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事务所 > 正文 208 代孕风波(六)
    小草只觉得耳垂上传来温热柔软的触感,如同被电了一般向后一缩,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狼狈不堪。

    也是多亏了这样的意外,让两个尴尬不已的人都找到了台阶下,尤其是小草。

    “那个……我准备下班了。”小草坐在地上,干笑了一声解释道。

    “啊,”陈响也有些不好意思,唇间还带着一划而过的一丝柔润光滑,他起身去拉坐在地上的小草,眼睛却不敢看她。

    看到对方如此,小草反而好些了,她拉住陈响的手站了起来,没有拒绝上他的车,这么晚了,打车也没那么容易,何况她累得只想洗好澡瘫倒在床上,哪里还会计较这些。

    之后的几天,只要小草加班,陈响一定来送饭,送完也不走,就窝在她办公室的沙发上,有时候有其他同事在加班,他会多买些点心咖啡送过去,惹得那帮女同事看小草的眼神都冒着羡慕嫉妒恨的绿光。

    就这么坚持了一周,小草不是一点不动容的,只是陈响不过是她的任务对象之一而已,还不是最棘手的那一个,是以她只是看了一眼便转开了目光,两人并没有一次说超过三句话,更没有触碰过那个令两人决裂的问题。

    就这么似远似近的相伴着,直到有一天小草联系了一天的一个采访对象,怎么也不肯接受她们的邀请,让她伤透了脑筋。

    这个互联网界的大咖是个怪人,之前从未接受过媒体采访,连书面的都没有,神秘极了,可偏偏这两天融资重组风头正劲。若是采访到他做这次专题的结尾,那一定会是个漂亮的系列。

    只是小草手下负责外联的小朋友们几次三番的努力都没有效果,只得跟小草反映,她听了整个过程,安慰了几个年轻人之后,就埋头把自己关进了办公室,下班时一反常态地没有再加班。而是挽着包踩着高跟鞋冲出了单位。

    迎面而来的陈响避之不及。两人撞在了一起,还好陈响眼明手快一把拉住了小草,不然就她那细高跟的配置。非得出糗不可。

    “这么着急去哪儿?”陈响问道。

    “去堵人。”小草简洁干脆地回答道。

    陈响还未来得及说话,就看到小草看着自己眼前一亮,心跳刚加快一拍,就被她一把拉住。“你有车,跟我走。”

    陈响来不及问去哪儿。但被小草这么拉着,他突然也不想问了,就这么跟着她走,也挺好。

    按着小草给的地址。到了地方,两人就在车里静静等着,好半天陈响问道:“你要采访方寻?”

    小草眼睛盯着不远处大厦的出口旋转门。心不在焉地点点头说道:“是啊,这个方寻太过低调。我查了一天也没找到多少有用的消息,也只能来这里碰碰运气……”说道这里小草回过神来,“哎?你怎么知道我要等的是方寻?”

    陈响觉得小草吃惊的模样特别可爱,嘴角上扬,心里有种愉悦感,“我是这个圈子里混的,都到这儿了,我怎么还会不知道你是要找方寻?”

    小草恍然,她怎么忘了这茬,“你认识方寻?挺熟?”

    陈响犹豫了一下,想了想,还是点头了,小草顿时激动了,一把抓住他的袖子说道:“哥们儿,早说啊,姐的荣华富贵就全靠你了。”

    听着全然乱了的辈分和无厘头的称呼,陈响心中涌上一股异样感,糊里糊涂地就点下了头。

    小草一拍手,指着前方说道:“走,我请你吃饭去,挑最贵的地儿,我买单!”

    “不等了?”陈响有点跟不上小草情绪的大起大落,傻傻地问道。

    “都有你这个大后门可以走了,还用这最傻的办法干嘛,咱们吃香的喝辣的去!”小草意气风发地拍了拍陈响的肩膀。

    那天晚上他们没有去市中心的豪华旋转餐厅,而是去了小巷子里一家路边小火锅店,麻辣的锅底,各色拼盘,沸腾的红油汤料里翻滚着美味,撩人的香气和氤氲的热气弥满在两人中间,小草吃得大汗淋漓,一杯杯地跟陈响干杯,啤酒喝空了一罐又一罐。

    陈响不喝酒,只拿茶杯跟小草碰,然后把吃饱喝足,走路有点摇晃的她送回家中,替她盖好被子,关上灯,轻轻掩门离开。

    第二天小草妥妥睡过了,她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洒满了卧室,她愣神了半天,才嗷了一嗓子从床上蹦了起来,到处找手机,打开闹铃一看,果然被人关掉了,使得她睡到了现在,一迟便迟到了姥姥家。

    小草知道是谁干的,气得牙痒痒,冲出卧室打算兴师问罪时,才发现人去屋空,只留了早餐在桌上。

    想用糖衣炮弹俘虏她?门都没有!

    小草很有骨气地没碰那些看上去让她咽口水的美味,匆匆换上一条裙子,还在梳头,门铃突然响了。

    这个时候会有谁来?

    小草犹豫了一下,还是去开门了,却见一个瘦削高挑的女子站在门口,正四处张望,一见小草的面儿就堆砌满脸笑容,“姐姐,你可让我好找啊!”

    小草脑子里跳出一个名字:曹喜珍。

    她怎么找到这里来了,小草皱了皱眉头,还没来得及开口,曹喜珍已经灵巧地越过小草进了屋,也不换鞋,就那么径直走进了客厅,这里摸摸,那里看看,嘴里还不停地问着。

    “姐姐,这房子很贵吧,看着真大,有这么多房间呢。“

    “哎呦,这沙发是真皮的吧,怎么买了白色的,这颜色可不耐脏,到时白瞎了。”

    “这花瓶真好看,我和藤平正想买一个呢,你看这有一对,姐姐送我一个吧?”

    小草看着她抱着的那个施家的水晶花瓶不撒手,一时有些不想说话,曹喜珍这爱占便宜的性子她是知道的,或许是娘家只疼儿子的关系,她从小就不受重视,却偏偏养成了好胜的性子,得不到就想办法抢想办法争,凡是有一点可能性,都想沾点。

    从前原主家里的东西没少落尽她的手里,每一次来都不空手回去,原主脸皮薄,又心疼弟弟,看在弟弟面子上,不大与她计较,使得曹喜珍更是变本加厉。

    --------------------

    感谢勤学小书童的平安符和两份打赏;

    感谢昱裕的两份打赏;

    感谢鱿鱼没有脚的打赏(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