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分花拂柳

    宋禛站在树下,正好看到这一幕。

    对视的男女,眼神胶着在一起,还有男人肩头那个漂亮的,快活的小女孩……

    任谁见了,都会以为这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宋禛心里酸酸的,站在树下,不知是该过去,还是该默默离开。

    犹豫再三,他还是决定走过去。季半夏对这个前夫,是有怨恨的,他并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单身这么多年,好容易遇到一个心动的,他决不能轻易放过。

    “半夏!”宋禛调整好表情,面带微笑朝这边走过来。

    宋禛的声音一下子将季半夏惊醒,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被傅斯年的眼神蛊惑了。

    “嗳,宋医生!”她笑着朝宋禛迎过去,因为心虚,笑容格外的灿烂。

    宋禛微笑着朝她做了个不满的表情:“宋医生?”

    季半夏反应过来,赶紧改口:“哦,对哦,说好的,直接叫你的名字就行了。”

    傅斯年脸上的笑容冷了,一点点消散了。肩头的小阿梨感觉到气场的变化,小手紧紧攥住傅斯年的头发。

    傅斯年一点也没感觉到疼,他冷冷的注视着季半夏和宋禛打情骂俏,眉来眼去。

    情敌当前,宋禛自然表现得格外殷勤,而且,他发现,季半夏也根本不介意被那个叫傅斯年的男人看到她和他来往。

    一定是这个前夫不停纠缠她,她已经不堪其扰了吧!

    宋禛这样想着,觉得自己的胜算更大,笑容格外和煦起来。

    “好啊,那我们走吧!”季半夏和宋禛寒暄完,走到傅斯年跟前,朝阿梨伸出胳膊:“来,宝贝,我们要跟宋叔叔去吃饭咯,妈妈抱。”

    傅斯年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不过季半夏知道,他的心情不怎么好。

    哼,要的就是他心情不好。活该!

    阿梨身子往后缩了缩,不太想跟宋禛一起去吃饭。

    “吃饭的地方,有一个大象滑梯,阿梨可以从大象的鼻子上滑下来哦!很好玩的!”季半夏绘声绘色的:“大象的尾巴还能打鼓呢,阿梨不想去看看吗?”

    阿梨还在犹豫,而傅斯年半点都没有要把阿梨还给季半夏的意思。

    季半夏有点恼了,傅斯年这是明目张胆要跟她抢女儿吗?

    她使出了杀手锏:“阿梨不想跟妈妈一起是吧?那妈妈先走咯,你跟这个叔叔呆在一起吧。”

    说完,她作势要走。

    阿梨发出一声短促的叫声,朝她伸出小胳膊。

    季半夏赶紧把女儿接了过来。在将阿梨抱进怀里的一瞬间,她看了傅斯年一眼,眼里写着三个大字“我赢了”。

    得意什么?阿梨喜欢跟他玩,只不过他个子高胳膊长,玩的花样多而已!小丫头最爱的人,还是她这个妈妈!

    季半夏抱着阿梨,和宋禛并肩走远了。

    傅斯年独自站在滑梯旁边,迎接着众人同情和不解的目光。

    虽然季半夏心里有抵触,但她不得不承认,和宋禛吃饭还是很愉快的。

    宋禛知识面广,性格温和雅致,又很会哄孩子。和宋禛在一起,话题慢慢聊开之后,人还是很放松的。

    阿梨今天玩累了,饭吃完了,她也睡着了。

    宋禛本来准备送季半夏和阿梨回去的,结果连翘正好也在附近吃饭,季半夏就抱着阿梨坐了连翘的车回去。

    停好车,季半夏抱着阿梨,和连翘一起往大楼里走。

    “姐,你是不是对宋禛动心了?”连翘把阿梨身上的外套拉好,好奇的问道。

    季半夏忽然想起今天傅斯年抱着阿梨去滑梯时,对她回头笑的那一下,心中一乱。

    “这样不是很好吗?宋禛是个非常有魅力的男人,而且还能帮阿梨治病,我和他在一起,不是太正常了吗?”季半夏没精打采的敷衍道。

    心情突然变得很低落。

    她终于意识到,她今天对宋禛的热络,其实是为了刺激傅斯年。

    她为什么要刺激他?她应该把他看成空气才对啊!她这样贱兮兮地想看他吃醋,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她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连翘比季半夏还纠结:“那你真的对宋禛动心了?”

    季半夏正要摇头,忽然看到,楼前那丛桃树下,站着傅斯年。

    他站在灯光的暗影里,桃花花瓣在夜色中是氤氲的暗红,一大片一大片在他头顶蔓延,妖艳又凄凉。

    就在季半夏看到傅斯年的同时,连翘也看到了他。

    姐妹俩同时停下脚步。

    “傅哥哥?”连翘小声打了个招呼,朝他挥了挥手。

    傅斯年从花影里走了出来。他身上,还穿着下午的衣服,手里还拎着那个电脑包。

    难道他一直在这里等着?季半夏心里忽然涌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用力把怀里柔软的小人儿搂得更紧一些。

    “连翘,我有几句话想跟你姐姐说。”傅斯年没有看季半夏,轻声对连翘道。

    连翘点点头,没有任何异议地就去接季半夏臂弯中的阿梨。

    傅斯年就是有这个本事,他的要求,很少有人去反抗。好像服从他的命令变成了人们的本能。

    季半夏想开口叫住连翘,但是张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傅斯年脸上的表情太奇异,他身上有一种她说不出的气息。好像他在努力压抑什么东西,而这个东西的能量巨大得能让天地炸裂。

    季半夏再次被蛊惑了。她好奇,她想知道傅斯年究竟想对她说什么?

    是关于阿梨的吗?

    傅斯年凝视着连翘的背影,等她消失在玻璃旋转大门后面,他不由分说拉起季半夏的手,拖着她走向树影更茂密的地方。

    **点钟,楼前已经没什么行人,这个小区的绿化又做的特别好。

    春天的桃花杏花开得如火如荼,所有的树都绿得拼尽全力,空气中有花香,草香,还有春天夏夜特有的暖香。

    “傅斯年,你发什么神经?”季半夏用力想抽回自己的手。

    但是没有用,傅斯年的手劲大得出奇,她根本摆脱不了。

    傅斯年拖着她,分花拂柳,一路迤逦,朝着小区旁边的假山而去。

    ——————————————-

    好期待下一章。你们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