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婉转的草地

    黄昏最后的霞光中,二人携手朝东边的海岸走去。

    绕过沙屋,二人赤脚漫步在林中的木栈道上,二人走几步路便停下来亲吻拥抱,甜蜜如初恋的情侣。

    树林尽头就是东海岸的沙滩,绕过最后一栋沙屋,傅斯年突然从背后用手捂住季半夏的眼睛:“先等一会儿,一会儿再睁开眼睛。”

    季半夏笑了:“干嘛啊,这么幼稚的游戏,玩不腻吗?”

    “不腻。这辈子都不会腻。”傅斯年捂住她的眼睛,带着她一步步往沙滩走去。

    一走下木栈道,季半夏就感觉到脚下的感觉不对。

    她踩的,不是细软的沙子,而是微凉的,光滑柔腻的东西,像绸缎,又像最柔软的草坪。

    季半夏用脚感觉了一下,惊讶道:“斯年,地上都是什么?是花瓣吗?哪儿来的这么多花瓣?”

    傅斯年不回答她的话,只是低头在她后颈上烙下细密的热吻。

    终于来到沙滩正中间,傅斯年松开双手,他的声音又温柔又低沉:“亲爱的,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季半夏睁开眼睛。海面上正升起月亮,眼前是碧波荡漾的大海,月亮的清辉在海面上幻化出万点细碎的银光,那么奢华,那么光彩夺目。

    而她脚下,整整一片海滩,全是淡粉色的玫瑰花。大马士革玫瑰,最名贵的粉红色,被她踩在脚下。

    “斯年……”季半夏转身看着她的男人,喉头有些哽咽。

    傅斯年在她唇上深深吻了一下,牵着她的手走向玫瑰花海的中心。在一片粉红的花海中,有一个用红玫瑰拼出来的三张笑脸。

    傅斯年牵着她的手在三张笑脸前站定,他微笑着看着她,目光极尽温柔:“亲爱的,认出来了吗?”

    “嗯……”季半夏哽咽着点头。她认出来了。左边那个是傅斯年的脸,右边是她的脸,中间那张可爱的小脸蛋,是阿梨的。她和傅斯年的女儿。

    傅斯年弯腰,从中间的笑脸上拿出一只锦盒。

    暗红镶金边和宝石的丝绒锦盒里,放着一枚钻戒。25克拉的非洲之星,在月光下泛着淡蓝的光芒。

    傅斯年握住她的手:“季半夏,我们再去领一次结婚证好吗?”

    他唇角含笑,在月光下,他那么英俊,那么挺拔,世间所有的美好加起来,也不及他的万分之一。

    季半夏用手背擦去眼泪,笑着推开那枚戒指:“没有单膝跪地求婚,别想和我领结婚证。”

    傅斯年笑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他看着她,一秒钟也没有眨眼,一秒钟也没有浪费,他心爱的女人,一如既往的调皮。

    “半夏,再嫁我一次好吗?”他单膝跪地,手握着她的手,在她手背印下一个吻。

    季半夏看着他,笑容满满地溢了出来:“好。”

    她拉傅斯年起身,傅斯年顺势抱住她的腰,他抱着她在空中旋转,她长长的裙摆被风吹得飘了起来,像一朵盛开的花。

    月光如水,洒在二人身上,他们亲吻,拥抱,说不完的柔情似水。

    夜色渐渐深了,沙滩上的人儿还沉浸在最热烈最完美的迷梦里。他们的衣衫落在花瓣上,月光下的身体健康而充满活力。

    他是奔腾的马,而她是婉转的草地。

    她迎接他的驰骋,迎接他的低吼,月光洒下清辉,他的爱,却如烈日灼心。这一生一世,永远不会磨灭,不会褪色。

    季半夏醒来的时候,睡在水屋的大床上。浑身酸痛中,她听见阿梨和傅斯年在门外说话的声音。

    “爸爸,麻麻什么时候起床?”阿梨的童音奶声奶气,带着受宠孩子特有的天真与娇蛮。

    “麻麻昨晚太累了,我们让她多休息休息好不好?”傅斯年也奶声奶气的,用儿童的语气和阿梨聊天。

    季半夏伸个懒腰,微笑起来。还“麻麻”呢,傅斯年越来越肉麻了。

    “麻麻昨晚做什么了,为什么累?”小人儿还在打破砂锅问到底。

    季半夏好笑地把头埋进枕头,她倒要听听傅斯年怎么回答女儿。

    “麻麻呀,昨晚和爸爸一起跑步,跑了很久很久,所以特别特别累。阿梨乖,不吵麻麻,好不好?”

    季半夏扑哧笑出声来。跑步……亏傅斯年想得出来。

    不过……她有些脸红地闭上眼,说是跑步也没错。傅斯年简直是个体力超人,到最后她实在受不了了,求饶了好几次,他才算放过她。

    怎么回来的,她自己都不知道。

    反正最后就是累得没有一点力气,他爆发完没多久,她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季半夏又睡着了。等她第二次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了。

    鼻端问到一股食物的香气,季半夏睁开眼一看,阿梨拿了块香煎牛排正在她鼻子前晃来晃去。

    傅斯年笑眯眯地站在她后面看着她。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哈哈!麻麻醒啦!”阿梨一见季半夏睁开眼,马上邀功似的扭头对傅斯年欢呼。

    这是什么跟什么?季半夏好气又好笑,这种幼稚把戏,肯定又是傅斯年想出来的!

    她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笑出来,睁开眼之后,又马上把眼睛闭上装睡。

    阿梨刚欢呼完,回头一看,季半夏又睡着了,顿时很不解地看着傅斯年:“爸爸,麻麻还是没醒!”

    傅斯年笑得不怀好意:“没事,爸爸来叫醒她。”傅斯年上前一步走到床边,他伸手捏住季半夏的鼻子,不让她呼吸,嘴里还假装忧虑地喊道:“半夏,快醒醒,今天的空气特别清新,你赶快闻闻吧!”

    季半夏还是不睁眼睛,她把嘴巴偷偷咧开一个小缝呼吸空气,不料傅斯年的手又捂住她的嘴:“半夏,你闻见牛排的味道没有?”

    阿梨傻乎乎地站在旁边,听爸爸这么说,还睁大眼睛:“爸爸,你捏着麻麻的鼻子,她就闻不到牛排的味道了。”

    季半夏鼻子被捏着,嘴又被堵着,实在装不下去了,猛地睁开眼睛拍开傅斯年的手,大笑着对阿梨道:“小傻瓜,你爸爸就是故意的!”

    傅斯年拍拍她的脸:“怎么不装了?”

    季半夏抬起手,眯着眼睛欣赏着手指上的戒指:“因为本宫要起床去沙滩上溜达了,小螃蟹小贝壳它们还没见过本宫的新戒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