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日久生情:爱你,一错到底 > 坚决不认他这个爹
    坚决不认他这个爹

    范佳怡注意到傅斯年的眼神,她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她看到一个穿白裙子的女人。那个女人已不再年轻了,眉间眼梢都显得有些憔悴。论容貌,也只是中上之姿。根本算不得什么大美人。

    范佳怡疑惑地看看傅斯年,不明白为什么这么普通的女人,会让傅总的眼中有一抹类似痛楚的挣扎。

    傅斯年看到季半夏拿起桌上的手机,划开屏幕后放到耳边。看来是有人在给她打电话。

    是谁?是某个他不认识的男人吗?

    半夏捂着嘴接电话,她的眉头从舒展到紧锁,表情变得特别凝重,整个身体语言都写着焦急和忧虑。

    挂了电话,她猛的站起身来,引来周围人纷纷侧目。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又坐下来,扭头对旁边的连翘说了几句话,随即就拿起手包,匆匆往外走。

    台上仪式还在举行,正到最关键的交换戒指时刻。

    是出了什么事吗?而且还是大事。不然,半夏不可能中途离席的!她那么讲义气的人。

    连翘跑去找伴郎说了几句话,也跟在季半夏的后面跑出大厅。

    傅斯年想也不想,放下酒杯就往外走。等了三年,他连一句话都没跟她说,实在太遗憾。

    无论如何,他欠她一句对不起。

    “傅总,你去哪儿?”范佳怡讶异地问。傅总这是中了邪吗?怎么那个女人一走,他也跟着走了?

    傅斯年顾不得回答她,他跟着连翘冲出了宴会厅。

    季半夏还站在外面拦车,连翘跑过去,两人一起拦出租车,可所有的车都满载乘客,根本没有空车。

    傅斯年转身朝地下停车场跑,她们想去哪里,他可以送她们。

    等傅斯年开了车出来,刚好看到季半夏和连翘上了一辆出租车。

    他看到季半夏的头在车门上重重磕了一下。想必是太心急火燎了。

    出租车开动了,傅斯年一咬牙,跟了上去。

    他并不是故意想跟踪,只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

    上了出租车,连翘报了地点,见姐姐急得眼泪都出来了,忙安慰她:“姐,别担心,只是蹭到而已,伤口应该不大。别着急……”

    季半夏哽咽道:“我已经跟托管中心的人再三交代过,为什么她们还是这么不小心!阿梨有血友病,凝血功能差,蹭破一点,对别的小朋友来说也许没什么大问题,可对阿梨来说,就是致命的!”

    连翘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紧紧抱住姐姐,不停地安慰她。

    傅斯年跟在后面,只见出租车在一家婴幼儿托管中心前停了下来。

    这家托管中心是连锁的,口碑很好,价格也很高昂,傅斯年心里暗暗疑惑,难道连翘临时把明泽托管在这里,结果明泽出了事?不然姐妹俩怎么都火烧火燎的往这里赶?

    季半夏和连翘进了托管中心,傅斯年停好车也想进去,结果在门口被人拦住了。

    没有托管中心的客户手牌,不能随意进出。

    傅斯年只好站在旁边的花圃前等。十几分钟后,季半夏怀里抱着一个孩子出来了。

    她满头满脸都是汗,头发散了,被汗水濡湿后贴在脑门上,看上去特别狼狈。

    “连翘……”傅斯年走过去,他甚至不敢喊季半夏的名字。

    季半夏和连翘一看到他,两个人脸色都变了。季半夏侧了下身子,用臂弯挡住了孩子的脸。

    季半夏如临大敌的模样,让傅斯年心里很不好受。

    “傅总,我们有急事要去医院,有什么事回头再说好吗?”连翘开口了,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三年多,她说话做事比以前成熟多了,也老道多了。

    傅斯年知道,“强B”案之后,他在连翘心中的地位就一落千丈。从前那个总是甜甜叫他“傅哥哥”的女孩再也回不来了。

    对方很明显的排斥态度,让傅斯年无话可说。

    他眼睁睁看着季半夏和连翘上了托管中心的巴士,一路疾驰离开。

    那个孩子不是明泽,那是个女孩,瘦瘦小小的,看上去顶多两岁的样子,她的脸埋在季半夏的臂弯,他没看清女孩的脸,只看到她额头上压着一大块渗血的纱布,显然是受伤了。

    那,是半夏的孩子吗?

    和谁生的?半夏秘密结婚了?那个男人是谁?

    傅斯年站在路边,看着大街上的车水马龙。正午的阳光照在对街大楼的玻璃幕墙上,强烈的反光让傅斯年双目刺痛,连鼻子都有些发酸了。

    医院里,医生正在给阿梨紧急处理伤口。

    冰袋,凝血酶,血浆……所有东西都招呼上了,才堪堪将血止住。

    “好了,血算是止住了,再留院观察一下,没什么问题,就可以走了。”医生有些责备地看着季半夏:“孩子得了这个病,家长的护理一定要格外精心。今天幸好伤口不大,算是万幸。以后一定要注意!”

    “好的,以后一定会注意的!”季半夏看着病床上瘦小的女儿,又心疼又担忧:“医生,她怎么还没醒?不会有事吧?”

    “没事,就是身体虚弱,睡着了。”

    医生走后,季半夏和连翘在病床边守着阿梨,赵媛的电话打过来了。

    “半夏!阿梨没事吧?”赵媛也很着急。

    季半夏很愧疚:“没事没事。媛媛,对不起啊,今天是你的好日子,我却没吃到你的蛋糕。”

    “半夏,说这些就太见外了!我现在还走不开,等婚宴结束了,我过来看小阿梨。”

    “不用不用!新婚之夜,该和翼飞一起甜甜蜜蜜的度过。阿梨现在情况已经稳定了,我这两天会搬到连翘家住。到时候我们再聚。”

    挂断电话,连翘愣愣看了季半夏一会儿,突然道:“姐,傅哥哥怎么会去托管中心?他是不是在跟踪我们?”

    季半夏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阿梨的身世,不能让他知道。这是我的女儿,只属于我一个人。”

    连翘激愤道:“对!当初他嫌弃阿梨,不想要阿梨!咱们好好的把阿梨养大,坚决不认他这个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