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认出了爸爸

    季半夏正出神,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是连翘打来的,屏幕上闪动着她的笑脸。

    旁边淡定坐着的傅斯年,也不动声色地瞟了一眼季半夏的手机。认出屏幕上的笑脸是连翘,他才放下心来。

    还好,不是那个姓宋的小子打过来的。

    “姐!你快出来吧,我就在酒店外面,阿梨哭着要找你,我都哄不住了!”

    季半夏一接起电话,连翘的声音就焦急地从手机里传来。

    季半夏一听就急了。阿梨到底哭成什么样了?竟吓得连翘直接跑酒店来找她!

    “我马上出来。你别急。你帮她揉揉小肚子,她哭闹得太厉害,容易肠绞痛。”季半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

    “好!你快来!”连翘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了。

    季半夏想找赵媛和江翼飞说一下,可他们全家都在台上表演小品,没办法,季半夏只好扭头对傅斯年道:“傅总,我有事要出去一下,一会儿媛媛问起,你帮我告诉她一声。”

    “好。”傅斯年一口答应。

    她终于和他说话了!

    看着她匆匆离开的背影,他突然很妒忌那个孩子。上次婚礼是这样,这次生日宴也是这样,只要那个孩子有什么状况,她立马飞奔而去,没半点犹豫。

    季半夏走到酒店外,连翘正抱着孩子急得满脑门都是汗。阿梨被她抱在怀里倒是没挣扎,可她已经哭得嗓子都哑了。

    “姐!”一看到季半夏,连翘差点也哭了出来。

    刚才在家,阿梨哭得浑身抽搐,吐得翻天覆地。她好容易清理干净,就赶紧抱着来找半夏了。

    这么小个小人儿,性子竟然这么烈,真不知道像谁。

    阿梨已经哭得没有力气了,见妈妈来了,只虚弱地伸出两只小胳膊,眼泪汪汪地看着季半夏。

    “阿梨!乖宝宝,妈妈来了,妈妈抱抱!”季半夏一把抱住阿梨,心疼地在她脸上亲了又亲。

    季半夏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柔声安抚她:“好了,妈妈来了,妈妈抱着阿梨,阿梨很安全,很舒服……”

    妈妈和孩子之间,总有神秘的感应。阿梨被季半夏拍了几下,全身慢慢放松了,她停止了抽泣,趴在妈妈肩头,好奇地看着酒店门口石雕的大狮子。

    季半夏正犹豫要不要回酒店,赵媛急匆匆出来了。

    “半夏,阿梨没事吧?”

    “没事,刚才哭闹得厉害,现在已经好了。”

    “那走吧,我们一起回去,马上就要开宴了,你和连翘总得吃饭吧?”赵媛说着,就过来拉连翘的手。

    季半夏有点踌躇。她抱着阿梨回去,傅斯年会看到阿梨的。他会认出她吗?

    赵媛猜到季半夏的心思,突然有些伤感地叹了口气:“半夏,阿梨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自己爸爸……”

    这句话一下子击中了季半夏的心。她的小阿梨,知道爸爸意味着什么吗?如果给她自己选择,她会愿意看到爸爸吗?

    “走吧。傅斯年不会认出来的。阿梨看上去,最多也就两岁……”赵媛爱怜地看了阿梨一眼,拉着季半夏和连翘进了酒店宴会厅。

    傅斯年看到季半夏和连翘一起回来了。季半夏怀里抱了个孩子,孩子背对着他,他看不到她的脸。

    “傅总。”连翘落座,客气地跟傅斯年打了个招呼。

    傅斯年也点头致意。

    季半夏把孩子放到膝盖上,孩子转过脸来,她乌黑透亮的大眼睛,正好对上了傅斯年的眼睛。

    傅斯年呆住了。

    心仿佛被什么东西重重地揉了一下。他看着这个孩子,目不转睛,完全挪不开视线。

    这是个多漂亮的孩子!漂亮得他找不出任何合适的词来形容她。

    而此刻,这个孩子正看着他,惊讶地,好奇地,专注地。她似乎在辨认他,在他眼中寻找什么。

    傅斯年情不自禁地想要伸手抚摸她的头发,他不知道,他的声音有多软,多温柔:“宝贝,你可真漂亮!你几岁了?”

    孩子没有回答他。她看着他的眼睛,忽然露出一个极灿烂的笑容。

    “你对叔叔笑了!你喜欢叔叔对不对?”傅斯年惊喜地问她。他很想拉拉她的小手。

    那么纤细的手指,那么娇嫩的皮肤,让他无端地就生出了疼爱之心。

    季半夏和连翘一直紧张地看着傅斯年和阿梨互动,看到阿梨对傅斯年粲然一笑,姐妹俩对视一眼,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复杂。

    阿梨还是没回答傅斯年。她的眼神突然被傅斯年的袖扣吸引住了。她盯着那枚暗蓝的宝石,大眼睛扑闪了一下。

    傅斯年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她不说话,这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小丫头,根本不需要说话,她的眼睛,天生就会说话。

    傅斯年拔下袖扣递给阿梨:“喜欢是吗?叔叔送给你玩。”

    阿梨正准备伸手去接,被季半夏阻止了:“宝贝,我们不能要别人的东西。这是叔叔的,你不可以拿。”

    阿梨看看妈妈少见的严肃脸色,扁扁嘴,要哭。

    傅斯年赶紧把袖扣塞到她手里:“好啦,不哭了。你看,它已经在你手心里了!”

    季半夏恼了,瞪了傅斯年一眼。她管教孩子,他跑来插一脚算什么!

    她掰阿梨的手,想把袖扣拿出来。偏偏阿梨是个倔性子,用力攥着袖扣,怎么都不松手。

    连翘看不下去了,皱眉道:“姐!你至于吗!就一个袖扣,你跟孩子较什么劲!一会儿玩完了,还给傅总就是了!”

    傅斯年在心里默默为连翘点了个赞。又扯下另一个袖扣递给阿梨:“来,拿着玩。别放嘴里就好。”

    阿梨专心玩袖扣,傅斯年专心看她玩。还时不时教她另一种更有趣的玩法。

    季半夏看着父女俩的互动,心里五味陈杂。

    如果不是那些过往太沉重,如果她只是简单地背着他偷生了一个孩子,也许,她真的可以告诉他,阿梨是他的女儿。

    这个一见他就对他笑,这个一见面就找他要东西的孩子,是他的女儿。

    他的女儿,凭借自己的本能认出了爸爸,她对爸爸微笑,跟爸爸撒娇,像天底下所有的小孩一样,仗着爸爸撑腰,她格外骄纵,格外任性……

    不,她不能说。她承受不了第三次打击。

    傅斯年的反复无情,她早就知道的。他不想要她的孩子,从来都不想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