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很美好的事情

    美好的海岛假期实在过得太快,坐在回程的飞机上,阿梨睡着了,季半夏搂着女儿,看着窗外层层白云,心中充满了感慨。

    “在想什么?”傅斯年伸开手臂将季半夏圈在怀里,又在阿梨脸上亲了一下。

    季半夏叹息:“斯年,这辈子我还从来没这么开心过,这几天真像做梦一样。”

    傅斯年笑道:“是不是不想回去了?”

    “嗯。不想回去了。”季半夏扭头看着他:“要不,我们就留在海岛吧。陪着我们的小梨,每天看日出日落,好不好?”

    傅斯年想了想:“不好。一直住在海岛,我们阿梨交不到男朋友。”

    季半夏故意瞪起眼睛:“傅斯年,你到底是爱我多还是爱阿梨多?”

    傅斯年很惊讶的样子:“这还用问吗?”

    季半夏心里窃喜,傅斯年一定会说“都一样多”吧?她装作懵懂无知的样子:“人家不知道嘛,你快说。”

    傅斯年又低头在女儿脸上亲了亲:“当然是爱阿梨更多啊!你现在只能排第二。”

    季半夏气结,把戒指从手指上拿下来,一边作势要往窗外扔,一边对驾驶员道:“小郑,麻烦开下窗,我要扔点垃圾!”

    傅斯年笑抽了:“季半夏,注意点素质。怎么能随便往窗外扔东西?”

    小郑听见二人逗笑,脸上也不由自主地跟着微笑。

    他来傅家也好几年了,很少看到傅总这么开心的样子。那个小女孩也真的很可爱。三口之家真的很幸福,他作为外人看着都觉得温馨。

    季半夏气鼓鼓地扭头看窗外,不再理傅斯年。

    傅斯年逗她,凑到她耳边低声问:“那刚才这个问题我问你,你怎么回答?”

    季半夏知道他不好意思在小郑面前说什么情呀爱的,偏偏故意装傻逼他:“什么问题?”

    傅斯年:“就是刚才那个问题。”

    季半夏还装傻:“刚才什么问题?”

    傅斯年看一眼小郑,实在问不出口:“我和阿梨你更爱谁?”这个问题只好作罢。

    两人闲聊一会儿,季半夏也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飞机已经在中国境内了。阿梨正在叽叽咕咕地和傅斯年说话。

    “半夏,我们直接回祖宅吧。我已经跟黄阿姨交代好了。”傅斯年在她脸上亲了亲:“明天去祠堂祭拜一下,再请族人吃顿饭。”

    “嗯。好啊。”季半夏很爽快地答应了,前几天她已经和傅斯年商量好婚期了,就在下个月初一。

    趁着祭拜祖先和请族人吃饭,正好把婚期公布一下。

    这次婚礼她不想大操大办,准备简单请亲朋好友吃个饭,介绍阿梨给傅家的人认识就行了。毕竟是复婚,没必要那么隆重。

    季半夏抱着阿梨走下舷梯的时候,黄雅倩已经带着管家保姆之类的在下面等着了。

    黄雅倩已经听说了阿梨的事情,一见到季半夏怀里玉雪可爱的小阿梨,眼眶就湿了。

    这是她的亲孙女呀!季半夏和傅斯年离婚后又短暂地和好,后来又莫名其妙的消失,好几年没有她的音讯,黄雅倩还以为她和半夏的缘分就这样彻底断了,没想到傅斯年突然宣布,季半夏回来了!还带了个女儿回来!

    斯羽和斯正在国外长大,跟她并不亲密。半夏这个长女,至今还不知道她的身世。人年纪越大,越看重亲情,午夜梦回,黄雅倩发现她最惦记的,还是那个当年被她遗弃的女儿。

    现在傅家祖宅就她一个人孤零零住着,突然女儿和孙女都回来了,她怎能不激动?

    季半夏抱着阿梨,淡淡和黄雅倩打了个招呼:“黄阿姨,好久不见。”

    刚开始的时候她挺讨厌黄雅倩的,后来她和傅斯年结婚了,怀孕期间,黄雅倩对她又很照顾,看得出那份好并不是假的。她和傅斯年离婚后,黄雅倩也时不时主动联系她,搞得季半夏很错乱,觉得黄雅倩这个人充满了矛盾。

    现在,看到她怀里的阿梨,黄雅倩又那么激动,激动得都有点过分了,好像阿梨是她的亲孙女似的。

    季半夏在心里摇摇头,她真的弄不懂黄雅倩的脑回路。

    黄雅倩仔细端详着阿梨,越看越喜欢,越看越满意:“我的小乖乖!是叫阿梨对吧?瞧这小脸,真叫人心疼!”

    她伸手想去抱阿梨,阿梨往季半夏怀里缩了缩,警惕地盯着她。

    黄雅倩心里酸酸的,连忙笑着哄她:“阿梨,我是奶奶,让奶奶抱抱,奶奶拿糖糖你吃,好不好?”

    傅斯年站在旁边,看到黄雅倩的表现,心里还是很满意的。

    黄雅倩这么奉承他女儿,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他都领她这份情。黄雅倩人不笨,就是虚荣势力了一些。不过无所谓,傅家的钱够她花的了,多一个人疼阿梨,总是好的。

    阿梨看着黄雅倩,看看她的眼睛,又看看她的脸。

    孩子是最聪明的,他们有一种神奇的本领,能轻易分辨出别人对她的好是不是出自真心。

    阿梨审视了黄雅倩一遍,扭头看看季半夏:“麻麻,我可以吃***糖吗?”

    季半夏笑道:“可以的,不过只能吃一块。”

    她心里微微奇怪,为什么阿梨这么容易就接受了黄雅倩。

    阿梨得到妈妈的同意,朝黄雅倩伸出两只小胳膊,甜甜喊了一声:“奶奶!”

    黄雅倩高兴坏了,不知不觉眼泪都掉了下来,她一把抱住阿梨,大声应道:“哎!乖宝宝!”

    季半夏和傅斯年看到黄雅倩的眼泪,对视一眼,心里都有些疑惑,不明白黄雅倩怎么就激动成这个样子。

    阿梨好奇地摸摸黄雅倩的脸:“奶奶,你为什么哭?我还没吃你的糖呀!”

    哈哈哈……阿梨孩子气的话,逗得在场的大人都笑了起来。

    黄雅倩也跟着笑,她擦擦眼泪:“风太大了,奶奶被吹得流眼泪了。不是心疼糖不想跟你吃。”

    “哦!”阿梨放下心来。

    黄雅倩抱着阿梨的小身子,想亲亲她的脸,又不太好意思,只有不停地夸她:“阿梨说话这么清楚呢,将来肯定能当科学家!”

    季半夏和傅斯年听得好笑,口齿清楚就能当科学家了?

    不过,看到黄雅倩抱着阿梨一边走一边轻言细语地跟她聊天,季半夏和傅斯年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毕竟,这样更像一个家的样子。

    三代同堂,的确是很美好的事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