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伦之乐

    宴席进行到最后,上了甜品。

    先上了水果小蛋糕,阿梨吃了一个,还想吃第二个,被季半夏阻止了:“乖,蛋糕吃多了虫虫会咬牙齿的,阿梨吃一个就够了,好不好?”

    阿梨很不情愿,但还是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过了一会儿,又上了冰淇淋,做成了各种卡通动物的形状,看上去特别可爱。

    连连翘都忍不住吃了两个。阿梨可怜巴巴地看着连翘,又看看水晶小碗里的冰淇淋,乞求地看着季半夏。

    冰淇淋太寒凉了,阿梨肠胃不好,季半夏从来不让她吃。

    见女儿眼馋的样子,季半夏无奈道:“宝贝,冰淇淋太凉了,你吃了会肚子疼的。不是妈妈不让你吃,等你再大一点,身体结实一些了,妈妈一定给你买一个大冰淇淋。好吗?”

    阿梨不再去看碗里的冰淇淋,眼泪却默默蓄满了眼眶。

    听见季半夏叫出“阿梨”这个名字,傅斯年心里百感交集。

    当年,她给肚子里的那个孩子,也取名叫阿梨。

    她一直想要个女儿,现在终于如愿了。只可惜,这个叫阿梨的孩子,不再和他有任何关系。

    他扭头看着阿梨,多漂亮多乖巧的孩子,让人疼到心底里去了。

    察觉到傅斯年在看她,阿梨突然伸手拉了拉傅斯年的袖子。

    她眼泪汪汪地扁着小嘴,看着傅斯年。

    傅斯年愣了一下之后,马上意识到,阿梨是在求他!求他帮她说情,让季半夏同意她吃冰淇淋。

    这是什么,这是赤*裸裸的信任啊!傅斯年简直赴汤蹈火的心都有了!

    “让阿梨尝一点点吧,一小口,没关系的。”傅斯年放低姿态,好声好气地跟季半夏商量。

    季半夏有些意外,又有些不悦:“我女儿肠胃不好,不能吃寒凉的东西。”

    她刻意了强调“我女儿”三个字。傅斯年一听就明白了,季半夏的意思是,她照顾女儿,闲杂人等最好不要插手!

    季半夏皱着眉头,语气很冷淡,傅斯年不好再说什么。

    他耸耸肩,回了阿梨一个无奈的眼神。父女俩突然有了一种同仇敌忾的感觉,都咧嘴一笑。

    季半夏冷眼旁观,心里突然有几分妒忌。

    傅斯年凭什么!他什么都没做,竟然就能哄得阿梨跟他一个战线。

    她十月怀胎,含辛茹苦地把孩子拉扯大,可不是为了成全傅斯年虚伪的父爱!

    季半夏还没妒忌完,手机响了,是同事打来的。

    想起明天就是交稿日期了,季半夏赶紧把阿梨递给连翘:“我出去接个电话,你帮我看着阿梨。”

    接完电话回来,季半夏走到宴会厅门口就开始朝阿梨那边张望,结果不看还好,一看她的肺都差点气炸了!

    傅斯年正在给阿梨喂冰淇淋!!

    拿着勺子,一勺子一勺子地往阿梨嘴里喂。

    脸上笑嘻嘻的,嘴里还在说什么!搞不好是在鼓励她:来,嘴巴长大一点,多吃一点!

    季半夏忍住了咆哮的冲动,快步走回座位。

    一见她回来,连翘,阿梨,傅斯年,两个大人一个小孩全都低头躲开季半夏的眼神,很无辜地假装什么都没做过。

    季半夏一看桌子上的水晶碗,心里更生气了。

    两个小碗都空了!阿梨吃了整整两个冰淇淋!

    “连翘!你怎么看孩子的!让别人给她喂这么多冰淇淋,你是想让她生病吗!”季半夏气急攻心,抱起阿梨想给她喂点热水。

    阿梨扭着身子不肯让她喂,连翘辩解道:“孩子想吃,让她吃点又怎么了?冰淇淋都半融化了,一点也不凉了。”

    季半夏气得要死。连翘带阿梨一向这样,要什么给什么,从来不考虑后果。

    季半夏不想跟妹妹吵架,心里又憋着气,只好冲傅斯年发火:“别人家的孩子,希望你注意保持距离!反正生病了也不用你照顾,你也不会心疼!”

    傅斯年厚着脸皮安坐如山。他觉得季半夏太小题大作了,就几口冰淇淋,哪有那么严重?

    刚才阿梨开心的样子,他看了都觉得幸福满满。

    连翘在旁边看着季半夏训傅斯年,差点没笑出声来。平时人五人六,高冷得神鬼莫近的华臣总裁,现在被人训得像孙子一样,简直太搞笑了!

    气氛僵硬。就在这个时候,阿梨出手了。

    她不仅不肯喝季半夏喂的热水,还扭着身子往傅斯年那边蹭,并且,她还伸出手,要傅斯年抱抱!

    认贼作父,季半夏心里忽然蹦出这四个字。

    傅斯年伸手想接过阿梨,想起季半夏刚才的警告,又迟疑了。

    连翘快笑死了。暴君!她这个姐姐,完全就是个暴君。老的小的,一个都不放过!

    阿梨要不到抱抱,失望透顶,小嘴一扁,开始哭起来。

    周围的人都朝他们这桌看过来。季半夏慌了,哄了两句没用,赶紧把阿梨往傅斯年怀里一塞:“去吧,去找你的狐朋狗友!”

    连翘一口水喷了出来。狐朋狗友,这形容词,简直绝了!她这个姐姐,真是个天才!

    阿梨在傅斯年怀里哼哼唧唧地抽泣着,眼睛还看着季半夏。

    季半夏好气又好笑,装,使劲装!撒娇,使劲撒娇!现在让你嘚瑟,你早晚有求我的时候!

    香香软软的小人儿抱在怀里,傅斯年突然有一种功成名就的满足感。

    什么叫空手夺白刃?这就是啊!

    什么叫于百万军中取上将之头?这就是啊!

    第一次见面,就能把阿梨从季半夏的阵营里夺过来,这是高手高高手才有的本事!

    阿梨的信任就是他的军功章,就是对他人格魅力和个人才能的最高嘉奖!

    傅斯年面有得色,握着阿梨的小手跟她絮叨家常。阿梨不回答,他一个人自问自答也嗨得不行。

    季半夏冷眼旁观,假装没看到。

    连翘凑过来轻声道:“姐,你看傅斯年跟阿梨,有没有想到一个成语?”

    “什么?”季半夏隐隐猜到了,但是不愿面对。

    “天伦之乐。”连翘耳语道:“爸爸抱着娇滴滴的小女儿,多温馨呀!”

    ————————————————

    今天发烧请了一天假,睡了一天,下午才爬起来更新。让大家久等了。真是抱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