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疑点太多

    季半夏没有说错,阿梨的情况果然反反复复,烧退半个小时后必然会再烧起来,幸好腹泻不严重,很快就控制住了。不然季半夏真的要崩溃了。

    傅斯年一直留在病房,中途季半夏听到他接了好几个电话,应该是工作方面的。

    她赶不走他,也就听之任之了。孩子生病的时候是最要命的,能多个人帮忙,她确实轻松多了。

    而且,那毕竟是阿梨的父亲。

    哪怕她再怨他,再恨他,她还是不得不承认,有他在旁边,那种无形的恐惧和压力,真的会少一些。

    天黑了,阿梨的精神也恢复了一点,能睁开眼睛看着妈妈了。

    “阿梨喝点苹果水好不好?”季半夏在病房煮了点苹果水,放凉了准备喂给阿梨喝。

    阿梨有气无力地摇摇头,伸手要妈妈抱。

    季半夏把女儿抱起来,坐到沙发上,头贴着女儿的头,开始给她讲故事。

    在森林里面,住着一只小兔子,有一天,小兔子对妈妈说:“妈妈,如果我跑走了,你会怎么办?”

    妈妈说:“如果你跑走了,我就去追你,因为你是妈妈的小宝贝。”

    小兔子又说:“如果你来追我,我就变成溪里的小鳟鱼,游得远远的。”

    妈妈说:“如果你变成溪里的小鳟鱼,我就变成捕鱼的人去抓你。”

    小兔子调皮地说:“如果你变成捕鱼的人,我就要变成高山上的石头,让你抓不到我。”

    妈妈笑眯眯地说:“如果你变成高山上的石头,我就变成爬山的人,爬到高山上去找你。”

    小兔子说:“如果你变成爬山的人,我就要变成小花,躲到花园里。”

    妈妈回答说:“如果你变成小花,我就变成园丁,我还是会找到你。”

    小兔子抬头看看天空,说:“如果你变成园丁找到我了,我就要变成小鸟,飞得远远的。”

    妈妈亲了亲小兔子的头,说:“如果你变成小鸟,飞得远远的,我就会变成树,好让你飞回家。”

    小兔子又说:“如果你变成树,我就要变成小帆船,飘的远远的。”

    妈妈笑着说:“如果你变成小帆船,我就变成风,把你吹到你想要去的地方。”

    小兔子说:“如果你变成风,把我吹走,我就要变成马戏团里的空中飞人,飞得高高的。”

    妈妈说:“如果你变成空中飞人,我就变成走钢索的人,走到半空中好遇见你。”

    小兔子眨眨眼睛:“如果你变成走钢索的人走在半空中,我就要变成小男孩跑回家。”

    妈妈笑了,她说:“如果你变成小男孩跑回家,我正好就是你妈妈,我会张开手臂紧紧地抱住你。”

    小兔子偎进妈妈怀里:“那我就哪儿都不去了,留在你身边吧。”

    妈妈开心地抱着小兔子:“好呀,宝贝,那我们来吃根胡萝卜吧!”

    季半夏舀起一勺苹果水递到阿梨嘴边:“宝贝,来吃根胡萝卜吧!”

    阿梨看着季半夏的脸,甜甜地笑了,啊呜一口喝掉了勺子里的苹果水。

    傅斯年坐在旁边看着,满心都是温馨,满眼都是笑意。

    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动听的故事,原来一个女人最美的时刻,就是她抱着她的孩子,用那么温柔那么宠爱的眼神,讲一个这么温暖,这么美好的故事。

    从这个故事里,他看到了季半夏的心。

    看到了她的爱,她的乐观,看到了她百折不挠的坚定。

    他没有办法不爱这个女人。

    她的内心,强大得足以与他并肩。哪怕她只这样随随便便挽着头发,哪怕她的眉目之间已有了岁月的风霜,可她仍然光芒万丈,在人群中,她仍然是最璀璨的那一个。

    隔着千山万水,隔着岁月的烟尘,他仍能看到当初那个年轻女孩的身影。对于生活,她从不将就,对于困难,她从不妥协。

    哄着阿梨喝完苹果水,又吃了一些煮得稠稠的白米粥,季半夏这才松了口气。

    胃口恢复了,就说明病好得差不多了。

    医院有家属餐,季半夏想了想,还是决定象征性地留傅斯年吃点晚饭:“谢谢你帮我照顾阿梨,这边有盒饭,不嫌弃的话一起吃一点?”

    傅斯年倒也不客气,跟她对坐着吃了一个盒饭。

    吃完饭傅斯年要走,阿梨扁着嘴不让他走。傅斯年心里甜得要命,只是碍于季半夏的脸色,实在不好意思再强留,只好跟阿梨承诺:“明天一早叔叔就过来看阿梨,叔叔给阿梨带好吃的,好不好?”

    季半夏也哄了半天,阿梨总算给傅斯年放行了。

    春天的夜晚,处处是不知名的花香,傅斯年走在路上,脑海里还在想一些事情。

    当时在车上,阿梨在他怀里睡着了,当他发现阿梨体温太高,用脸贴在她额头上试温度时,他听见阿梨模模糊糊喊了一声“爸爸”。

    他很确定她叫的是“爸爸”,虽然很含糊,但肯定是这两个字。

    和阿梨见面以来,她从来没开口说过话。可在她病得迷糊时,她叫了他“爸爸”。

    这件事他没有告诉季半夏。因为,在听见阿梨那声爸爸时,他的眼眶竟然湿润了。

    季半夏告诉他阿梨只有两岁,可是在护士送药过来时,他不小心看到了被季半夏收起来的诊疗单。

    上面,阿梨的年龄写着三岁。

    如果这不是笔误,如果阿梨真的是三岁……

    傅斯年的心突突突地狂跳起来。隐瞒阿梨的年龄,不想让阿梨和他相认,这实在太符合季半夏的个性了。

    她那种高傲倔强的个性,宁可打落牙齿和血吞,也不可能承认她瞒着他偷生了一个孩子。

    更何况,阿梨的生父,一直查不到任何信息。

    疑点实在太多,多得让他开始心生奢望……

    如果,如果阿梨真的是他的女儿!他和半夏,有了一个女儿!

    傅斯年不敢再想。他激动却又恐惧。害怕这只是一场空想,毕竟,当年做过那么多次检查,所有医生都异口同声断定:今生,他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

    ——————————————————————————————

    清明回老家扫墓了,所以没有更新,今日加更,希望大家能喜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