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事务所 > 053 神偷姐妹花(十六)
    小草还知道,聂儒清这样年纪轻轻就当上聂家掌事人,自然也知道这一点,不会盲目乐观,但他还是下了这个决定,一旦出现问题,他将承担的责任一定很大,不仅是来自聂家的压力,还有来自感情和精神的终身负担。

    “如果让小洋选择,他也一定愿意抓住这个被治愈的机会,而不会畏缩不前。”走到聂家花园,一路的沉默被小草打破。

    听了小草的话,聂儒清一震,低下头握紧了双拳,良久低着头说道:“谢谢你。”

    正当小草想说点什么让气氛轻松一下,一个青年突然跑了过来,面上难言激动神色,恭敬地对两人说道:“主人,二少爷醒了。”

    两人对视一眼,神色都是紧张起来,同时向小洋的病房跑去。

    病床上的小洋果然已经醒了,医生正在帮他测量体温血压,看到小草他眼睛一亮,动了几下嘴唇才发出声音,“姐姐。”

    小草看着他的模样,心中一沉,面上却是微笑不变,走上前去问道:“小洋,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小洋摇摇头,有些茫然地说道:“没有。”

    看来药剂并没有起作用,聂儒清听完医生的汇报,看不出喜怒,只是看向小洋的眼神十分复杂,而后示意小草跟他出去。

    “姐姐,不要走。”小洋突然伸手拉住小草,满脸不安。

    小草捏了一下他的手,安慰地笑道:“小洋放心,姐姐一会儿再来陪你玩。”

    回到花园,聂儒清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井小姐,我希望你能留下来陪小洋。”

    小草一愣,心中有些犹豫。若是聂儒清自己留她,她会毫不犹豫地拒绝,可是他却提出小洋,这让她无法立即回绝。

    “我不会干涉你的任何行动,也会好好照顾你的母亲,有我聂家庇护,井家想必不会有机会找她的麻烦。”聂儒清又说道。

    小草暗笑,接下来井飞虹可不一定有精力来找她的麻烦了,至于井玉灵,她从来就不担心,不过这话她不会讲出来,毕竟对方是好意,不管接受与否,都应该心怀感激。

    “我会留下来陪小洋一段时间,到了我要离开的那一天,希望聂少不会阻止。”小草想了个折中的方法。

    聂儒清似乎松了口气,“一言为定,那么井家那母女你打算如何处理?”

    “放她们走。”小草早就想好了,接下来的日子对这两个人来说一定很精彩。

    聂儒清一挑眉,有些意外,但是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的日子,小草改姓为苏,开始独立接受任务,并将收到的报酬匿名捐献给需要帮助的人,她技艺高超,诚信上佳,渐渐闯出了自己的名气。

    而聂儒清的怪病越来越厉害,几乎每次小草出任务,他都千方百计地跟着,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就连花林都被他挤到了一边,只能躲在车里做通讯和接应的助手。

    外面的人不明所以,只是听说小草每次行动还是两个人一起,就将“神偷姐妹花”的名号传得越来越响亮,像小草这样鲜少出现在人前的当事人自然不会去澄清,只是每次看到有人提起这个名号的时候,聂儒清古怪尴尬的脸色,就觉得值回票价了。

    闲暇的时候,小草就会在家中陪伴母亲和小洋,在一次为两人画肖像的时候,小洋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小草心中一动,便开始教他作画。

    小洋在这方面表现出极大的天赋,三年后便在画坛崭露头角,当然用的是化名,聂儒清将他保护得极好,外界根本无法窥探一丝一毫。

    小洋带来的惊喜还只是个开始,很快小草和聂儒清两人就发现,他能够一眼辨认出各种名画的真伪,从未出过错,比起那些拿着放大镜和各种射线,要花好几天才能出结果的鉴定师们还要厉害。

    小草跟聂儒清感叹过,上帝关上门的同时,总会留下一扇窗,从小洋的事来看,果然如此。

    聂儒清此时也终于释怀,不再满世界地替小洋寻找各种奇效药了,虽然还没有完全放弃,但是已是平和了许多。

    井家失去了小草这个出色的徒弟,连花林也脱离了出去,只剩下废了双手的井玉灵,井飞虹只能不顾年纪亲自上阵,几次重要的任务失手之后,便不再有大客户再来委托任务了。

    而井飞虹也在行动中伤了腿,井玉灵只能去接一些不入流的小任务,打交道的也都是一些三教九流,收入自然大大减少。

    井玉灵过惯了锦衣玉食的好日子,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苦,还有那些她看不起的男人对自己动手动脚和猥-琐的眼神,想到井飞虹手里那些属于井家的财富,不禁觉得母亲狠心。

    如果有了那些财富,井玉灵觉得自己就不用这么辛苦,即使不接任务也能富贵到老,可是井飞虹却紧紧守着,像防贼一样防着自己。

    在一次深夜洽谈任务回来,想起夜总会里那个肥头大耳的恶心男人在自己身上揉捏的动作和色迷迷的眼神,再看井飞虹一身旗袍,躺在躺椅上喝茶听戏曲的悠闲模样,井玉灵爆发了。

    她在井飞虹的饭菜里下了毒,一心想着没有了母亲,她就是井家名正言顺的当家人,井家的一切都是她的。

    井飞虹在得知女儿亲手将她出卖给仇家的事后,便对她有了隔阂,冷淡了许多,但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她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对自己动手。

    当消息传到小草耳朵里的时候,她也有些意外。两人一定会产生矛盾,只是毕竟是母女,她真的没有想到井玉灵竟然会对自己的亲身母亲下手。

    这件案子很快被人捅到了警局,井玉灵得到井家的财富之后还没有焐热,便被带走了。最后以谋杀罪处以极刑。

    到此为止,委托人心愿都达成了,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死结,也被小草以一种妥当的方式解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