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事务所 > 001 少爷与婢女(一)
    冷风萧瑟,茅屋破窗。

    凄冷的月光透过破了一半的窗纸照进屋里,乱糟糟的茅草上头躺着两个人事不省的妙龄女子,其中一个突然身子动了一动,随即睁开了眼睛。

    从昏迷中醒过来,小草一睁开眼,就看到自己所在之处十分简陋,似乎是一处柴房,身下是一堆稻草,再一活动发觉手脚都被绑了起来,她这一下子惊得完全清醒了过来。

    这就是随意接受路边陌生人给的工作带来的恶果,被丢到一个不名时空的柴房里来!

    “小姐,小姐,你醒了?”

    叫谁小姐呢?你才是小姐,你们全家都是小姐!

    小草没好气地回头一看,顿时愣住了,尼玛,这不是林媛媛那个贱人么?

    要不是看到自己交往四年的男友在体育馆里帮林媛媛揉脚献媚,还当众叫她“老婆”,自己又怎么会愤然离开,遇到那个奇怪的陌生人,从那以后一切都透着诡异!

    学校的宿舍马上就不能住了,本来她跟中介约好了去看房子的,谁知被贱男一气,慌慌张张地一出校门就被车撞了,然后莫名其妙地到了那个陌生人的事务所里,又莫名其妙地接受了这所谓的第一份工作。

    她承认那个事务所看起来很高档奢华,一看就是高级白领工作的地方,她没有抵御住诱惑,可是没有人告诉她这么凶险的工作竟然如此随便,从路边捡个人就能做!

    甚至连入职培训都没有!

    “林媛媛”不知道小草心里的波涛起伏,怯生生地靠了过来,打断了小草的神游,她仔细地一看,不对,这女孩脸上还带着几分稚气,看上去不超过十八岁,还梳着可笑的双平髻,就是那种左边一个圈,右边一个圈的发型,无论是年纪还是这古怪的打扮,都说明了她只是像那个贱人,但并不是她。

    女孩头发上还沾着几根稻草,虽然狼狈,却更让人觉得楚楚动人,虽然她不是林媛媛,但是这股子劲儿却是一模一样。

    就是这种可怜兮兮的模样,林媛媛就是用这副模样欺骗睡在她上铺的小草为她当牛做马四年,打热水,带饭,洗衣服……最后还骗走了自己的男朋友!

    小草越想越气,对这个像林媛媛的女孩有一种天生的厌恶感,没好气地说道:“别过来,离我远点!”

    那女孩顿时眼中浮起一层泪水,更是我见犹怜,若是一个男人看了估计心都要化了。可是莫小草却是厌恶地闭起了眼睛,心中一万头神兽奔腾呼啸而过,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念头一起,小草的脑子里似乎触动了什么开关,大量的情节像是电影镜头一般在脑中飞快闪过。原来她现在身处一个叫做大晋的古国,她现在这个身子姓月,奇怪的是也叫做小草,是京城首富月成珏的独女,从小就跟罗尚书的儿子罗裕风订了亲。按说月家出身商贾,是高攀不上罗家这样的门第,可是月父和罗父是少年至交,罗父少年家贫,当年科举路上为了一个馒头被人打了半死,若不是遇到出身巨富之家的月父,许就没命进考场了。后来他高中了榜眼,又是月父在背后提供银两资助,助他打通关节,这才步步高升,一路坐到尚书之位。

    为了报答月父的情谊,罗父早在两家儿女满月之时便定下了这门亲事。月小草是月父的掌上明珠,从小被捧在手心里宠着长大,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就是要天上的星星月父也甘愿为她摘下来。可是难得的是这样泼天富贵中长大的千金小姐,却意外的性情温和善良,说白了就是懦弱好欺负,月父为此极为操心,想着嫁到好友罗家,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女儿也能过得舒心些,何况还有整个月家的财富作为嫁妆,不愁女儿底气不足。

    月父用心良苦,这样周全的打算,本以为可以庇护女儿一生,却不料成了月小草恶梦的开始。这原因要从月家一个陪嫁丫头莲心身上说起。

    莲心是月家从外头捡回来的孤女,从小跟着月小草身边服侍,月小草很喜欢她,从小无论是衣服饰品,还是吃喝住行,都比外头小户人家的小姐还要好上几分。只是莲心却不是个省心的丫鬟,她虽然脸只是长得清秀而已,却自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气质,更重要的是她的身材,即使包裹在丫环服中也掩盖不住曲线,让男人看了就移不开目光,若是尝了她的滋味,那更是夜不能寐无法自拔。

    恩,这完全符合情节中这个诡异世界对女主的设定,长得不用太美,身材一定要好,尤其是在某方面更是无人能及,每个男人睡过之后都无法忘记那种滋味。况且她还出身卑微,无依无靠,想怎么折腾她便怎么来,她只会用一双眼泪汪汪的大眼睛充满哀求地看着人家,丝毫不会反抗,面对男人的贪婪和*,只会像一只小白兔一样,瑟瑟发抖地躺在男人身下哭着承受,这更是激起了那些男人的占有欲和征服感。

    月小草带着这样一个丫鬟嫁到罗家,那自然是无法安稳度日的了。罗裕风偶然一次撞见莲心偷偷在罗家花园的池塘里洗澡,那玲珑有致的身子和白嫩细致的皮肤都让罗裕风当场便不能控制自己,跳进池中将莲心抱在了怀里。

    莲心自然是只会流泪求饶,这更是激起罗裕风的冲动,当时便要了她的身子。尝过了莲心的滋味,罗裕风从此便深深被这个清丽脱俗又柔-媚入骨的小婢女迷住了。

    而且这个小丫头虽然每次心不甘情不愿地抗拒着,但是被罗裕风一撩拨便十分放得开,每每到了动情之处便像是变了一个人,天生媚-骨让罗裕风爱不释手,深深沉醉。花园里,假山上,甚至月小草的闺房床上,都留下了两人缠-绵欢乐的身影。

    论起长相,月小草自然精致美艳的多,可是无论是出身还是性格,都造就了她作为千金小姐的矜持和修养,自然不可能像莲心那样在床上无所顾忌,曲意承欢,是以罗裕风越来越不喜欢月小草,甚至一个月也不会来她房中一次。

    日子一久,月小草自然也发现不对,有一次出门上香遇上官府围剿山匪,封了上山的路,于是只得提前回府,却不料一进门就瞧见自己的夫君压在莲心身上,正卖力地运动着,两人都十分陶醉,连月小草进门都没发觉。

    月小草自然是伤心欲绝,她一向是将莲心看做妹妹,没先到竟然背着自己爬了姐夫的床。罗裕风开始还有点心虚,可是瞧见月小草除了哭什么也不会做,胆子便大了起来,哄骗着她不许告诉月父,又将莲心过了明路直接抬做了平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