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赎罪的时候

    上午刚从医院出来,中午又要坐着急救车去医院。季半夏病体初愈,傅斯年怕她累着,让连翘和赵媛在家里陪着她,自己带着管家护送黄雅倩去了医院。

    季半夏在家坐立难安,一会儿是黄雅倩激动的样子“半夏,我,我是你妈妈!”一会儿是黄雅倩在花园陪阿梨玩,温柔地帮小阿梨擦汗的情景,一会儿又是自己住院时,她每天炖的那碗鸡汤。

    儿时的黄雅倩,她早就没有任何印象。记忆里的,只有刁难她的黄雅倩,在图书室跟人鬼混的黄雅倩,对她好的黄雅倩,宠着阿梨的黄雅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一边是她鄙视的刻薄放荡的女人,一边是真心实意疼爱她和阿梨的长者。

    她不知道,该选择相信哪一个。

    她只知道,现在她很怕,她怕黄雅倩出事,怕她救不回来。她会觉得自己是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活生生逼黄雅倩走上了绝路。

    焦灼不安地等了好几个小时,傅斯年才从医院跟她打电话:“半夏,黄阿姨要见你,你想见她吗?”

    季半夏沉吟良久,才点点头:“好。我马上过来。”

    司机已经准备好车,赵媛抱着阿梨,跟连翘一起送她去医院:“半夏,忠于自己的内心。无论你做出什么选择,我们都支持你。”

    “嗯。”季半夏跟她们挥挥手,车子朝医院开去。

    医院里,傅斯年正在劝黄雅倩:“妈,再给半夏一点时间。她一向倔强,她需要一些时间来接受这件事。”

    黄雅倩刚经过一番折腾,十分虚弱,她双泪长流,听着傅斯年的劝解,只是不停的摇头。说不出一句话来。

    季半夏终于赶到医院,天已经快要黑了。雪白的灯光照在医院雪白的墙壁上,长长的走廊仿佛走不到尽头。

    季半夏将外套裹得更紧一点,她突然很害怕,很冷。

    如果黄雅倩没有救回来……她真的不敢再想。她没有想到,黄雅倩竟然会用这么决绝的方式来回应她的拒绝。

    黄雅倩是个热爱养生,注重生活品质,注重保养的人。前不久还爱美纹了眼线。一个活得这么兴致勃勃的人,竟然会因为她的拒绝,吃安眠药自杀……

    她这个被遗弃的女儿,在她心中真的那么重要吗?

    妈妈……季半夏在心底默默喊了一句。暌违已久的字眼,在唇齿间盘旋,让她心酸落泪。

    小时候看红楼梦,晴雯死后,宝玉找小丫头去打听。小丫头回来告诉宝玉,晴雯死前,直着脖子叫了一夜。

    宝玉多情,以为晴雯叫的是自己,忙问道:“一夜叫的是谁?”小丫头子说:“一夜叫的是娘。”

    晴雯无父无母无家,从小无人疼爱,她在临死前的半昏迷中,却直着脖子叫了一整夜的“娘”。

    其实她并不是很喜欢晴雯,可当初看到这一段时,她的心都快要碎了,哭得不能自己。

    妈妈这个字眼,代表的是生命最深处最真切的温暖。代表的是无与伦比的信任与关爱。

    这样的情感,她能给黄雅倩吗?不,她不知道……

    再长的走廊也有走完的时候,季半夏站在黄雅倩的病房门口,手臂举在半空中,却迟迟不敢扣响那扇门。

    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特别的铃声,一听就是知道是傅斯年的。

    傅斯年等不到她,所以打电话过来了吗?

    季半夏咬咬牙,轻轻推开门。

    傅斯年正举着手机放在耳边,见季半夏进来,迎过来摸摸她的手:“冷吗?”

    她脸色青白,像是在寒风中吹了很久。傅斯年有些担心,让她在椅子上坐下:“我给你倒点热水。”

    季半夏牵线木偶般点点头。进门后,她根本没敢向病床上看一眼。

    可病床上的黄雅倩,却一直在凝视着她。

    黄雅倩凝视着女儿,她的眉眼,已经完全脱去了幼年时的影子,她知性,成熟,明媚。是开得正好的花。

    “半夏,坐过来好吗?我有话想跟你说。”黄雅倩虚弱地抬起一只手,朝季半夏招了招:“孩子,坐过来。”

    傅斯年知趣地离开了病房,留给母女俩一个单独相处的空间。

    季半夏别扭地在床前坐下。黄雅倩伸出一只手,执拗地要跟她握手。

    犹豫很久,季半夏还是伸出手,轻轻握住那只冰凉的手掌。

    “半夏,对不起。”黄雅倩的表情很平静,那是一种暴风雨过后的平静,一种看透世事之后的平静和从容:“我知道你怨我,恨我,不肯原谅我。”

    她接着道:“今天是我的错,我不该在那么多人面前和你相认。我承认,我害怕,我害怕你不肯认我,所以我特意叫上这么多人当见证,想通过众人的见证给你施加压力。”

    “幸好,你是个倔强的孩子,和小时候一样,你还是那么固执。你没有虚伪地接受我,没有违背自己内心的意愿。”黄雅倩伸出另一只手,在季半夏手背上拍了拍:“我一时糊涂,觉得伤心,又觉得没面子,所以想也不想,吞了一大把安眠药。半夏,你不要有心理负担,觉得是你的过错。其实是我自己看不透,心思太狭隘。”

    季半夏没想到这个时候黄雅倩还来安慰她,惊讶地抬头看着她。

    黄雅倩微微一笑:“人从鬼门关过了一遭,反而清醒了许多。我年轻时做错了许多事,包括现在,也还在不停地做错事。孩子,你不认我,我能理解。不认我也没关系,反正我还是可以经常看到阿梨,可以尝到含饴弄孙的乐趣。也还是能看着你和斯年美美满满地过日子。知道我的女儿女婿,我的外孙女都过的很好,这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我知足了。”

    季半夏没想哭的,可眼泪却情不自禁地流了出来。她呜咽着,不敢看黄雅倩的脸。

    “没关系的,孩子。这辈子你都不认我,也没关系的。”黄雅倩笑着:“我年轻时做了太多孽,现在是到赎罪的时候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