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煽风点火

    无论怎样忧心,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

    傅斯年的假期结束,重新回到工作轨道。早上,傅斯年出门的时候,阿梨还没醒。他在女儿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又在季半夏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笑道:“我去上班了,你和阿梨好好的。”

    “好啦,知道啦。你安心上班吧。”季半夏捏捏他的鼻子:“以前我一个人又上班又带孩子,不一样过来了?”

    傅斯年心里愧疚又感动,他把季半夏拥入怀中:“亲爱的,辛苦你了。”

    不带孩子不知道,等他亲自带阿梨之后才明白,带孩子真的是一桩劳心费神的体力活,季半夏以前又带孩子又上班,他真的想象不出那是一段怎样艰难辛苦的日子。

    无论他怎样补偿她们母女,他都觉得不够。永远不够。

    傅斯年的关怀,让季半夏心里甜甜的,她故意逗他:“这么难舍难分,那干脆不要上班好了。反正你的钱也够花了,我们就在家养养孩子晒晒太阳好了。”

    傅斯年知道季半夏是逗她,也跟她开玩笑:“那可不行。我不去,女员工们会失恋的。”

    季半夏斜着眼睛开始撸袖子:“都有哪些女员工?把名单报上来,我下午去会会她们。”

    傅斯年哈哈大笑:“不给。我要保护她们。”

    他在她脸上响亮地亲了一下,就拎起电脑出门了。

    有妻有女,回家有人等候,在外有人惦记。想到半夏和女儿的笑脸,傅斯年就充满了动力。一上午的时间转瞬即逝。

    下午,傅斯年刚处理完一桩公务,季半夏的电话打进来了。

    “斯年,你现在在公司吗?能不能出来一下?”季半夏的语气很为难。

    “我在公司,怎么了?”傅斯年赶紧道。

    季半夏无奈道:“阿梨在家吵了一天要爸爸,哭闹着要来找你。她现在一哭就吐,我实在没办法,只好把她带到你们公司附近来了,你要是不忙,出来哄哄她吧。”

    傅斯年松了口气,得意地大笑起来:“看女儿多爱我,半天不见,想爸爸想得都哭了。”

    季半夏撇撇嘴:“别得意了,快下来,你女儿又开始哭闹了。”

    手机里,传来阿梨的声音:“我要和爸爸玩!我不要你这个坏妈妈!我不跟你是好朋友了!我和爸爸是好朋友!”

    傅斯年一听到阿梨的哭声,心疼坏了,赶紧道:“阿梨不哭了,爸爸马上就出来找你。乖宝宝,再等一会儿好不好?”

    挂了电话,他立马下楼。

    季半夏抱着阿梨就站在楼下,一见到傅斯年,阿梨马上挣脱季半夏,朝他跑了过来:“爸爸!爸爸!”

    “哎!乖女儿!”傅斯年完全顾不得周围是不是有公司员工,也朝阿梨飞奔过去。

    阿梨扑进他的怀里,傅斯年一把将阿梨举得高高的,又玩起了两人常玩的云霄飞车的游戏,将阿梨举在空中飞来飞去。

    阿梨脸上带着泪咯咯直笑,引得路人纷纷朝这边看。

    季半夏听见两个女员工在嘀嘀咕咕:“妈呀,那不是傅总吗?那小女孩是谁啊?是他女儿吗?”

    “不知道呀,没听说他有女儿呀。不是单身吗?怎么跑出来个女儿?”

    “我的天呀,原来傅总还会笑!还笑得这么好看!”

    “别花痴了,咱们赶紧回去吧,别被老总抓到上班时间溜号。”

    两个女员工走了,季半夏觉得好笑,正准备取笑傅斯年“原来傅总还会笑”,傅斯年抱着阿梨走过来了:“走,上去吧。”

    “上去?”季半夏愣住了:“去你办公室?”

    “对。”傅斯年笑眯眯的:“阿梨要看爸爸上班。”

    “可是……”季半夏觉得不妥,还没想出什么劝阻的理由,傅斯年已经抱着阿梨朝大厅走去。

    玻璃旋转门引起了阿梨的注意,她挣脱傅斯年的怀抱,好奇地站在门口张望着。想进去,又不敢进去。

    “进去吧,没事的。”傅斯年看看旋转门已经转过来了,鼓励阿梨道。

    阿梨怯生生地走进旋转门,傅斯年紧跟在她身后。

    一出旋转门,大厅里展览馆般的装修又引起阿梨的兴趣,她噔噔噔跑到墙边,用手指好奇抚摸着墙上的雕塑。

    傅斯年站在门边等季半夏,脸上含着笑意,看着他的女儿在他的王国里好奇地跑来跑去。

    “哎哎!哪儿来的小孩,这些不能乱动的!”高傲的前台从洗手间回来,看到到处乱跑的阿梨,厉声斥道。

    阿梨正在隔着鱼缸摸里面的金鱼,被前台的声音吓了一跳,抬头委屈地看着她。不明白这个阿姨为什么这么凶。

    “你爸妈呢?怎么让你一个人进来了?”前台不耐烦地四处看。

    傅斯年将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脸色冷淡地朝这边走过来。

    “傅总好!”前台脸上的不耐烦马上烟消云散,笑得那叫一个阳光灿烂。

    “爸爸!”阿梨一见到爸爸,刚才那点委屈马上发酵了,眼泪汪汪地扑进他怀里。

    傅斯年理都没理前台的谄媚,一把抱起阿梨:“阿梨想摸摸金鱼对不对?”

    “嗯。金鱼尾巴好漂亮,还会动!”阿梨伸出手跟傅斯年笔画,两只胳膊模仿金鱼尾巴的游动。

    傅斯年认真看她做完全套动作,微笑着夸道:“阿梨真棒,观察得真仔细!”

    前台被突如其来的转折弄呆了。刚才那个被她呵斥的小女孩,竟然是傅总的女儿?!如果知道这小女孩这么有来头,借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呵斥她呀!

    傅斯年抱着阿梨走到鱼缸旁边,拉过她的小手让她摸摸水草,感受一下水温,又给她讲了这几条小鱼都是什么品种,有什么习性。阿梨听的津津有味:“爸爸,我想在家里也养这样的小鱼!”

    “好。爸爸下班了就带阿梨去买。”

    “可是爸爸,我还想要鱼缸和水草。”

    “好。都买。阿梨想什么爸爸就买什么。”

    季半夏走过来听到父女二人的对话,扑哧一声笑出来:“阿梨还想要太阳,星星和月亮呢,快叫爸爸买!”

    傅斯年扭头看见她,笑道:“煽风点火,不怀好意!”

    前台远远站着,看着傅斯年抱着阿梨,和季半夏并肩上了电梯,惊得目瞪口呆。

    她入职公司的时候就听到八卦,这个帅气老板不近女色,很可能是个同性恋,现在好了,一夜之间,老婆孩子全有了!还带到公司来炫耀!

    ————————————————-

    新书求收藏求评论

    书名:《棋逢对手:高冷上司晚上好》

    简介:什么?跟她结下数不清的梁子,没素质没教养的暴发户,竟然是空降来的新上司?

    陆乔傻眼了。真是冤家路窄!

    她只是小小实习生,他却是集团二世祖,更要命的是,她和他还在同一个部门,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

    他帅。他有钱。他单身。

    所有女同事都在摩拳擦掌,准备一举拿下这位二世祖。然而陆乔早已看穿一切……

    斗!38楼办公室,她和他唇枪舌剑,斗了个你死我活!

    咦,怎么事情发展得越来越不对劲了?二世祖看她的眼神开始怪怪的?公司竟然开始传起她和二世祖的绯闻了?绯闻个鬼咧!她和他,是仇人!

    可是,可是为什么,在报纸上看到他和前女友复合的消息,她的心口开始隐隐作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