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又有什么关系

    赵媛见季半夏的态度有松动,马上趁热打铁:“后天就是昊昊的生日宴,傅斯年也要去的。到时候你也一起去吧。到时候我想办法制造点机会,只要你态度软和点,傅斯年肯定抵抗不住你的魅力。”

    季半夏挣扎了一会儿,终于点点头:“好。”

    两天后,连翘特意留在家里陪阿梨,季半夏匆匆打扮一番,就往昊昊办生日宴的酒店赶去。

    阿梨今天情绪不太稳定,她有些担心,只想着先找个自然的机会和傅斯年恢复邦交,然后快去快回,早点陪阿梨。

    昊昊的生日宴办得并不算隆重,虽然也是C市很好的酒店,但整体比较低调,只请了亲朋好友过来吃饭。

    毕竟昊昊的身份不是那么光彩,江家人虽然也疼他,但到底还是不好意思敲锣打鼓的庆祝。

    赵媛已经等在大厅处了,见季半夏过来,笑着赞道:“半夏,这条裸粉的裙子很衬你哦!显得气色很不错。”

    季半夏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米色风衣裸粉裙子,微微一笑,并不说话。

    给阿梨看病几乎花掉了她所有的积蓄,工作收入的80%都花到阿梨身上了。她拿得出手的衣服也就这件风衣和这条裙子了。

    如果赵媛知道上次她跟宋禛吃饭也是穿的这条裙子,肯定又要送她衣服了。连翘已经送了她一堆衣服了。

    “傅斯年还没来。但是他肯定会来的。”赵媛低声跟季半夏咬耳朵:“我让江翼飞假装无意地告诉他,你今天会来。我猜,天上下刀子傅斯年也会来的!”

    季半夏咬咬嘴唇,没有说话。

    其实,她真的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傅斯年。有时候,深夜醒来,看到阿梨的脸,她会看到傅斯年的嘴角,看到傅斯年额线,阿梨的脸上,处处都是傅斯年的隐形代码。

    想忽视也忽视不了。

    想到女儿,季半夏心口酸痛得说不出话来。

    不要矫情,季半夏,你没有资格矫情。她在心里默默告诫自己。如果阿梨有万分之一的希望,那么,她就甘愿将自己的尊严踩在脚下。

    江家父母季半夏以前也见过一次,不过,这次,他们显然没认出她。季半夏松了口气,跟着赵媛坐到亲友席上。

    “傅斯年的座位就在你旁边。”赵媛低声道:“翼飞还以为我想撮合你们俩呢,高兴坏了。”

    季半夏默默点了点头。傅斯年大概也以为赵媛想撮合她和他吧,这样也好,盛得她主动了。傅斯年如果还有一点旧情,以他的性子,一定会主动的。

    季半夏喝第二杯茶的时候,傅斯年来了。C城首富大驾光临,众人自然各种热情寒暄。

    季半夏盯着面前的茶水,眼观鼻,鼻观心,不动如山。

    傅斯年一进来就看到季半夏了。她还穿着那件风衣,风衣里,还是那条裸粉的裙子。她端坐在那里,对他的到来无动于衷。

    她还是那么美。

    傅斯年落座。台上,江家父母带着昊昊致辞,众人都安静倾听。

    傅斯年也微笑着倾听,礼仪无可挑剔。

    他的眼神,却轻轻瞟过季半夏放在桌子上的胳膊。她的衣袖半挽着,露出半截雪白的手臂。可是,那挽起的风衣长袖,边缘竟然有些磨毛了。

    傅斯年心下黯然。

    那天那个白衣男,他后来查过了,是C市医院的医生。刚从国外回来不久,单身,并没有结婚。

    这三年,季半夏和谁在一起?为什么三年后她独自带着女儿回到C城?为什么她的衣袖都磨毛了?

    她的日子,竟这样窘迫吗?

    季半夏很快就察觉到傅斯年的目光。傅斯年在看她的衣袖,她猜到了。

    手臂轻轻动了一下,最初那一瞬间,她差点就要把手缩到桌子下了。她不想让傅斯年知道她过得艰辛。

    可最后,她还是没有缩手。他爱看就看吧。无非就是她经济并不宽裕,生活节俭。这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她没有做过什么违法的事,也没有因为不齿之事闹得满城风雨,最后靠巨额赔款和受害人达成和解,才逃避了坐牢。

    她身正影直,除了不富有,她没有什么可羞愧的。

    她的茶杯空了一半,傅斯年拿起精致的水壶,轻轻将她的茶杯续上热水。

    季半夏没说话。她应该说一声谢谢的,她知道。无论出于礼节,还是出于另一个目的,她都应该道一声谢,然后借此机会开始寒暄,假装还是朋友,以后还可以发展出更亲密的关系。

    美人计,她不是不懂。

    道理她都懂,可是她都做不到。她僵硬的坐着,甚至连点头致意这样的动作都做不出来。

    她恨他。她真的恨他。

    傅斯年并没有期望她的道歉。季半夏的冷脸,是他意料之中的。

    续完水,他继续听江家父母说话。他忽然想起季半夏陪着笑,殷勤地为那个叫宋禛的医生续水的情景了。

    她求天求地,却从不求他。

    对这个女人,他从来都束手无策。她是他的命门,他的软肋,他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一点点刺激,就能让他疼痛。

    昊昊在台上表演节目,清亮的童声,在钢琴的伴奏中为大家唱了一曲《送别》。

    宾客们饶有趣味的听着,一起鼓掌为昊昊打拍子。

    季半夏也跟大家一起认真的打拍子。昊昊长大了。长成一个俊朗的小小少年了。季半夏还记得,那年他只有三岁,在傅斯年的车上,他的小胳膊轻轻圈住她的脖子,在她耳边轻轻笑着说:“季阿姨,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好喜欢你。”

    而如今,三岁的小小身体已经长大,这么聪明,这么强壮,这么健康。

    眼眶突然有些热热的,季半夏掩饰般端起杯子,借着喝水,深深吸了口气。

    没关系,也许她的阿梨永远也不能变得聪明,变得强壮,变得健康,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

    六年前,傅斯年试探着问昊昊:“既然你这么喜欢季阿姨,那让季阿姨做你妈妈好吗?”

    那个小人儿是怎么说的?他很认真地说:“不要。我喜欢季阿姨,可我还是想要我自己的妈妈。”

    心理扭曲的顾浅秋,为了爱情从不顾念儿子的顾浅秋,还是被她的孩子这么深切地依赖者,眷念着。

    世界所有的孩子,都不会放弃自己的妈妈。而所有的妈妈,也都不会放弃自己的孩子。

    她,也不会放弃她的阿梨。

    ——————————————————

    感冒发烧,更晚了。抱歉……让大家久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