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尘封的秘密

    让绑匪万万没想到的是,养尊处优的华臣总裁,竟然还会格斗擒拿。三个人围过去群殴,他们竟然占不到傅斯年半点便宜。

    傅斯年根本无心和他们缠斗,那个最瘦小的绑匪拿榔头去追半夏母女去了,季半夏再机灵,她怀里毕竟抱着阿梨,跑得再快也快不过那个绑匪!

    傅斯年豁出去了,顾不得自己前胸后背都暴露在绑匪面前,破釜沉舟,他几乎用自杀般的招式逼退了左手边的绑匪,大喝一声,朝芦苇丛那边追过去。

    季半夏穿着运动鞋,抱着阿梨拼命往前跑。阿梨也很乖地紧紧抱着她的脖子,一声不吭。

    绑匪身材瘦小,非常灵活,拿着榔头在她身后狞笑:“别跑了,你们今天跑不掉的!乖乖认命,爷爷给你们留个全尸!”

    季半夏死死抱住怀中的孩子,肺部火辣辣的,几乎快要喘不过气了。

    突然,天空中传来直升机的引擎声。雪亮的灯光从上直射而下。警察赶来了!

    季半夏内心狂喜,正要抬头往天上看,忽然听见傅斯年在背后力竭声嘶地大喊:“半夏,蹲下!”

    季半夏抱紧阿梨,还没来得及蹲下,后脑勺传来一阵剧痛,天昏地暗,她只来得及托住阿梨的头,整个人就软绵绵朝地上倒去。

    傅斯年眼睁睁看着绑匪的榔头砸中了季半夏的后脑勺。他目眦尽裂,冲过去飞起一脚,将瘦小的绑匪猛踹在地。

    天空中传来警察喊话的声音:“你们已经被包围,你们已经被包围……”

    夜晚。C市,ICU监护室旁边的休息室里,傅斯年怀里抱着哭累睡着的阿梨,呆呆坐在沙发上。

    傅家二房的所有人都在,连翘和江翼飞一家也都在。所有人都在等季半夏的消息。

    头部遭受重击,做完手术之后一直昏迷,今晚,是季半夏最凶险的一夜。如果能挺过去,她就能活。如果挺不过去,阿梨就没有妈妈了。

    傅斯年现在很平静,平静得近乎麻木。最初的肝胆俱裂已经过了,他抱着年幼的女儿,心中的只有一个念头,不,半夏不会死的,一定不会的。她不会有事的。

    他根本不敢想另一种可能……

    “你们都回去休息吧。天快亮了。”傅斯年的嗓音很嘶哑,几个小时而已,青色的胡茬就长了出来,看上去格外寥落。

    “我带阿梨回去睡吧。”连翘看阿梨睡得辛苦,不忍心了。

    “不,让阿梨留在这里吧。”傅斯年想也不想,马上拒绝了连翘的提议。

    阿梨留在这里,半夏才有牵挂,她才不会轻易离开这个世界。有女儿在,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走的。

    “斯年……”傅冀南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摇摇头:“那我和你宋阿姨先回去了。年纪大了,有些受不住了。半夏有了消息你通知我们。”

    傅斯年点点头。傅冀南和宋婉丽走了,黄雅倩却还站在窗户玻璃前朝半夏张望,一点要离开的意思都没有。

    连翘劝道:“黄阿姨,您也回去休息吧。我们在这里等着就行了。有消息了我们会通知您的。”

    黄雅倩看着连翘,她女儿同父异母的妹妹,以前,她对连翘并没有什么亲近之意,而现在,想到她身上有一半血和半夏是一样的,黄雅倩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连翘,你姐姐……你姐姐……”

    她哭得说不出话来。一切都是她的错,如果她没把阿梨弄丢,半夏怎么会躺在这里昏迷不醒?

    黄雅倩哭得这么伤心,连翘始料不及,只好低声安慰她:“阿姨,你回去休息吧。不要自责了,这事也不能怪你。”

    连翘不说还好,连翘这么一说,黄雅倩哭得更大声了:“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可怜的孩子呀!”

    一直沉默的傅斯年突然扭头看看黄雅倩:“连翘,带她回去。”

    他心力交瘁,黄雅倩的哭声让他很烦躁。那哭声太凄惨,似乎是一种不好的预兆。

    傅斯年的冷漠无情让黄雅倩的情绪彻底崩溃了,她猛地扭头看着傅斯年:“你没有资格让我走!我要留在这里,我要看着半夏醒过来!”

    傅斯年的声音冷淡刻薄:“我想半夏并不想看到你。”

    黄雅倩的身体颤抖起来,这句话何其恶毒。其实,傅斯年才是最刻薄最恶毒的人!

    脑子里的那根弦“吧嗒”一声,断了。黄雅倩疯子般冲到傅斯年跟前:“我没有资格?你说我没有资格?半夏是我的女儿!我守着我的女儿,还要得到你的同意?全天下,最没有资格赶我走的人,就是你!如果不是你,半夏怎么会背井离乡,一个人拉扯阿梨?一个女人,带着个病孩子,你知不知道有难!如果不是你带着阿梨到处炫耀,别人怎么会盯上阿梨?如果不是阿梨遭到绑架,半夏怎么会受伤?你一个大男人,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保护不了,你好意思让我走!要滚蛋的人是你!是你!”

    黄雅倩一大番话说出来,所有人都惊讶得站了起来。

    “你说什么?”傅斯年一向波澜不惊的脸,写满了震惊:“半夏是你的女儿?黄阿姨,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连翘也彻底呆住了。这又什么什么剧情?她的亲姐姐,怎么变成了黄雅倩的女儿?

    赵媛,江翼飞,傅唯川全都惊呆了。黄雅倩的话太离谱了,不过从半夏昏迷不醒后她激动痛苦的表现来看,她的话,又像是真的!

    黄雅倩冲动之下说出了埋藏在心底的秘密,此时面对众人的震惊不解,她反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半夏是我的女儿。”她缓缓坐下来,决定把这段尘封的秘密说出来:“在她三岁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小混混,被他骗走,来到C市。在傅家,看到半夏为豆豆准备的小斗篷,我才认出来,她就是当年被我抛弃的女儿。”

    黄雅倩满脸泪痕,扭头看着连翘:“连翘,半夏和你,是同父异母的姐妹。我,才是半夏的亲生母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