犀利如刀:“我的公司,不需要你这种心术不正之人。去财务结算工资,找副手交接完项目,马上给我离开!”

    “傅总!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听我解释!”负责人懵了,拼命地想要洗白自己。

    不可能啊!业内都传傅斯年心狠手辣,做事从不拖泥带水,不然他怎么敢出这样的馊主意?哪知道傅斯年竟然这么正气!他真是被那些传闻害惨了!

    “不用解释了。你这样的人,我不敢用。好自为之吧。”傅斯年根本就懒得再瞟他一眼,直接打电话叫秘书进来:“把商圈改造项目的项目主管给我叫进来。”

    项目主管进来了,跟傅斯年重新汇报了一遍,可也仅限于此了,对这个钉子户,他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傅斯年听完他的讲述,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把地址给我,我亲自去一趟。”

    这是一栋外观破败的四合院,木门朽烂,砖墙上长满青苔枯草。周围的棚户都已经被拆光了,它矗立在一片废墟中更显得寒酸可怜。

    傅斯年带着几个手下走到四合院外,上上下下打量着这座房子。

    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这房子有几分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真是奇怪。

    助理林森走过去敲门。“笃笃笃,笃笃笃……”他敲了一会儿,门却纹丝不动,里面也没有任何声音。

    林森盯着门,又用手在门上细细摩挲了一会儿,嘴里突然发出一声惊讶的低呼。

    “怎么了?”主管赶紧问道。

    “天哪,这门竟然用的是黄花梨!”林森赶紧用衣袖擦干净门上的雕刻,仔细地辨认:“没错,傅总,这门用的就是黄花梨!我家里就是做木材生意的,我不会认错的!”

    黄花梨?主管和傅斯年也很吃惊。这破败的四合院,竟然曾经用了名贵的黄花梨做大门?

    户主死活不肯拆迁,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

    就在众人猜测之时,大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了。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太太拄着拐棍,颤巍巍从里面打开了门。

    老太太一头白发,脸色灰暗,左眉下一颗豌豆大的黑痣。

    看清老太太的脸,傅斯年又是一愣。这位老太太,原来是故人。

    老太太眼神似乎已经不太好了,她眯斜着眼睛盯着门外的人:“都说过了不卖!你们别再来打我的主意了!”

    傅斯年看着老太太,语气放得很和缓:“老人家,这院子已经破败了,住起来也不方便。您想要什么条件,都可以提,一切都好商量。”

    老太太压根不理他的屈尊纡贵,挥舞着手里的手杖:“不用商量,我们说不卖就不卖!这是留给我孙女的产业,我孙女说不卖就不卖!”

    孙女?就是那个17岁的小姑娘吗?她哪里来的执拗,放着天价的赔偿款不要,坚决要守着这破败的四合院?

    傅斯年心里涌出一团疑云。

    “哐当”一声,老太太已经把门关上了,留下三人在门外面面相觑。

    “傅总,您也看到了?这老太太是软硬不吃呀!我们来过很多次了,她的态度一次比一次恶劣!我们也实在是没办法了!”项目主管无奈地说道。

    傅斯年盯着黄花梨木的大门看了一会儿,又绕着破败的围墙走了一圈。

    围墙里的房屋,重檐翼角,鸱吻脊兽,现在虽已破败不堪,上面长满枯草,但还看得出当年的优雅精致。

    林森也走了过来,嘴里还啧啧惋惜:“那么好的黄花梨呀,去去灰尘,再清洗一下,也是值钱的古董了!现在风吹日晒的,真是可惜!”

    傅斯年扭头再看一眼那扇大门:“回去吧。”

    “我们就这么回去了?”林森脱口而出,随即又赶快点头:“好的,傅总,我去把车开过来。”

    坐在车上,傅斯年闭上眼睛,思绪回到了三十年前。

    那时,他还是孤儿院的寡言男孩,个子瘦小,力气也不大,因为是新来的,所有男孩都喜欢欺负他。

    那时,孤儿院新来了一个阿姨,叫张素芳。她长了一张温柔的圆脸,左眉下有一颗豌豆大的黑痣。每次打饭,她都会特意给他多打一点:“崽崽,多吃点,你才能快快长高。等你长得又高又壮,就没人敢欺负你了。”

    冬夜里,他冷得睡不着,她熄灯时看见他冻得青白的小脸,偷偷用玻璃瓶给他灌了一瓶热水,塞进了他的被窝。

    那瓶热水,让他温暖了很久很久。

    后来,她因过失杀人被判刑入狱,再后来,他被傅震庭接回傅家,从此和孤儿院再无往来。

    张素芳过失杀人的原因,是她发现自己16岁的女儿怀孕了,追问女儿怀孕的原因,女儿竟然指认了自己的亲生父亲!

    在争执中,张素芳杀了自己的丈夫。

    傅斯年睁开眼,看着破败的四合院从他眼前掠过。

    张素芳17岁的孙女,其实应该是外孙女吧?当年16岁小女孩生下的孽种——年龄上,刚好能对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