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我亏欠她了

    黄雅倩的话像一枚重磅炸弹,炸得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黄雅倩将多年前的事全部说完,见傅斯年还半信半疑,一直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她,凄然笑道:“半夏肚脐下三寸,靠右边的地方,有一枚淡青的胎记。斯年,我说的对不对?”

    这枚胎记的位置十分隐秘,若非至亲之人,根本不可能见到。黄雅倩准确地指认出这枚胎记,终于打消了傅斯年的怀疑。

    他盯着黄雅倩:“为什么,你以前不与半夏相认?”

    黄雅倩的眼泪又掉了下来:“半夏不会认我的。她的脾气,你是最清楚的。当年,我抛弃他们父女……我……”

    她哭得说不下去了。傅斯年微微动容。是的,半夏看似平和好说话,其实性子最倔强不过,从来都是宁折勿弯的,年幼之时被亲母抛弃,想让她二十多年后重新相认,的确不太可能。

    连翘看着黄雅倩哭得两眼通红,想起了当初黄雅倩暗算季半夏,姐妹俩在花园里商量怎么对付黄雅倩的情景来,一时恍若隔世。

    人生,永远比戏剧更戏剧。

    黄雅倩哭着忏悔:“是我太自私了,我怕半夏不认我。我不敢说。我可怜的女儿啊!苍天你真是不开眼!我女儿受了多少苦!你还要这样对她!”

    旁观者清,一群人中,赵媛反而是最冷静的一个。她拉着黄雅倩的手:“黄阿姨,半夏一定会没事的。你现在应该想的是,等半夏醒了,你要不要说出这个秘密,要不要和她相认?”

    黄雅倩如梦初醒,呆了呆,才惊恐地摇头:“不,不,我不想说,半夏不会认我这个妈的。她……”

    傅斯年打断她的话:“不试试你怎么知道?”

    半夏其实是最渴望亲情的。她和连翘从小相依为命,父母的宠爱是她一直求而不得的东西。正因为从小孤苦无依,所以她才那么渴望有自己的孩子,那么渴望做母亲。

    如果半夏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还活着,并且就在她身边,她一定会高兴的。哪怕最开始有抵触,但他的半夏从来不是冷酷刻薄的人,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亲妈在身边不相认。

    何况,黄雅倩现在已经变了许多。她变得宽厚慈祥了很多,开始有了母亲和外祖母的样子。

    这样的黄雅倩,半夏又有什么理由不相认呢?

    傅斯年的话,给了黄雅倩莫大的勇气,她颤抖着拉住傅斯年的手:“斯年,你说,半夏也许会认我?”

    “嗯。给半夏一点时间。”傅斯年握紧她的手:“妈,相信你自己,相信你的女儿。”

    这么多年,傅斯年第一次开口叫她“妈”,黄雅倩浑身颤抖,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傅斯年看着黄雅倩,第一次注意到她鬓边的白发。再如何掐尖要强,如何机关算尽,她也只是个将近六十岁的老人。

    在看到她对阿梨真心实意的疼爱之后,他内心深处就已经接纳她为家人了。

    以前,别的孩子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阿梨一个都没有,他内心其实是有遗憾的。总觉得阿梨得到的爱太少。现在,阿梨终于有嫡亲外婆了,他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天快亮的时候,季半夏终于醒了。

    一睁眼,就是傅斯年熬得通红的双眸。其他人都撑不住去睡了,只有傅斯年还守在她的床边,一秒钟都没有离开。

    看到季半夏微睁的眸子,傅斯年紧紧闭上眼,两行泪水从睫毛缝隙里滚滚落下。苍天有眼,苍天有眼。他在心里默念这句话,将季半夏的双手紧紧握在掌心。

    季半夏挤出一个虚弱的微笑,她动动手指,想帮他拭去脸颊上的泪水。

    傅斯年有些难为情,抬手匆匆擦掉眼泪,在她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二人不再说话,季半夏的手被他握在手心,他的手掌,那么宽厚,那么温暖,让她感到无比的踏实,无比的幸福。

    天色大亮,查房的医生高兴地宣布,季半夏已经脱离危险,再休养一阵子,就可以出院了。

    “妈咪!”阿梨抱着妈妈的胳膊不放,在季半夏脸上亲了又亲,贴了又贴。

    季半夏微笑着,病榻边,站满了她的至亲,她的好友。

    阿梨安然无恙,斯年也毫发无伤。虽然头还有些晕眩,伤口还有碎裂的疼痛,季半夏却觉得自己很幸福。

    她最亲爱的两个人都好好的,这就够了。

    在医院休养的这段日子,季半夏总觉得大家都有点怪怪的。除了小阿梨,其他人似乎都有什么事瞒着她。

    黄雅倩直接住到了病房里,一日三餐,米面粥菜,她都亲自过问,营养搭配无可挑剔,伺候季半夏比伺候亲生女儿还精心。

    季半夏觉得奇怪,私下问傅斯年,黄雅倩怎么对她的病情这么上心。傅斯年只微微一笑:“等你的病全好了,你就明白了。”

    季半夏不知道傅斯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去问连翘,连翘也是一脸神秘。

    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给季半夏一种错觉,她出院之后,会有一件大事发生。

    到底是什么大事,她却想不明白。

    终于,休养了一个多月之后,季半夏体检各项标准完全合格,身体完全康复了。

    这天,傅斯年帮她办了出院手续,接她回了傅家祖宅。几个至亲好友今天也会来傅家赴宴,大家一起庆祝半夏身体痊愈。

    季半夏一下车,阿梨就扑过来告状:“麻麻!爸爸不让我去医院接你!爸爸坏!”

    傅斯年笑道:“医院细菌多,小孩子呆久了容易生病。你看,麻麻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

    季半夏抱着女儿亲了好几下,扭头对黄雅倩道:“黄阿姨,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

    的确是,家里好几个佣人,黄雅倩还坚持守在医院照顾她,上心程度丝毫不亚于傅斯年。

    季半夏真的很感动。

    黄雅倩瘦了一圈,听季半夏这么说,眼神有些闪躲:“这都是应该的。”

    季半夏也没在意,跟大家说说笑笑,就朝屋子里走去。

    傅斯年特意落在后面,他看着黄雅倩紧张的样子,轻声道:“妈,你想好了?”

    “嗯。想好了,就是今天。是杀是剐,听天由命吧。”黄雅倩叹息道:“如果半夏不认我,我也没办法。毕竟,这么多年,是我亏欠她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