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斯年,吻我

    季半夏的大脑在艰难地运转。傅斯年残缺,他不能给任何女人健康的孩子——所以他当初不要阿梨,也不要豆豆?

    阿梨生下来就是个病孩子,豆豆呢?如果豆豆能顺利生下来,也会和阿梨一样?

    傅斯年知道这个结果,所以他选择不要豆豆,不要阿梨?

    季半夏的身体一下子柔软了,她任由傅斯年蛮横的手弄疼她,任由他发泄他的愤怒和委屈。

    她伸手抚摸他的脸,温柔地,一遍又一遍的,她用掌心托住他暴怒的下颌:“斯年,这是怎么回事?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傅斯年突然停住手上的动作,他拉过她的裙摆,像扔破烂一样胡乱盖住她裸露的身体,他走到窗边,背对着她站着:“现在你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季半夏眼中含着眼泪,却不由自主地想要微笑,她顾不得身上不着丝缕,从床上站起来,她走到傅斯年身边:“我不走。你不说清楚,我哪儿也不去。”

    傅斯年的声音很冷很硬:“没什么好说的。正如你刚才听见的,我的身体出了问题,你和我在一起,不会有健康的孩子。”他顿了一下,又道:“很抱歉,我也是豆豆出事时才知道。如果早一点知道,我会离你远远的。”

    季半夏从背后抱住他的腰:“傻瓜!傅斯年,你这个大傻瓜!”

    她用力掐他腰上的肌肉,掐得她的手指都痛了:“你以为我会因为这个看不起你?你以为我会因为这个离开你?傅斯年,你真是个大笨蛋,天底下最蠢最笨的大笨蛋!”

    傅斯年仍然背对着她,不肯扭过头来:“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不忍心欺负一个没有生育能力的男人。好了,现在我已经体会到你的善良了。你可以走了。”

    傅斯年从未如此别扭,从未如此难哄,可现在,面对他的别扭和难哄,季半夏没有半点不悦,那块压在她心上的大石头,压了三年多的大石头,终于碎成了粉末,她只觉得浑身轻松,全身心的喜悦和兴奋。

    傅斯年爱着她。傅斯年爱着她。

    他的爱从来没有改变,人生若只如初见,她的傅斯年,永远都是她第一次见到的样子,英俊,高贵,优雅,成熟。

    此刻的孩子气,此刻的不自信,丝毫没有削弱他的魅力。她只想好好疼他,像疼阿梨那样,将他搂在怀里,含在嘴上,刻在心窝里。

    “斯年!”她拉过他,面对面地站在他面前。

    月光照在她赤果的身躯上,为她勾勒出银色的光辉。她长发及腰,光滑柔软如绸缎。

    傅斯年的脸上有难堪和尴尬,她用手指轻轻帮他闭上眼睛。傅斯年嘴唇动了动,又想说什么。

    “嘘!别说话。”季半夏伸出食指,堵住他的嘴。

    她的声音那么温柔,手指那么温暖。傅斯年的身体僵硬着,不知道该顺应本能,亲吻她的手指,还是该理性一点,继续赶她走。

    “斯年,吻我。”季半夏伸出手臂缠住他的脖子,她拉过他的手臂,缠住自己纤细光滑的腰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