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事务所 > 022 黄脸婆的逆袭(十一)
    正当小草对方凯文下逐客令的时候,门口几个教职工模样的中年人突然闯了进来,指着两个人很是不客气地问道。

    “我们是陈院长的学生,是老师让我们在这里练习的。”方凯文很自然地上前一步挡在小草身前说道。

    “你说是陈院长的学生我还信,她也是?你当我傻啊,哪儿有这么大年纪的学生?”中年教职工对方凯文还算客气,对小草就简直是嗤之以鼻了。

    小草可不爱听这话了,年纪大怎么了,年纪大就不能当学生啊,年纪大就该被歧视吗?瞧你们几个那一脸褶子,哪个也不比我年轻啊。

    “几位大哥看着这么德高望重,肯定也不是学生了呗?”小草踮着脚从方凯文肩膀后头露出一个头,笑里藏刀地说道。

    “咱们是教务处的,收到举报说有人破坏陈院长的画室,是不是你们?”中年教职工果然没听出来小草的话外音,一本正经地说道。

    小草和方凯文对视一眼,心里都有了数,不过对此小草是无奈,方凯文则是兴奋。看着他眼睛都亮了起来,小草又是一阵不祥的预感,果然下一刻方凯文便开口道:“几位老师,她是潘教授的妻子,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不然你们找潘教授来问问?”

    几位中年教职工互相看看,许是看着方凯文英俊斯文,衣着翩翩的模样不像是骗子,有一个便给潘天成打了电话。小草心里暗恨,这方凯文果然是唯恐天下不乱,想方设法也要看大戏,要不然他怎么不提陈秋月呢,一个电话打过去什么都说清楚了,找潘天成来做什么?

    潘天成匆匆赶来问清楚一切,皱眉教训道:“是谁在胡闹,这是学校重点培养的校友,准备参加国际大赛的,若是出了什么问题,这责任你们承担的起吗?”

    几位中年大叔吓得连连道歉,深怕得罪了这位潘教授,刚才打电话的那位委屈地嘀咕道:“这不是有个小姑娘来举报,要不是她说是潘教授让她来的,我们哪儿能过来啊?”

    潘天成一愣,自然立即猜到了是谁在背后举报来着,当下尴尬地又教训了几个人一番,小草看不惯他摆官架子,不耐烦地打断了他,那几位大叔这才得救,擦着汗退了出去,心里恨极了那个作弄他们的女学生。

    “小草啊,这一定是误会,也不知道是哪个学生恶作剧……”潘天成尴尬地说道。

    “我想应该是孙莎莎吧。”小草可不耐烦配合他演戏,冷冷地捅破了窗户纸。

    “哎?凯文你也在啊?”潘天成适时地转了话题,这时候他还不想得罪小草,心里不由有点埋怨孙莎莎的自作主张。

    “潘教授,你好。”面对旁人,方凯文就正常了许多,矜持高冷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方老爷子最近可好?上次艺术协会座谈他这个会长没出席,我们都担心的很。”潘天成一脸关切,满眼都是担忧之色。

    说实话,小草很是佩服潘天成,真是无孔不入,转脸就和人家搭上了,看方凯文的模样就知道平日里跟潘天成不熟,可人家硬是没有丝毫违和感。不过没想到这个方凯文是艺术协会会长的儿子,竟然还跑去开沙龙,也是个怪胎。

    “劳大家挂心了,家父只是喜欢清静。潘教授,你看这幅画是否有米蒂斯基洛的画风?”方凯文也是只小狐狸,不着痕迹地转开话题。

    潘天成回头一看,被小草的画惊艳了一下,随即脸上闪过一丝阴沉,这画越少人看见越好,如今竟然被方凯文看见了,看来得哄小草再重新画一幅了,不知道能不能再达到这样的水准,这都要怪孙莎莎!

    他以为是孙莎莎的举报,引来了教务处的人,闹出了动静这才引得方凯文来看,对这副完美的作品被暴露感到十分的痛心疾首,连带对一向捧在手心疼的小宝贝儿也埋怨起来,毕竟在他心里,名利永远是第一位的。

    小草不知道方凯文的出现还带来了这样一个连带效果,但他走后潘天成拉着自己说了半天,中心思想就是让她重新再准备一幅作品,风景图在米兰大赛上不是主流。看着他殷勤中带着急切的模样,小草心中隐隐猜测到他的目的。

    “那你说画什么好?”她故意问道。

    “我看就画人像吧,这个讨巧,联系一下人文精神就容易得奖。”潘天成见有戏,更是积极。

    “可是我人像画的不大熟练,就怕出纰漏。”小草露出犹豫的表情。

    潘天成一想,小草当初似乎是不大擅长画人像,连连点头道:“那还是画你拿手的,风景也行,只是再选个更好的立意吧。”

    小草冷笑,果然如她所想,潘天成对她的作品又动了心思,什么风景不是主流,不受评委待见,都是托词而已,他不过是担心这画被方凯文看过了,到时候说起来麻烦。既然他又起了这样的心思,那她不介意陪他好好玩一次,一次玩到他胆寒心惊。

    接下来的几日,小草重新起了一副新的作品,这一次潘天成隔三差五地便来溜达一圈,美名其曰是帮忙指点,其实是看牢了画室,生怕再被别人看到这幅新画。他甚至决定,若是小草新的作品不能达到之前的水准,他宁可冒风险也要用那副旧的。

    至于方凯文,只要小草不说,就算他再怎么怀疑也没用,就像二十年前那一次,陈秋月还是小草的父亲呢,不是也什么都没问出来?而对于应付小草,他还是很有信心的。在他的心里,那时候两人还没有结婚就能哄得小草对他死心塌地,如今儿子都生了,还有什么搞不定的?

    对此孙莎莎很是戒备,可是每次想跟着来潘天成都不许,生怕她再捅出什么篓子来,影响了他的大好前途。可是这更让孙莎莎心里如猫爪挠一般痒痒,总觉得小草在背地里搞什么小动作,要将老公夺回去,而潘天成这些日子也怪怪的,总是往那边跑,这让她感到了危机。

    ----------------------------------------------

    感谢wfzaxxy同学送给江沅的平安符,最近有三个同学送礼物给我,突然觉得你们好爱我,有没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