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切准备就绪

    傅斯年赶回C市时,傅家人已经找到警方,把所有进出市区的道路监控都翻了个底朝天,现在掌握的所有消息就是,阿梨已经被一辆外地牌照的面包车掳走,人贩子下高速后上了邻省的国道,面包车被丢弃在路边的小树林里。

    见到傅斯年,季半夏的情绪彻底失控了,她完全忘了屋子里全都是人,一下子扑进傅斯年的怀里:“斯年!阿梨没了,阿梨找不到了!”

    傅斯年内心焦虑,但还是温言安慰半夏:“别担心,一定能找回来的。”

    黄雅倩和连翘都在擦眼泪,赵媛和江翼飞两口子、傅家二房的几个人也都赶过来了,个个脸色严峻。

    大家七嘴八舌地把打听到的各路消息又跟傅斯年说了一遍,说完后,都期待地看着傅斯年。

    傅斯年又问了几个细节,越问心越冷。这伙人贩子目的明确,计划周密,绝对不是普通的人贩子!

    “斯年!我们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啊!我的阿梨啊!我的乖女儿!”季半夏抓着傅斯年的衣襟哀哀地哭着,她的嘴唇全干裂了,一哭就渗出血丝来。她的小阿梨,从小捧在手心里精心呵护的小公主,现在在一辆陌生的车上,周围全是居心叵测的歹徒,他们会打骂她,会恐吓她,也许还会对她做别的……季半夏一想到这些,心都要炸裂了。

    黄雅倩躲在最后面,不敢说话,只敢偷偷抹眼泪。

    傅斯年摸摸季半夏的头发,正要说话,他的手机响了。

    一个国外的号码,傅斯年心情恶劣,正准备挂掉,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手指一滑,接起了电话。

    “傅总,孩子在我们手上。拿一千万来赎。今晚XX水库旁边,如果惊动了警察,我们就把你女儿扔进水库喂鱼!”

    电话里,是一个阴森森的男声,还用了变声器,听不出是谁。

    傅斯年的语气很镇定,听不出一丝恐慌;“好。一千万,一言为定。我绝对不会带警察过来。你们一定要保证我女儿的人身安全!”

    对方说了个好字,就挂了电话。

    所有人都听到了傅斯年的话,等他缓缓把手机从耳边放下,房间里静得一根针都能听见。

    傅斯年看着众人呆若木鸡的表情,突然笑了一下:“还好,是绑匪。”

    是绑匪,目的是要钱,不是他先前猜想的生意场上的仇家。傅斯年后背的冷汗不再顺着脊背往下流了,至少,事情还是有希望的,不是吗?

    季半夏却没有他那么乐观,她又开始哭起来:“绑匪的话能相信吗?都是一帮亡命之徒,万一拿了钱……”

    后面的话她实在不忍说出口,但大家都明白她的意思。万一拿了钱还撕票怎么办?

    这种事,又不是没有。

    傅斯年没有说话,房间里一片死寂。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一字一顿道:“那我就让他们生不如死。”

    他这句话说得极冷酷,眉目之间,是浓重的杀气。饶是季半夏,都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战。

    傅斯年的能量,她是清楚的。但愿这伙绑匪也清楚。一千万对傅斯年来说不算什么,别伤害阿梨就行。

    众人见傅斯年这么笃定,心里一块大石头也放下了一半。

    要钱就好说,用钱能解决的都不是事。

    绑匪又用国外号码发来了晚上见面的具体时间,地点,要求傅斯年最多只能带孩子妈妈过去,只要多一个出现在现场,他们就马上撕票。

    大家商议了一阵子,江翼飞想说什么又打住了,欲言又止的样子。

    傅斯年看他一眼:“翼飞,什么话?你说。”

    江翼飞这个人还是很聪明的,多年的朋友,傅斯年知道他肯定是有话想说。

    江翼飞清清嗓子:“斯年,这肯能只是我片面的想法,我说出来,你听听对不对。”

    他接着道:“你前阵子是不是带阿梨去过华臣?闹的动静很大,很多员工都见过阿梨。”

    傅斯年眼底冷光一闪:“对。”

    季半夏有些意外,她没想到这件事传这么快,连江翼飞都知道了。

    “阿梨刚在华臣露过面,回头就有绑匪精心策划绑架案,来勒索钱财。斯年,你绝不觉得这太巧了?我怀疑,绑匪就是你们公司内部的员工!或者说,是你们公司内部员工勾结绑匪,策划了阿梨的绑架案!”

    一语惊醒梦中人,季半夏和傅斯年深陷其中看不清楚的事,被江翼飞一语道破,两人对视一眼,眼神都很复杂。

    江翼飞轻声道:“斯年,你太大意了。你只想着阿梨可爱,人人都会喜欢,都会夸赞。可你忘了你自己的身份,忘了有多少人在虎视眈眈地盯着你!高处不胜寒,斯年,你一向谨慎,怎么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呢?

    江翼飞的话,也让季半夏和赵媛恍然大悟。

    难怪傅斯年和江翼飞都那么低调。对身份地位和财富都远远超越常人的人来说,低调才是对自己和家人最好的保护。

    傅斯年高调炫耀女儿,反而给阿梨带来了这么大的灾难。

    “翼飞。谢谢你提醒我。”傅斯年伸手握住老友的手。

    赵媛看着二人双手紧握,心里颇为感慨。当年的顾浅秋事件,给傅斯年和江翼飞的友情蒙上了一层阴影,二人虽说还是正常交往,但无论如何,还是有些裂痕。

    现在,江翼飞直言不讳,指出傅斯年的问题,傅斯年的回应,让她看到了十几年友谊的坚不可摧。

    一旦理清头绪,大家就根据傅斯年指示,开始做各项准备工作。

    报警自然是要报的,但是要做得隐秘——搞不好警察局内部也有绑匪的线人呢。

    绑匪给了好几个账户,从国内到国外,转账线路非常清晰科学,警察很难根据这些账户信息追查到犯罪分子的真身。

    傅斯年一边和绑匪周旋,一边带着众人做好了积极的应对措施。

    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夜晚的到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