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段孽缘

    傅斯年这句话,犹如一枚重磅炸弹,季半夏傻了,呆了,懵了。

    “你,你什么意思?”她努力稳住心神,装出淡定的样子。

    傅斯年一定是在诈她,很可能他在医院看到了阿梨的诊疗单,故意试探她的。

    她不能慌。当年生阿梨的时候,她用了假身份证和假名字,傅斯年不可能查得出来的!

    傅斯年盯着她的眼睛,直直地看到她的心底。她脸上那抹惊慌,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他赌对了。阿梨诊疗单上的年龄才是真的!阿梨三岁,不是季半夏对外宣称的两岁!

    傅斯年抱着阿梨,逼近季半夏:“季半夏,阿梨是谁的孩子?”

    他的语气并不强烈,可全身的气场都变得攻击性十足,咄咄逼人。

    聪明的小阿梨,感受到大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傅斯年赶紧低头哄阿梨:“宝贝,怎么了?”

    季半夏用力推傅斯年的胳膊:“傅斯年!有什么话我们私下说,现在,请你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她双目怒睁,浑身都写着愤怒。阿梨更害怕了,胆怯地往傅斯年怀里躲。

    季半夏一把抢过阿梨,放柔声音安慰她:“阿梨害怕了对不对?妈妈和叔叔说话,阿梨不自在了对吗?好了不哭了,现在我们回家了。有妈妈陪着阿梨,阿梨不怕了……”

    季半夏抱着阿梨转身就走。阿梨的脸埋着季半夏的肩头,抽抽噎噎的哭着,一双大眼睛却含满热泪,从季半夏的肩头向傅斯年看过来。

    孩子小小的脸全被遮住了,只露出一双惊恐委屈的大眼睛。而季半夏的背影,是那么果断,那么决绝……

    这一幕,深深地烙刻在傅斯年的心中,久久挥之不去。

    他知道季半夏的生理期,发生关系的那个日子他也记得。傅斯年掏出手机,根据这两个日期开始查询季半夏的预产期。

    查到预产期,他又打电话给下属:“之前让你查的新生儿父亲,不用再查了。我发给你一个日期,你按这个日期,查找一个月内的孕妇和新生儿信息。”

    挂断电话,傅斯年的手还在颤抖。

    今天孤注一掷,诈出了半个真相。按照医生的说法,他的孩子会在孕中期胎死腹中。除非季半夏因为强B案恨他恨得要死,选择了流掉他的孩子,后来又有了新男友,怀上了其他男人的孩子。否则,阿梨就一定是他的女儿!

    他真的能拥有自己的孩子吗?阿梨真的是他的女儿?

    傅斯年不敢相信,上天垂怜,真的给了他一个孩子?

    一定是的!不然怎么解释他和阿梨之间那种自然而然的熟悉感,怎么解释他看到阿梨时那种油然而生的骄傲感和满足感?

    就像当初,他以为阿梨是刘郴的孩子,可他对阿梨也丝毫没有任何排斥感!

    这就是血缘的奇妙。他生物的本能,让他无条件地接纳了这个孩子。

    傅斯年在楼下站了很久很久,他看着那扇亮着灯的窗,心中感到温暖,也感到疼痛。

    晚上连翘回来的时候,发现阿梨已经睡了,季半夏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默默流泪。

    “姐,怎么了?阿梨生病了?”连翘急了,赶紧拿了纸巾给季半夏擦眼泪。

    “没有。”季半夏摇摇头,一把抱住妹妹,伏在她肩上压抑地痛哭:“连翘,怎么办,傅斯年发现了!他发现了!”

    “发现什么了?”连翘隐隐约约猜出来了:“他猜到阿梨的身世了?”

    季半夏拼命点头:“他看到阿梨诊疗单上的年龄了!他问我阿梨到底是谁的孩子!”

    连翘一下子轻松下来:“这是好事啊,阿梨和傅哥哥终于能父女相认,以后我们阿梨就有爸爸了!姐,你该开心才是啊!”

    “不!我不要傅斯年夺走我的孩子!”季半夏满脸都是眼泪:“如果傅斯年知道阿梨是他的孩子,一定会跟我争夺抚养权的!”

    连翘简直理解不了她的脑回路:“为什么要争夺抚养权?你们俩复婚不就好了?”

    “复婚?”季半夏停住了哭泣,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连翘:“连翘,你觉得我还会和傅斯年复婚?当年他不要我肚子里的孩子,害得我逃到外地,背井离乡地养大阿梨,我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罪,你觉得我还会和他复婚?”

    连翘语塞:“姐,我知道你养大阿梨不容易。可是复婚不是一件对大家都好的事吗?阿梨有爸爸妈妈的呵护,傅家那么有钱,阿梨的病也能得到更好的治疗,这不是最完美的解决办法吗?”

    “不!”季半夏喊起来:“绝不!阿梨是我一个人的!傅斯年没尽过一天父亲的义务,他不配得到阿梨!”

    连翘无话可说。姐姐这三年的辛苦,她是最清楚的,心里有怨气,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想让她接受傅斯年,恐怕一时半会是不太可能了。

    “阿梨的病,我可以拜托宋医生。我不用去求傅斯年!”

    听见季半夏的话,连翘知道姐姐倔劲又上来了。这种时候,谁劝她都不会听的,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唉,傅哥哥想追回老婆,只怕还要走很长的路啊!连翘摇摇头,真是服了这两个人了,前前后后纠缠这么多年,说断又断不干净,想在一起又有各种阻碍,真是一段孽缘!

    回到家的宋禛,回忆今天小区里的一幕,越想越觉得那个男人似乎在什么杂志上看到过。

    他回国的时间不长,订阅的杂志也不多。翻了半天,他终于找到了那本财经杂志。

    果然,封面上衣冠楚楚,眉眼英俊内敛,名叫傅斯年的男人,就是今天他碰见的那个。

    华臣总裁……宋禛的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

    这样权势倾天的男人,他怎么竞争得过?

    他试着搜索了一下傅斯年,出来的结果更让他大跌眼镜。

    傅斯年和季半夏,竟然结过婚!傅斯年,是季半夏的前夫!

    两人闪婚闪离,傅斯年至今单身……

    ——————————————————————

    《日久生情》这本快要完结了。今天开了一本新书《棋逢对手:高冷上司晚上好》,欢迎大家追文哦。

    新书是欢喜冤家,先婚后爱的类型。男女主从互相讨厌到泥足深陷,过程非常有意思。

    我个人是蛮喜欢这种类型的,希望大家也能喜欢。欢迎收藏,么么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