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怎么不走了

    宋医生是个行动派。当天晚上,季半夏和连翘正在讨论明天去学校接洛洛回来的事,宋禛打电话过来了。

    连翘看到手机屏幕上宋禛的名字,兴奋地把电话递给季半夏道:“姐,开免提,开免提!”

    季半夏白她一眼,拿过电话,转身走到了阳台上。

    “半夏,阿梨的检查结果出来一部分了。”宋禛第一句话,就是说阿梨的病情。

    季半夏紧张道:“是发现新的问题了吗?”

    宋禛的笑声磁性好听:“不是不是,你别乱想。你看这样好不好,明天中午我请你吃个饭,把阿梨的情况跟你仔细说一下?”

    “好的好的!”季半夏忙不迭的答应:“应该是我请你才对。”

    两人商量好地点,季半夏挂了电话,一转身,看见连翘鬼鬼祟祟地躲在阳台旁边偷听。

    季半夏走过去狠狠拧了一下她的脸:“这么八卦!”

    连翘笑嘻嘻的:“姐,你明天要和宋医生约会呀?嘿嘿,你放心去吧,阿梨交给我照顾就行了。明天周末,我一大早就过去接洛洛。有洛洛陪着,阿梨会开心的。”

    说来也奇怪,阿梨很怕生人,但对洛洛却一点都不排斥。阿梨两岁的时候,连翘带洛洛和明泽去看过她一次,洛洛抱阿梨的时候,阿梨笑得很开心。

    “嗯。好吧。”季半夏回忆起三个小家伙在一起的情形,脸上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笑容。

    连翘看到季半夏笑,以为她是为明天的约会开心,打趣道:“姐,加油!搞定宋医生!”

    连翘是真心希望姐姐能和宋禛在一起。一个女人,独自带一个孩子,实在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姐姐能有个依靠,她也会安心很多。

    季半夏没搭理妹妹的调侃,转身走进了卧室。

    阿梨刚醒,见妈妈进来,伸出两只小胳膊,笑眯眯地看着她。

    季半夏一看到女儿的脸,心里就跟吃了蜜糖一样,赶紧走过去把小丫头抱起来:“宝贝,睡醒了?我们阿梨越来越乖了,醒了见不到妈妈也不哭了,好棒!”

    阿梨亲昵地抱着半夏的脖子,软嫩的小脸贴在半夏脸上,舍不得放开。

    小宝贝特有的奶香充满了季半夏的鼻端,她亲亲阿梨的小脸,亲亲她的小鼻子,怎么亲都亲不够,又去亲她粉嫩的小脖子。

    阿梨被季半夏逗得大笑起来,她扭着小身子,想避开妈妈的骚扰,实在是太痒了!

    连翘倚在卧室的门边,含笑看着姐姐和阿梨逗笑,心里也暖暖的。

    姐姐和阿梨回来后,这个家终于像个家了。明天洛洛回来,家里就更热闹了!

    下个周末,还可以去接明泽回来。到时候,她至亲至爱的人,就全在她身边了!

    人生如此,夫复何求!她知足了。

    第二天,季半夏一大早就和连翘去接洛洛。洛洛一看到阿梨,简直乐疯了,扔下书包,扑过来就抱着阿梨亲了一大口:“阿梨!你来了!姐姐好想你呀!”

    阿梨咯咯笑着,伸出手臂让洛洛抱。洛洛一把把阿梨抱起来,开心地向大人炫耀:“妈妈,姨妈,你们看,我抱阿梨抱得多稳!”

    洛洛也才7岁而已,小孩抱小小孩,怎么看都觉得好玩。

    虽然洛洛确实抱得很稳,但季半夏还是有点担心,让她抱了一会儿,就赶紧伸手,想把阿梨接到自己怀里:“洛洛,给姨妈抱吧。”

    洛洛不肯放手:“不要嘛,我喜欢抱妹妹!”

    连翘赶紧道:“快给姨妈抱,一会儿你胳膊没劲了,容易摔着妹妹!”

    季半夏有些黯然。她何尝不想让阿梨和洛洛多亲热亲热,可是阿梨不是普通孩子……她注定不能像普通孩子那样,享受正常的友情和亲情……

    两个大人带着两个孩子回到家,连翘就催季半夏:“姐,赶快去收拾一下赴约吧。别迟到了。”

    季半夏应了一声,拿了包,准备换了鞋子就出门。

    刚走到门边,她想了想,又回去画了画眉毛,涂了一些口红。完全素颜,显得太不重视这次见面了。

    现在差不多了,反正她皮肤白,只画一下眉毛涂个口红,看上去就明眸皓齿了。季半夏点点头,走到门边换鞋。

    连翘惊讶道:“姐,你就穿这样去见宋医生?”

    季半夏低头看看自己,薄风衣,格子衬衫,牛仔裤,平底鞋,没什么不妥的呀!

    “好歹打扮一下,穿个裙子嘛!”连翘不满地拉她往卧室走:“你穿这么随意,是对宋医生的藐视!来来来,把这个裙子穿上,再换双高跟鞋,别穿牛仔裤了!”

    在连翘的坚持下,季半夏换了条裸粉的裙子。连翘满意地打量着姐:“姐,你美翻了!这颜色太适合你了!素雅中带一点甜美,特别符合你的气质!”

    连翘的感受,也是宋禛的感受。

    远远看到季半夏走过来,宋禛的眼神就拔不出来了。

    季半夏不算高挑,但她身段窈窕,脖颈修长,穿着高跟鞋沿街走来,微风吹起她风衣的下摆,一双白皙圆润的小腿在裙摆的分叉里若隐若现,真真是风情万种。

    “宋医生,久等了。”季半夏一走进餐厅,就看到坐在窗边的宋禛。

    宋禛这次没穿白大褂,穿了件白衬衫。但不管他穿什么,身上那股沉静儒雅的气质都一脉相承。

    宋禛站起来帮季半夏拉椅子,微笑道:“我也刚到。”

    傅斯年从包厢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个画面。白衬衣的男子笑容温柔,正殷勤地帮女伴拉开椅子。

    女伴脱下外套,裸粉色的裙摆从侧边开了个小叉,放下风衣的时候,她的裙摆,轻轻柔柔地拂过他的灰色长裤。

    裸粉和灰色,看上去竟然那么搭。

    范佳怡和同行的年轻男子,都诧异地看着傅斯年:“斯年,怎么不走了?”

    傅斯年猛地惊醒过来,淡淡一笑:“忽然想起一件事。你们先走吧。我还要在这里再等一个朋友。”

    “朋友?”范佳怡警惕道:“斯年,还有别人想投资我们这个项目?”

    傅斯年没回答她,只是淡淡一笑。随即,他转身朝包厢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