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巫神纪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合污
    ( )嬴云鹏倒下了。n∈n∈,.

    精血亏耗,灵魂散乱,竟然是灵、肉齐齐重伤。堂堂巅峰巫王,居然和孱弱的小女子一样卧床不起,各种巫药灌下去了几大水缸,也没能让他恢复精神。

    刺鼻的巫药味道在院子上空飘荡,面色惨白的嬴云鹏蜷缩在一张厚重的熊皮上,深深凹陷进去的眼眶里,两点鬼火微微闪烁着。几个生得面容姣好的侍女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眼皮都不敢乱动一下。

    一个老巫医坐在嬴云鹏身边,眸子里喷出丝丝奇光上下扫视了他一番,轻轻的摇了摇头。

    “云鹏长老是忧伤过度,所以……”

    嬴云鹏挥了挥手,干巴巴、冷冰冰的喝道:“滚!”

    老巫医缩了缩脖子,急忙悄无声息的站了起来,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嬴云鹏的卧房。

    嬴云鹏蜷缩在熊皮下发了一阵呆,然后幽幽的、慢慢的叹了一口气:“云儿也就罢了,死一个儿子,再生百八十个也不是难题。但是罂儿……我该如何向大兄交代?”

    嬴罂是嬴云鹏大哥的儿子,送来蒲阪历练的。因为十日国势力强盛,嬴罂很是养成了一些不怎么好的习惯。所以大风翎和嬴云意外身亡,十日市闹得纷纷扬扬的时候,他居然一无所知的在残红窟风花雪月,做那白昼宣-淫的勾当。

    结果运气不好,居然碰到了一个体内有一丝邪魅血脉的少女,一不小心激发了对方血脉,结果自身精血一泄而空,只是抽了几下,就连魂灵儿都被人家吸得干干净净,眨眼间就魂飞魄散。

    这种死法,真正是见不得人!

    一个男儿汉应该死在战场上,死在为族人开拓新领地的征途中,就算垂垂老矣、耗尽了寿命死在床榻上,那都是一种屈辱。就不要说……就不要说居然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听得嬴罂的死法后,嬴云鹏堂堂巅峰巫王,硬是当着数万看热闹的闲人的面,气得大口大口的喷血。一头栽倒在地上昏厥了过去。吓得魂飞天外的十日国一众人等急忙将他抬回了十日市,好容易才灌了无数的巫药将他弄得苏醒过来。

    “这让我,该怎么和大兄说?”嬴云鹏双手捂着脸连连摇头,生平第一次,他有一种万事都不在把握中。所有人和事都在和他作对的感觉。

    大风翎死了,死状古怪了一些,勉强能接受,这是意外。

    嬴云死了,这实在是太离谱,但是咬咬牙,算他命不好。

    可是嬴罂的死法,实在让嬴云鹏无法接受。夺元女魅啊,那种邪魅的血脉,亿万人中无一的血脉。怎么就让嬴罂碰到了?

    正在长吁短叹,屋子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哗然声。嬴云鹏气急败坏的咆哮了一嗓子:“做什么?作死么?”

    过了一会儿,一个侍女哆哆嗦嗦的走了进来,刚进门就跪在了地上:“长老,刚刚为您看病的巫医,刚出门就被一头发狂的独角狂牛撞了一下,那牲口的独角挑碎了他的两处巫穴,现在大家正忙着救命呢。”

    嬴云鹏呆了呆,一张惨淡的老脸变得越发漆黑难看。

    独角狂牛,这是十日市最常用的驮兽。力大无穷、能够运输海量的货物,而且一旦有战事爆发,勇悍绝伦的独角狂牛还能充当战场上的战兽。嬴云鹏的宅子里,几头独角狂牛的首领都是大巫级的凶兽。一个年老虚弱、没多少战斗经验的老巫祭被发狂的独角狂牛顶了一角,可想而知那滋味不好受。

    “怎么,事情都凑到一起来了?难道我嬴云鹏,最近就硬是要这么倒霉么?”

    ‘倒霉’?

    嬴云鹏突然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他眼珠骤然一亮,狠狠的一巴掌拍在了巨石制成的大床上。轰然巨响声中,大床坍塌成粉,嬴云鹏恼羞成怒的大声怒骂起来:“烛龙晷,你这拿了好处还坑人的老混账!”

    嬴云鹏突然想起来,前些日子大风翎带着浑身剧毒逃回来的时候,嬴云、嬴罂和另外几个族中少年都在一旁帮忙救治,所有人都和大风翎有了接触。

    而烛龙晷这老怪物,嬴云鹏欠了天大的人情,花费了巨大的代价,才请动了他来帮忙检查那两个莫名其妙被诅咒杀死的晚辈。结果大风翎一出现,烛龙晷就跑的无影无踪,就连屁都没放一个的逃之夭夭!

    但是诡异的就是,就连嬴云鹏事后都忽略了这个问题,完全就没把这件事情当做一回事!

    而大风翎,似乎也没有详细述说他究竟遭遇了什么,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说了一句他们的任务失败了,狙杀姬昊等人的行动彻底失败,除了他自己,其他人都折损在姬昊的手中。

    嬴云鹏还在盘算着如何报复姬昊等人的问题呢,结果这两天忙着安排运送今年全部利润的船队,所以就把这件事情给暂时放了下来。

    结果呢,结果就是大风翎、嬴云、嬴罂三人同时意外身亡!

    “不,不只是云儿他们三个……当日还有几个人碰到了大风翎,他们都在那支船队中。结果船队就遭遇了虚空巨兽,整个船队只有一个巫王逃了回来!”

    嬴云鹏倒抽了一口冷气,猛地一下子站了起来。

    “就是我,这几天都忽略了这件事情。诅咒,巫咒……是什么巫咒,能够让我这巫王都忘记了大风翎被人重伤、他的那些同行族人都被击杀的事情?”

    “可怕,可畏,可怖……我都中招了,那么云儿他们!”

    嬴云鹏后心一阵冷汗冒了出来,他喃喃自语道:“错非我修为强大,或许我已经和云儿他们一样,莫名其妙的因为某种意外突然身陨!”

    “好,好,好,好你一个烛龙晷,你这老鬼害我!”

    “还有你那小鬼,太司?少司?还有谁?你们这群小鬼,嘿嘿!既然知道事情和你们有关,我怎么能容得你们活下去?”

    一个小心翼翼带着颤音的声音从屋外传来:

    “长老,烈山氏旭帝子求见!”

    嬴云鹏呆了呆,皱了皱眉头,随后他眉头一挑,突然笑了起来:“哦?旭帝子?烈山氏?戊山部?那几个小崽子,似乎就是去了戊山部做事?”

    “请,快快请旭帝子进来!不,我亲自去迎接旭帝子!”(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