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事务所 > 100 公主与宫女(九)
    糙汉子见是小草,一颗心这才放下,虽然知道小草身手过人,整个黑风寨里无人可及,最近自己可能都不一定能打得过她了,可是仍旧提心吊胆,生怕她遇到危险。

    小草拉着糙汉子卧倒在地,待马队走后才小声说道:“这些人有问题,让兄弟们先撤。”

    糙汉子一愣,不过现在他没那么傻了,也觉察出不对,于是吩咐马五带兄弟们先回山寨。

    “你刚才探到什么了?”他问道。

    小草皱起眉头,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他们马背上驮的不是盐巴,也不是烟土,是兵刃,我打算跟上去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糙汉子神色严肃起来,拉住小草说道:“不是探子就是兵士,太危险了。”

    这下轮到小草吃惊了,那些人明显训练有素,纪律严明,看着就像军旅出身,没想到糙汉子也有细心的时候。

    糙汉子摆摆手,解释道:“俺们刘家庄之前打仗的时候,就有好多那边的人,被你这么一说,俺倒想起来了,这么偷偷摸摸的,十有*是探子。”

    小草笑了,“这么说你姓刘?叫刘什么?”

    糙汉子却突然扭捏起来,拉着小草往前走,头也不敢回地说道:“再不追他们就走远了!”

    小草好笑地跟着他,也不知道刚才是谁说太危险了,每次都是这样,一问到他的名字就这么古怪。

    两人跟着马队到了黑曜城,这是离黑风寨最近的小城,里面住的都是周围慕名而来的穷苦百姓,那些黑衣人在城外停了下来,从麻袋里掏出弓箭。在箭矢上涂了什么,一点便着,纷纷射向城门。

    这城门是干细的柴木绑在一起做的,哪里经得住火,不一会就烧了起来,那些人身手敏捷,很快攀上了土胚做的城墙上。居高临下地向城里射出火箭。

    城里很快有了动静。住得近的人许多都不明所以,开门一出来便被射中倒地,官府的人赶到的时候。地上已经躺了十来个被射死的平民了。

    “你们是什么人?”为首的人穿着暗红色镶黑边官服,应该是个领头的。

    回答他的是一阵箭雨,亏得他闪得快,躲进了一边的屋舍。不然分分钟被射成刺猬。

    黑衣人射完了箭矢,将弓箭一丢。纷纷跃下城中,抽出长剑便砍杀起来,一群衙役模样的人哪里是对手,很快就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

    小草和糙汉子对视一眼。都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却没有一个人说要回去。

    糙汉子:“小草,你先回去。通知兄弟们警戒小心。”

    小草:“他们的目标不是黑风寨,我跟你一起进城!”

    “大当家的。二当家的,我已经让羊哥儿回去报信了,咱们一起去救人!”

    小草和糙汉子回头便看见马五带着几十个兄弟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上来,都是义愤填膺地模样,他们不少是这里的原住民,城中百姓也是他们一直罩着的,哪里容许有人在这里撒野。

    糙汉子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点点头,率先一步向黑曜城奔去,小草紧随其后,沉声说道:“大家小心。”

    一队人迎着火光,神色凝重,脚下却没有丝毫迟疑,向着已成修罗地狱般的黑曜城冲了过去

    夜明国的史书是这样记载这一夜的:边陲小城黑曜,遭昼壶国先锋营夜袭,军民皆无准备,死伤五百余人。城中民居商铺多半遭焚毁,残肢断臂处处,血流成河,幸得黑风寨壮士拼死相助,舍命抗击敌寇,护佑城中百名妇孺平民。最终四十二条英魂长眠黑曜,以身殉国。

    这是一场真正的恶战,对方训练有素是军中精锐,小草她们不过是凭借对城中地形的熟悉,还有不要命地打法,这才牵制住了局势。

    这史书上写得简单,其实当晚是战况是艰难而惨烈的,糙汉子一马当先,带着五十几个兄弟挡在前面,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是处于劣势的。

    小草和其中一个黑衣人一交手,心里就是一沉,这人招式狠辣,进退有度,若不是练了无量心法,内力丰厚,只怕不是对手。

    就在黑衣人一剑袭来之时,糙汉子长刀一横,挡住攻击,小草趁机脱身,看到许多兄弟都负伤挂彩,不过苦苦支持,她皱起眉头,左右环顾了一圈。

    自从黑风寨众人如猛虎下山一般冲入城内,老百姓们都四散逃窜,躲了起来,只有几个衙役服饰的人在不远处的墙角躲躲闪闪地瞧着,一副想跑又不敢跑的样子。

    小草知道这样硬耗下去并不是办法,只靠糙汉子一人是不行的,她提气奔至那几个人藏身之处,一把抓住前头一人问道:“你们老大是谁?”

    那人被小草吓了一跳,哆嗦着半天说不出话来,小草心里牵挂着那边的战况,甩手就是两个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厉声问道:“说话!”

    那被抓住的人早就吓傻了,倒是旁边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大着胆子开口说道:“壮士,他就是我们的王头儿。”

    小草一愣,看着那人倒有几分眼熟,竟是一年前牢房里抢她衣服首饰的那个狱卒,当下心中叹了句,冤家路窄。

    小草扭头冲着那小伙子问道:“你们王头儿家在何处,有何家眷?”

    小伙子不明所以,“在这边过去三条街的庆丰街,头一家就是,家中有夫人和两个儿子。”

    小草抓紧王头儿的衣领把他拉到面前,沉声说道:“我下面要说的话你认真听好了,去报知县令情况,立刻召集所有衙役和守城兵士过来抗敌。”

    说完之后,见这姓王的满脸慌张,只是发抖,小草眼神一冷,打了个呼哨,立即有个黑风寨的兄弟朝这边过来了。

    小草一看是马五,点头道:“你去庆丰街丽头一家,把里面的人看住了,等我烟火信号,看到红色就全杀了!”

    马五不明所以,但没有丝毫犹豫,应了一声扭头就走。那姓王的立即急了,“你……你这是做什么?”

    小草眼神一冷,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老婆孩子能不能活过今晚,就看你办成几件事儿了!”(未完待续)

    ps:满百了,撒花庆祝,可不兴送礼啥的,太见外了,你们就随便投个十张八张月票啊,打赏个和氏璧啥的也就行了,礼轻情意重么。

    咦,你们这是做什么,怎么打人呢?说好不打脸的啊,人家是靠脸吃饭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