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都怪你太热情

    看着宋禛走远,季半夏也慢慢朝傅斯年的车走去。

    隔了十米远,傅斯年就打开了车门。

    季半夏坐上车,心里伤感的情绪还挥之不去。不怎么想说话。

    傅斯年瞟她一眼,酸溜溜道:“追你的男人真好命。刘郴得到一个吻不说,就连宋禛都能得到一个爱的抱抱。”

    还爱的抱抱呢!季半夏听的好笑,扭头看着他:“你得到的不是更多?”

    傅斯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从储物盒里拿出一个小纸盒朝她扬了扬:“对,一会儿回去,我就要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季半夏一看那个盒子上就明白了,红着脸啐了他一口。

    车子发动了,很快就驶上了宽阔的主干道。季半夏看着窗外的灯光,有点担心:“不知道阿梨怎么样了?”

    夜里醒来,会不会害怕?

    “应该没事,保姆没打电话过来。”他劝季半夏:“你不要总疑神疑鬼的。阿梨虽然身体弱了点,但也没你想的那么弱不禁风。现在天气好,周末我们带阿梨去海边玩吧?”

    季半夏一听海边,又担心了:“海边风那么大,万一吹感冒了……”

    “你这也不许她做,那也不许她做,孩子怎么会不胆小?只要气温适宜,吹吹风没什么问题的。别担心。”傅斯年信心满满地说道。

    季半夏看着傅斯年自信的样子,心里忽然很踏实。

    这么多年,她一个人含辛茹苦地带着阿梨,从来都是提心吊胆,生怕有个闪失,她和阿梨就会万劫不复。

    现在,有傅斯年为她们母女俩挡风遮雨了,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傅斯年一定会有办法的。

    这种安心的,踏实的,可以依靠的感觉真好。

    她和阿梨,终于不再是风中飘絮,水中浮萍了。她的阿梨,也是有爸爸疼爱的孩子了。

    到了家,保姆就迎上来,告诉傅斯年和季半夏,阿梨很好,一直睡得很安稳。

    季半夏这才放下心来,傅斯年塞给保姆几张红票子:“辛苦你了,你回去休息吧。”

    保姆走了,季半夏有点过意不去:“你家里又不是没有空房间,这么晚了,还让人家跑那么远回家睡,太不人道了。”

    傅斯年笑道:“一点也不远,她就住这个小区里。”

    季半夏惊呆了:“啊?这个小区不是很贵吗?以她的收入怎么住得起?”

    傅斯年抱住她开始索吻:“我昨天特意让她搬过来,就是方便她照顾阿梨的。”

    季半夏心里一阵感动,傅斯年真的很细心,很体贴,为阿梨想得很周到。

    她在傅斯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你这个爸爸还是很靠谱的。谢谢!”

    傅斯年压根不满足这样的浅尝辄止,他抱起季半夏往卧室走:“道谢也该有点诚意,你这样太没诚意了。”

    季半夏红着脸:“那怎样才算有诚意?”

    傅斯年二话不说,直接一个法式湿吻,身子已经压了上来。

    一夜疯狂,第二天早上,季半夏和傅斯年还在睡梦中,床边突然想起一个甜甜的童音:“爸爸,妈妈!你们怎么在这里?”

    季半夏一下子从梦中惊醒,慌忙扯过床单盖住自己光裸的胸口:“宝贝,你怎么起床了?”

    床边,阿梨穿着白色的睡袍,光着脚,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季半夏:“我醒了呀!”

    傅斯年也醒了,本来想把阿梨抱过来,想起自己还没穿衣服,只好伸手摸摸阿梨的头:“宝贝乖,先出去一会儿,爸爸妈妈马上就起床,好不好?”

    阿梨摇摇头:“我不要出去,我要和爸爸妈妈一起睡。”

    她光着小脚丫就开始往大床上爬。季半夏尴尬的要命,只好用身子挡着阿梨的眼睛,拼命朝傅斯年使眼色,叫他赶快滚下床去穿衣服。

    衣服扔了一地,傅斯年狼狈不堪地捡起裤子往身上套。

    然而阿梨一扭头还是看见了。她惊讶地看着季半夏:“爸爸为什么不穿短裤?”

    季半夏脸红:“……”

    “爸爸,妈妈说不穿短裤虫虫会咬pp哦!”阿梨很好心地给爸爸科普:“虫虫咬pp会很痛的。爸爸以后一定要穿短裤才行哦!”

    “好,爸爸以后一定注意。”傅斯年脸不红心不跳地欺骗小孩子:“爸爸昨天太累了,所以忘记了。”

    阿梨放过了傅斯年,搂着季半夏的脖子,季半夏刚才已经套好了睡衣,摸到女儿身上有点凉,赶紧一把抱进被子里:“你自己怎么起床了?怎么没喊妈妈?”

    “我喊了,你们都不理我。”阿梨委屈地噘嘴:“我到处找,才找到你们。”

    傅斯年也穿好衣服,一回到床上,他就迫不及待地抱住阿梨:“来,宝贝,跟爸爸亲一个!”

    阿梨撅起小嘴,在傅斯年的嘴上亲了一下。

    季半夏也不甘落后,也撅起嘴求阿梨亲吻,阿梨也在季半夏嘴上亲了一下:“好了,现在你们一人一个。不要再亲了。”

    这话说得像个小大人似的,季半夏和傅斯年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

    阿梨不知道爸爸妈妈笑什么,但是躺在父母中间,床这么温暖,这种感觉实在太棒了。于是,她也咧开小嘴,开心地笑了起来。

    一家三口在床上嬉闹了一会儿,傅斯年笑道:“半夏,今天我们请赵媛,江翼飞和连翘一起吃饭吧。”

    季半夏知道他是想跟他们宣布他和自己和好的事,为难道:“过几天吧,这几天不太方便……”

    傅斯年奇怪:“不方便?”

    季半夏趁着阿梨在玩她的手表没注意,把脖子上的头发拉开,让傅斯年看她的脖子:“我这样子,怎么见人嘛!”

    她脖子上密密麻麻的全是紫红色的吻痕,简直找不到一片完好的肌肤。

    傅斯年一笑,手越过阿梨,捏了捏季半夏的腰,凑到她耳边道:“都怪你太热情,我这么好的定力,都败在了你的手下……”

    季半夏瞪他一眼:“我们俩到底谁更热情?”

    “我更热情……”傅斯年低声道:“不过这也怪你太勾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